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预谋南下的纨绔们
    金鼎酒楼,顶楼,一间最豪华、不对外开放的包间,这个包间与其他不同,其他的包间都有警示语和房间名,而这个房间却只在门的正上方写了四个字——光辉岁月!质朴厚重、行云流水!这是李毅亲笔所书,只要看上一眼就有一种雄浑、大气的气势扑面而来。那是最难忘的光辉岁月。这四个字也是李毅的巅峰之作,就和他那幅马一样,甚至比马更好,马是李毅偶然之作,是时地利人和尽融一体的神作,而这四个字,却代表着李毅两世为人的情怀,光辉岁月是一种精神,而李毅把这种精神融入了字中,所以,这四个字自然便带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气势。也因此,这块只有四个字的牌匾却成了金鼎酒楼,甚至金鼎商盟的镇店之宝。房玄龄、长孙无忌、甚至是程咬金等人都是多次前来讨要,接过却被长乐和李恪联手给挡住了,没别的话,要什么都行,就这四个字不行。人在字在!最后因为这事还闹到了李二那里,结果李二当场就要讨要,却被长乐和李恪好歹,甚至撒泼打滚耍无赖,这才让李二忍痛放手。对于长乐和李恪来,这幅字的本身价值还不足以让他们如此拼命,而这字是李毅所写的原因也只是一部分,更多的却是这幅字代表着他们儒商纨绔们的理想,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可以这四个字见证了他们从一个只知道吃喝嫖赌的纨绔进化成了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现在他们除了赢得家人的赞同意外,也得到了全长安乃至洛阳百姓的认可,现在长安及洛阳的百姓再提及李恪、程处默、尉迟敬德、房遗爱等人再也不是鄙夷和惧怕。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他们之所以能得到这些,不光是因为商盟赚的钱一半都是用之于民,这些经过宣传,已经被全长安的人知道了。而更多却是因为他们公正的执法,金鼎商盟从成立那开始就坚守一个原则,那就是公正、公平、公开。这些一开始,百姓还不信,可是后来,当李恪等人没日没夜的巡守,见到有人闹事,便直接处罚,谁都不惯着,最狠的一次是把六皇子李愔狠狠地教训一顿后。百姓才真正的认可了商盟,也真正的认可了李恪等人,都把他们当做了保护神!而这四个字也是他们日复一日坚持下来的原因,每当他们有些松懈的时候,就来看看这四个字,然后在这里喝上一顿,发泄一下,第二又重装上阵。所以,这四个字,就是他们的心灵寄托,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而此刻,在这间包间中,商盟、慈善基金会的两个集团首脑都聚在了一起。包括李恪、程处默、尉迟宝琳等纨绔集团和长乐、李雪雁、李子萱等贵族姐集团。此刻这些人坐在包间中,菜已经上了满桌,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而是坐在一起,商议着什么。李恪:“长乐,你有毅哥儿的消息吗?”长乐黛眉微蹙,眼中流漏出一丝担忧之色:“没有,他上次给我写信的时候他还没上任呢!”李恪:“恩!诸位,金陵县的四大家族和太原王氏的王雄的事情诸位都知道了吧?”程处默:“来之前遗爱都跟我们了,这帮鸟人,真是该死。要我,就应该上奏陛下出兵,将这群鸟人的鸟毛都拔了!”李雪雁的脸鼓的跟肉包子似的。“没错,就应该灭光他们,敢为难我毅哥哥,就是该死!”然而魏书玉却是不急不还的道:“灭是一定要灭,现在我大唐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五姓七望这么做,就是托我大唐的后腿,这是自掘坟墓之举。而四大家族就更不用了,普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们居然敢在我大唐境内搞国中国,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过,该杀归该杀,但是怎么杀,却是一个大问题。五姓七望的势力自不必,要是出兵能解决问题,相信陛下早就动手了,但是世家之间的势力错综复杂,而且他们还掌握着我大唐近五成的官位,一旦对他们出手,那我,那大唐将会瞬间陷入瘫痪,所以,此事急不得;至于四大家族,势力虽,却也不宜硬来,需要从长计议!”魏书玉在这个团体中和长孙冲一样,一直都充当着智囊的角色,所以,众人对他的话也很信服。尉迟宝琳脾气最暴躁,一听魏书玉不能动硬的,他就没办法了,对他来,拳头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书呆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咱们该怎么办?”魏书玉思索片刻,转头看向房遗爱,问道:“遗爱,叔父昨从皇宫里出来后,都了什么?”房遗爱挺着大脑袋,绞尽脑汁想了良久,才恍然大悟道:“对了,父亲昨回来之后似乎无意间了一句,不管不问,希望这子能挺住吧!”魏书玉一听,目光一亮,旋即看向了长孙冲,见其也是同样的神色,就知道,他们想到一块去了。长孙冲折扇轻摇。“呵呵,房叔叔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对金陵的事情不管不问,一切都看毅哥儿自己的造化!而且,想必这也是陛下的意思!”秦怀玉眉头一皱,露出不悦之色。“不管不问?毅哥儿在前方孤独奋战,难道就让我们在后方干等?”秦怀玉刚回来不久,前一段时间,他和程咬金一起去东阿县寻找东阿阿胶。后来程咬金被召回,出兵兰州。便留他自己处理此事。还好,此事还算顺利,秦怀玉谨遵李毅的嘱咐,对东阿县的百姓仔细的解释,也将朝廷的政策都详细得跟东阿人了,为了取信东阿人,秦怀玉还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也让东阿人看到了秦怀玉的诚心,所以,他们才答应接受朝廷的政策,也幸亏程咬金没去,否则以他的急性子,这是准得搞砸。而秦怀玉取回阿胶后,便求孙思邈配成了药,而秦琼服下药之后,病情大有好转,现在已经能自己行走了,按孙孙思邈的话来,在调养几个月,但时候虽然不能恢复巅峰,但是最起码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甚至还可以动武,只要不太过剧烈就行!也是因此,秦怀玉对李毅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这是救父之恩,现在秦家一家人都把李毅当成恩人来看待。更何况,秦家也因为商盟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所以,秦怀玉绝对不希望李毅有任何的意外。长孙冲也知道秦怀玉和李毅之间的事情,所以也不恼而是笑着解释道:“呵呵,怀玉先别急,听我,不管不问是陛下的,而且站在朝廷的角度来看,静观其变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没咱们也不管不问。你们别忘了,咱们的商盟到底可是属于民间组织,与朝廷无关。而且毅哥儿到金陵,到底就是为了发展金陵县,那么商盟,就可以给他巨大的助力!”众人一听,眼前皆是一亮。李恪一拍桌子,激动的道:“长孙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将商盟的分部开到金陵去,到时咱们也就可一起去,有什么事情咱们也就可以帮忙了!”“哎!好主意啊!”众人皆是大赞。然而,李震这时候却开口道:“对了,我忽然想起来,昨晚上我听罗管家,蓝维已经向他申请了这件事,好像就是一个的意思。不过,貌似没然咱们去,他只让总部提供人力和物力!”“这......”众人一愣,难道这也不行。魏书玉想了想又到:“不要紧,你们别忘了,毅哥儿之所以发展金陵县,就是为开发江南做准备。而开发江南,咱们商盟必定是主力,所以,咱们就以提前考察为由,毅哥儿不会什么的!”程处默一拍桌子。“哈哈,好,就这么办,还是书呆子鬼点子多!”魏书玉:“这叫智慧。还有,不要叫我书呆子!”程处默大手一挥。“行,魏呆子,只要你的主意好使,你什么是什么?”魏书玉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道:“不过,咱们不能全去,只能去一部分!”李恪苦笑一声。“这没什么好纠结的。李玄、李崇义,都是王爷或者王爷子弟,不易擅自离京。就我们三个留下吧!恩!再加上一个段珪吧!你最近可能要被你哥哥段瓒安排参军了吧!你也留下吧!”众人都没什么意见,这样分最好!长乐见商盟的事情定了,也道:“你们商盟都出力了,我们慈善也不能落后,这样,正好我们最近有一大笔余钱,就一起带去吧!正好也让慈善基金会在江南打开局面。我和母后一下,我、雪雁、子萱和你们一起去!”李雪雁顿时高兴地一声惊呼。“耶!我没意见!”房遗爱嘿嘿一笑:“你们慈善的钱就存进钱庄吧,这样安全,也方便,我回去时和父亲一声!”李恪最后拍板:“那就这样,各位回去都好好准备一下,该交代的交代好了,半个月后,咱们出发金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