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自信的李毅
    玻璃,对于雷刚等人来,这就是一种极为漂亮的观赏品。但是对于李毅而言,玻璃却是伟大的杰作,按照某公寓的某博的法就是这是人类工业史上的奇葩。有了玻璃,就有了玻璃窗、望远镜、镜子、甚至是玻璃器皿。这足以让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发生巨大的改变,对于李毅而言,研发玻璃,一直是他敢想却不敢做的事情,因为这种事情太难了。这次要不是李毅被逼急了,激发了潜能,又恰巧找到了懂得制作琉璃的西洋人,他绝对不可能成功。看着眼前晶莹剔透,透明无暇的玻璃,李毅豪情万丈,有了玻璃,李毅对发展金陵城就有了绝对的信心。李毅对玻璃还只是缅怀加感慨。而雷刚等人则是已经呆傻了,他们死都没想到,这几他们用沙土石头一样的东西居然做出了如此美丽,如此完美的杰作。他们已经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虽然他们不知道玻璃的更多功用,但是,光是看着,他们就觉得,这几的辛苦都值了。那两个西洋之人看着面前的玻璃,已经激动的浑身发抖了,其中一个甚至直接跪在了地上,在他们看来,这就是神的恩赐。也是因此,他对大唐,他对面前的大人已经敬若神明了,只有如神祇般伟大的国度,才能培养出如此的人物,也只有如此伟大的人才能造出玻璃这等神的杰作,一开始他们对于李毅的囚禁还颇为抗拒,但是现在,就算李毅驱赶,他们都不会走了,能待在如此伟大的人身边,这就是一种恩赐,傻子才会走呢?李毅不知道俩人的心思,就算知道了,也只会一笑而过,不论他们怎么想,李毅都不会放走他们,制作玻璃配方,不允许一丁点的泄露。“三子,三子!”李毅舔了舔干燥的舌头,眼中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哎!少爷,我在这!”三子连跑带颠的瞬间出现在了李毅面前,作为李毅的贴身副管家(正管家是冰玉)。三子永远会在李毅呼喊的时候及时的出现。“恩!三子,你带人去城里最好的酒楼,点最好的菜,要最好的酒,量一定要足。少爷我今要宴请所有人。”“得嘞!少爷放心,三子定然办好此事!”“嗯!对了!”李毅忽然低声在三子耳边吩咐道:“如果有人问你是何事,你就找到了种菜的方法,提前庆祝一下!其他的事,什么都不要。”三子虽然不明白李毅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作为一个下人,他只要知道执行命令就可以了。“少爷放心,三子晓得了!”“恩!去吧!”三字领命,点了几个家将,便带人离开了。“头儿,你为什么要走漏风声?”虽然李毅得声音,但是一直待在李毅身边的谢君豪确实能听的一清二楚。而且李毅也没有要防着他。李毅微微一笑。“哦?你看,我走漏什么消息了?”玻璃制作成功了,李毅整个人都精神了,所以,尽管身体疲惫,但是李毅却仍旧精力十足。谢君豪是战狼队中少有的智囊型人物,他和江离尘,号称战狼队的军师二人组,所以,对于李毅的问题,也是能对打入流。“头儿,我虽然不知道您种蔬菜的目的,但是我却知道,您种蔬菜绝对是与夺去金陵城的权力和发展金陵城有关,而且,如果属下没猜错的话,玻璃应该是您种菜的最重要的一环。所以,按理,玻璃制造成功,您应该及时封锁消息,以免四大家族知道后,提前想出应对之法。但是您却是直接把消息泄露出去,却正是反其道而行之,不知您得目的是什么?”对于谢君豪的分析,李毅还是颇为满意的,虽然谈不上什么神探,但是也算是颇有头脑了。“君豪,你和离尘都是鲜有的智囊型人物,离尘侧重的是江湖经验,他本就来自于江湖,自就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处事的经验远超我们所有人。而你的优点却在于冷静的心境与机智的头脑。就像你的训练成绩一样,各项皆优,没有短板,却也没有突出的特长。之所以这样,就源于你凡是都求一个完美,而导致所有的特长都并驾齐驱,却使其多了一丝僵硬,少了一丝灵动。举个例子,你的所有特长就好比城楼旁的石头阶梯,稳固而扎实,千篇一律。但是缺少了一丝犹如木梯的灵动,木梯可长可短,短了可上房,长了可攻城,不拘于形式。你要知道,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事情。所以,你可以学学离尘,你缺少的就是处世经验。送你一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谢君豪精神一振,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却就是抓不住。这种感觉令他很是抓狂。“呵呵,不要着急,这次你能出来,或许,这就是一个契机。再等等!”谢君豪一愣,旋即似乎明白了什么。“多谢大人提点,属下明白了!”“哎!你我之间就不必这么客套了。”李毅摆了摆手。“好了,回到刚才的话题,你放的分析一点不错,如果按照正常的道理,我确实应该防着四大家族。你要记着,但是凡是没有绝对,任何事情都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就像四大家族,表面上看,他们确实罪大恶极,欺上瞒下,诬陷朝廷命官,私设公堂,成立国中之国。已经可以同造反之罪论处了!你如果你是四大家族,自身本就有如此大的罪责,为什么还敢公然的架空我?以前他们或许认为朝廷放弃了这里,他们可以放心的做山大王,但是现在我和太原王氏都将目光放在了这里,稍有头脑的人就知道,朝廷已经开始注意这里了。那你,他们为什么还敢公然对抗朝廷,你认为他们是破罐子破摔,还是自大到以为自己可以对抗朝廷?”“这......”谢君豪对分析问题或许有些建树,但是对于官场的事情他确实一窍不通了,所以,想了半,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呵呵,其实这很简单,先这四大家族的四大家主,他们能把一片废墟之地在仅仅四十年只见就发展成为了拥有近十万人的大县城,可见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无能之辈。那么显然,咱们能想到的问题他们都能想到。所以他们也知道,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投降朝廷,归顺于我,或许有一线生机,毕竟这里从隋初甚至更早就属于四大家族,这里已经相当于他们的封地,不归顺朝廷,也算情有可原。而另一条路就是倒向五姓七望,彻底与朝廷作对。但是,彻底与朝廷决裂,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了五姓七望的手中,生死不由自己,所以,为了家族的发展,他们绝不敢如此。但是如果直接向我们投降,他们又显不出自身的价值,很可能还是要面临着家破人亡。因此,他们便选择了和我们对峙,不主动出击,也不主动投降,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看到他们的价值,就是想让怎们知道,想要发展金陵城,离不开他们,这样,他们不但保住了自身,还可以借着金陵城发展的机会,是自己的家族再次崛起!最后,如果是选择第一条路,他们一定会对我们出手,好让五姓七望知道他们的态度!显然,他们一定是选择了第二条路!”谢君豪听罢,脸上满是佩服之色,他一直对自己的头脑很是自信,但是,在李毅面前,他永远都会觉得,自己和李毅之间的差距是一条看不见的鸿沟,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更是如此。“既然知道了这些,那么我故意泄露消息也就可以解释了,既然他们想要证明自己,那就要按照我的节奏走,他们肯定也猜到了我在准备着什么,而且也知道我在研究种菜,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我的真正目的,那好,我就明白地告诉他们,我就是要种菜,但是能否破解这个局就看他们的了。而且,如果他们认为我的招数只是种菜,那他们也输定了。呵呵,兵法之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就看他们能不能看透这盘棋了!想要得到我的认可,想要利用我发展家族,那就要拿出真正的本事!”李毅完,微微一笑,便离开了。对于他而言,他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现在就算蔬菜种不出来,他也可以用玻璃,而且,有了玻璃,他对大棚种蔬菜那是信心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