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李二的夸赞
    长安,立政殿。李二和长孙皇后还在议论着李毅。“在朕看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至少朕看到了商业腾飞的苗头,而且,在商盟的影响下,商业也变得越来越干净,越来越正规。可是,这子一手操办的慈善基金会同样了不起啊!”李二捋着胡须,神情很是悠闲,这一段时间,由于商盟和慈善的不断发展,也给朝廷带来了实质性的进步,最起码不为钱而发愁了,以前李二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是现在,他不但不需要刻意节俭,还有了一笔余钱,这可不是朝廷的钱,而是完全来自于商盟分给皇家的红利。李二已经不要让朝廷再给他的内库一块铜板了,靠着商盟的红利就完全绰绰有余了。而且李毅分给皇子的例钱也多了不少,现在腰杆也直了,出手也阔绰了,他最近还打算将大兴宫从里到外好好的翻修一下,甚至直接重盖一座,反正现在不差钱,恩,就这么办,明就让他们设计,来年就动工!关于慈善基金会长孙皇后倒是知道,当初让长乐做慈善基金会的会长还是她拍的板儿,而且长乐还经常向她请教一些慈善的问题,她对如何做慈善虽然不懂,但是管理长孙皇后可是绝对的擅长,皇家的后宫素来都是明争暗斗,波涛汹涌。但是在她的管理下,贞观时期的后宫却是异常的和谐,至少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而且李二也从来没有为后宫的事情操心过,可以,长孙皇后绝对是一个贤后,千古十大贤后的名头绝对不是吹出来的。“慈善基金会的事请妾身还是了解的,不得不。这绝对是一个伟大的想法,不但利国利民,还能减轻朝廷的负担。而且对于妾身来,这慈善基金会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女性找到了一个营生,往了,让我们女人可以自食其力;往大了,她让我们女人找到了生存的意义!”长孙皇后这话的时候,眼中流漏出浓浓的感激,没有在古代生活过的女人,永远都不会知道,那种低人一等,没有人权是何等的滋味。那是一种对生活的绝望,那是一种面对只能面对柴米油盐、洗衣做饭。而不能抛头露面,独立自主的悲哀。慈善基金会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对女人来,意义绝对非凡。现在慈善基金会还没有发展起来,所以为了发展,为了没人敢找麻烦,李毅才让贵族掌握了所有的权力。但是当慈善基金会发展壮大,遍及全国以后,那才是女人真正出头的时候,到那时,必然会有成千上万的女人成为慈善基金会的一员,而且,到那时平民女子也可以参与慈善,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贵族女子来运营如此庞大的慈善事业。所以,就只能让贫民女子也参与进来。而且到那时,就可以择优录取,进入慈善基金会的第一条铁律就必须得保证人品过关,这是一条铁律,相信有了这条铁律。慈善基金会不但能有一个良好的发展的环境,而且,平民女子的机会也更大一些。最后,因为慈善基金会,他们不但能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还能开阔自己的眼界,毕竟做慈善本来就是大江南北到处跑的事。有了这个基础,女性就可以真正的得到解放了,到那时,封锁女性自由的枷锁就会不攻自破,谁都拦不住。当然,长孙皇后还看不到这么远,但是现在慈善基金会对女人的好处仅仅只是露出冰山一角,就足够让长孙皇后激动不已了。“是啊!毅子一直都在,女人在某些方面不比男人差,甚至更强,只不过,千百年来的祖制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现在这样也好,慈善基金会不但让长乐她们找到了一份活计,而且这个慈善也确实帮助朝廷做了不少事,因为慈善,长安及洛阳两地基本上没有鳏寡孤独之人了,百姓对朝廷交口称赞,而且因为长乐是我皇家的公主,百姓也因为此事,对我皇家的支持达到了空前的高度,玄龄都,现在长安和洛阳两地的百姓对朝廷的所有政策都是大力支持,再也没有一些无理取闹的阻挠,就算有几个反对的,也立刻被其他人所劝阻。现在朝廷关于长安和洛阳两地的政务处理的顺利的不得了,两地的官员都是快无事做了!”李二哭笑不得的道,不得不,李二绝对是一个开明的君主,对于解放女子一事来,虽然他还有些顾忌,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至少他做到了不支持也不反对。至于能做到哪步,就看李毅自己的了。李二更看重的是,慈善基金会带给他的声望。他这皇位本来就来得不正,而且他还是一个有雄心大志的皇帝,所以,李二一心想做一翻大事业。而慈善基金会就是他的金身,有了他,他在百姓中的声望将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现在仅仅是长安和洛阳两地,就已经让他尝到了莫大的甜头,至于把慈善事业发展到全球所带来的溢出,李二想想就能兴奋到浑身发抖,所以,他绝对不允许慈善事业有任何的闪失。也是因此,长孙无忌曾经多次暗中隐晦的向他提出,让他收回慈善基金会的管理权。现在能看出慈善基金会的好处的人大有人在,可以,有了慈善基金会,就相当于有了丹书铁劵加上免死金牌。这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城墙般厚度的金身,丹书铁券和免死金牌都有次数限制,而且最终解释权归朝廷所有。但是这金身可是真的立于不败之地,可以,有了这层声望,就算李二想要杀他们,也要百思而后行,毕竟,李二也要考虑民意!所以,眼馋的人绝对不止长孙无忌一个,明里暗里已经有不少人出手了,只不过长孙无忌因为长孙皇后和长乐的特殊关系,机会最大罢了。然而,李二却一并给回绝了,李毅的特意请求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李二自己也不想把这层金身给任何一个大臣,也只有给自己的女儿或者是给女人李二才能放心,对于李二来,这金身只要不是给官员本身,他都有办法可以让他借不到金身一丁点的力,哪怕就是自己的发妻也一样。长孙皇后不知道李二呼吸之间已经闪过了这么多的念头,也不想知道,对于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她向来是不怎么关心的。感慨了片刻,长孙皇后才道:“对了,陛下,毅子不是还帮您组建了一个钱庄吗?现在如何了?”“钱庄?恩,这钱庄可是一个好东西,有了他,朝廷每年至少多了三成的税收可用,可以是聚下之财为朝廷所用,绝对是好东西。只不过听玄龄,现在的钱庄因为客户越来越多,已经有些忙不过来了,已经陷入了瓶颈,因为百姓在钱庄存取钱需要朝廷的担保,所以,需要大量的人力,但是现在已经力不从心了,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钱庄就永远发展不起来,甚至会造成大灾难。”起钱庄,李二也有些忧心,钱庄带给朝廷的好处也是空前巨大的,但是现在不带操作麻烦,而且还不解渴,由于百姓现在对钱庄还是心存疑虑,所以,百姓存取钱很是频繁,所以钱庄能余出来给朝廷的钱不足一成。李二现在就好像看到一块肥肉,却是只能舔舔四周的油,只能看不能吃,最主要的是这块肉现在随时都有可能变质,李二怎能不急?“陛下,你也不用太心急,毅子做事,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的,所以,这样的情况他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妾身估计,他现在也正在想解决的办法,所以,陛下不妨问问他!”“唉!朕也知道,这子做事,真还是很放心的,只不过这子现在估计也已经焦头烂额了,朕都没想到,本来按计划,只是让他未开发江南做好准备,也算是对他的一个历练,而且,这点事,对那子来,也就相当于休假了。但是谁知道世家大族在这时候横插一脚。世家大族现在的势力还是很强大,如果他们要真是真对李毅,那子还真不一定能招架得住。唉!五姓七望,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李二到这,浑身杀意迸现,可以看得出,李二对五姓七望的忍耐度已经到极限了,如果现在还不是时候,李二估计早就对他们出手了。长孙皇后的脸色同样是不好看,对于世家大族,他也是没什么好印象,不过作为妻子,这时候是应该劝阻李二,让他不能失去理智。“陛下,你可以换个思路想,也许,世家大族碰上李毅,恐怕焦头烂额的该是他们!”李二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哈哈哈,观音婢,你的不错,以毅子的脾气,绝对不会让他们好受,朕只要看热闹就可以了!”李二含笑的眼神闪过一丝杀意,他已经把对世家大族的杀意埋于心底,当时机成熟时,就是雷霆一击。这时,突然一个太监来报。“陛下,房大人在外求见!”“玄龄?”李二略一思考,露出一丝笑意。“观音婢,朕有直觉,玄龄这次来,绝对是关于毅子的!”长孙皇后漏出一丝意外,本来都要起身离开了,一听李二这么,又饶有兴趣的留了下来。“哦?陛下为什么这么肯定?”“直觉,哈哈,绝对的直觉!”“让玄龄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