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改良造纸术
    “改良......造纸术?”当林江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心跳都停了好几拍。不是他胆子,而是造纸术对于他来,那就是神术。就好像一个只会制作普通铁剑的铁匠,突然听让他去制作倚剑,是一个心情。造纸术,对于古人来,那就是神圣的技术,别是改良,就算是学到,那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林江的大脑现在是一片空白,就那么愣愣的站着。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李毅看着林江呆傻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无奈。他也知道改良造纸术的难度,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造纸术是必须改良出来的,因为他的出现,把本应该成熟于宋朝的钱庄,提前到了唐朝,而且他的钱庄还比宋朝时的钱庄更加的发达。但是,现在的钱庄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瓶颈,究其原因,就是银票。没有纸质的货币,钱庄就永远都发展不起来。所以,李毅必须改良造纸术,这是被逼上梁山的节奏。值得庆幸的是,李毅对造纸术也知道一些,虽然不多,但可以让林江改良造纸术的成功几率达到六成。还有一点,造纸术还可以用来对付世家,而且还是一个大杀器。所以,李毅必须要给林江足够的信心,因为改良造纸术的首要条件就是保密,而李毅身边可以信得过的工匠除了铁焱,就是林江了。铁焱现在在长安研究水泥,甚至李毅还听,李二已经让他入了工部,专门研究水泥的作用以及改良。所以,林江现在成了唯一的人选。“怎么林叔?没信心?”非常时期用非常办法,激将法虽然看起来很弱智,但是在某些时候对某些人却能达到奇效。林江听到李毅的发问,才缓过神来,但旋即便是有些手足无措。“少爷,老林我从来宣纸都没用过几张,造纸术更是一窍不通,更别提改良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李毅冷笑一声。“林叔,一年前你听过水泥?”林江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本能的点了点头。李毅又问:“那当初研究制作水泥之前,当我出水泥的作用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林江有些明白了,有些苦笑的道:“我当时就根本不相信少爷的水泥能研制成功,我根本就不相信世上会有水泥这种神奇之物。当时我曾经劝过铁焱,让他放弃;但是他当时了一句话让我哑口无言。他:我相信少爷不会无的放矢,而且少爷过,敢想敢做才会成功。最重要的是,食君之禄,为君分忧!”李毅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铁焱和林江虽然师出同门,但是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铁焱性格稳重,沉默寡言;有些一根筋,但是这种人,一旦认定了某事就绝不回头,而且,这样的人可以为一件看似毫不可能的事情默默地付出,颇有些愚公移山的性格,就像他做的家具一样。结识,精致,质朴大方。而林江的性子则是有些贼,和商人有些相似,能会道会来事,而且性格豪爽开放,就像他打的铁器一样,粗犷中带着锋利,厚重中带着刚硬。但是这样的人也有一个特点,就是凡事追求完美,或者,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像经商一样,从来都不喜欢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一个完全未知的赌桌上。现在造纸术就是如此,虽然看似是个大蛋糕,一旦赢了,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但是一旦输了,它不但可能遭到同行的嘲笑,毕竟他是人们眼中的御用工匠,却去改良造纸术,一旦不成功,人们不会怪李毅,却会把所有的责任推给林江,但时候不自量力,自大,膨胀等标签就会贴在他的身上,从某种程度上,也就相当于身败名裂了。而且,一旦失败,他也很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毕竟铁焱的成功给了他莫大的压力,他要是失败了,可能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他不敢赌。看着林江仍在犹豫,甚至有些退却。李毅眼中不禁露出失望。深吸了口气。“林叔,造纸术我是一定要研究的,如果你不行,我会将铁叔找过来,让他研究,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拒绝的。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还是那句话,敢想敢做才能成功。十年磨剑,九年藏锋,八载风雨,七载蒙尘。不敢出鞘?甘于平庸?六腑震颤,五脏不平,今若顿悟,四方云动,林江,岂可因他人三言两语阻你今生造纸论英雄?”李毅的一席话,让林江浑身一震,也让在一旁默默无言的蓝维大受震动,爱拼才会赢,这句话在任何时代都是真理。林江的内心动摇了,打铁的人生都由一颗热血的心,只不过让生活给隐藏了,这一次,李毅的话真的让他有些找回当年的感觉,但是,现实却让他张不开嘴,或许,现在的生活也不错,最起码,吃穿不愁,制作水泥,虽然他不是主要人物,但是最起码他参与了,也不算太丢人。见林江仍旧犹豫,李毅感觉自己忽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他没想到,一个造纸术,居然让林江改良的勇气都没有,看来,他还是的找铁焱,希望李二能放人吧。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行了,林叔你下去吧!是我太心急了,这件事我还是教给铁叔吧!”林江有些羞愧的抱了抱拳,旋即便要转身离去。然而这时,李毅鬼使神差的发表了一句感慨。“同样是一个师傅,师兄弟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虽然声音很,但还是被林江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也让他顿时身体一僵,脑子里一直回响着李毅的话,同样是一个师傅,师兄弟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差距,为什么这么大?林江有些愤懑的问自己,自己和铁焱师出同门,自己的成绩一直比他优秀,而铁焱,却是一个只知道闷头做事的榆木疙瘩,凭什么自己不如他。他还记得他们出山之前师傅跟他们过的话:林江,或许将来你比你师弟过得更好,但是他却比你更像一个匠人。当时他不懂,他一直觉得,学手艺就是为了过得更好,事实也确实如此,在没遇到李毅之前,他确实比铁焱过得更好,虽然不算富有,但是一日三餐也还算丰盛,而铁焱有的时候,还需要他来接济。但是现在呢?铁焱官位,财富都有了,就是因为他敢拼,他敢做。想至此,林江目光瞬间有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不为其他,只为给自己一个交代,也让师傅看看,自己,也是一个匠人。“少爷,改良造纸术,就交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