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四大家主
    当夜晚,就在李毅审问魏江的时候,在金陵城东的某个大院的花厅中,也正在有四个人正在谈论着什么。“大哥,你见到王大人了?”这几人正是四大家族的主事之人,话的正是吕家的家主吕征,乃是一个身形消瘦,长脸,眼,高个的中年人。被称呼为大哥的正是孙家的家主孙贤。孙贤的身高中等,微胖,略显发福的国字脸上还有轻微的络腮胡子。听到吕征的问话,孙贤露出一丝喜意。“见到了,王大人今刚刚到任!”“王大人怎么?”话之人名为张兴,是张家的家主,这张兴身材健硕,浑身肌肉凸起,看起来很是健硕,应该也是一个练家子,高高的个子,魁梧的身躯,凶狠的面容,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孙贤轻抚胡须,微微笑道:“王大人了,无论是谁来,这金陵城都是咱们四大家族的。”“哦?王大人就这么直的?”此人名叫吴宁,是四大家族中最有头脑的一个人,从面相中也能看出来,此人身形消瘦,而且个头不高,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容貌秀气,气质儒雅,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读书人。这四人就是四大家族的主事之人,也是金陵城的主事之人,四人中,以孙贤为首,相当于金陵县的县令;吕征为老二,是个能会道的人,金陵城错综复杂的关系脉络都是他来掌控的,而且此人手段不凡,在这金陵城中,只要提起吕二哥,都得毕恭毕敬,这不光是因为吕征是吕家族长的原因,还因为吕宁征会做人,最起码,在这金陵一地,百姓对吕二哥都是心服口服,所以,吕征在金陵县相当于县丞,地位仅次于孙贤。而排行第三的则是吴宁,不用,这吴宁就是四大家族的智囊了,有点狗头军师的意思,很像水浒传里的吴用,或许也可能就是一脉相传,吴宁相当于金陵县的主簿。老四是张兴,这是一个武林担当,虽然谋略不足,但是却是一个上好的打手,金陵城的所有捕快也都是他的手下,相当于金陵县的县尉。以前,四大家族确实是各自为政,将金陵城分为四部分,分而治之。而当孙贤这一辈接手的时候,便自动的形成了一个隐形的衙门,各自主张一方面,改分治为配合,只不过旁人不知道罢了。而他们口中的王大人也就是刚刚上任,接替赵子山做润州刺史的王雄,他们之所以前去拜见王雄,也是因为李毅的来头他们不清楚,而且他们还隐隐听当朝尚书左朴射房玄龄亲来润州,这是不得不让他们警惕。赵子山身死、房玄龄到来、李毅新任县令、王雄到任润州,这接二连三的事情,不得不让他们警惕。而因为他们知道王雄是太原王氏的人,与四大家族也多有来往,所以便前去请教,做到心中有数。孙贤对三弟吴宁的谋略很是信任,所以,没有任何隐瞒。“不错,这是王大人的原话。”吴宁眉头紧锁,有些凝重的道:“大哥,王大人没这个新到任的李毅是什么来头?”孙贤一见吴宁的表情,便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心中不由的一凛。“我倒是问了那么一嘴,可是王大人却让我不用担心,不用在乎李毅背后的事情,一切交给他来办,只要咱们压住李毅就可以。”张兴一拍桌子。“嗨!二哥,管这么多干嘛?既然王大人都这么了,那咱们就可以放心坐了,不就是一个毛头子吗?这事就交给我来办,保证让他后悔来到金陵城。”吕征伸手止住了要起身的张兴,沉声道:“四弟不可冲动,先听三地怎么!”张兴一听,悻悻的坐了回去。吴宁双手交叉,置于嘴边,沉吟片刻,才缓缓道:“此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你们想想王大人的话,他让咱们放心做,李毅背后的势力交给他来办,那么也就是这个李毅绝对不是普通人,他背后绝对有着一个势力,而且这个势力可以和五姓七望相抗衡,否则,这李毅王大人自己就能收拾了,何必找我们,而且,我认为,尚书右仆射房大人来到润州,绝对不是一个偶然!”吕征面色凝重。“三弟的意思是,房大人是来给这个李毅撑腰来了?”“是也不是!房大人来江南的目的绝对不仅仅是这么简单,不过,他既然来到了润州,那么,肯定有给李毅撑腰的意思。从这就可以看出,这个李毅是属于皇家的,三位兄弟都知道世家与朝廷之间的斗争,所以,我认为,这个李毅和王大人很可能就是双方抛出来的棋子。正所谓,神仙打架,鬼遭殃。咱们一定要谨慎,免得被殃及池鱼。”吕征神色一凛,他经常混迹与三教九流之间,对这些事情他太清楚不过了,因为他经常就扮演着神仙的角色,没想到这次当了鬼。“三弟,你认为这个李毅能斗得过王大人?”“呵呵,二哥,你千万不要瞧了这个李毅,你别忘了,他今上任的时候可是带了百余个家将!”如果李毅听到这话,一定会惊讶,没想到关注他的人还真不少,看来他将百个家将分散开来确实有些欲盖弥彰了。孙贤微微一惊,他今去了润州,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事。“哦?有这事?”“不错,而且这只是他表面上的势力,至于他还有没有其他的底牌,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他今去了魏江的家,想必也知道了咱们的存在,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动作,想必也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最重要的是,你们认为,能让当今陛下委以重任,还让房玄龄保驾护航的人,会是一个庸才?”“嘶~”三人倒吸了口冷气,都有些心惊,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复杂,就连刚才嚣张的张兴此刻都有些蔫了。李毅如果听到这些话,定然会感到心惊,这个吴宁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连他都是捉摸了半才弄明白,他这次来金陵,不光是为了发展金陵,也是为了代表李二,和世家大族斗法,这已经不光是简单的做县令了,否则李二也不可能让他在金陵县有高度的自主权,连王雄对金陵县都只有监督权。然而,这些错综复杂的事情,却被吴宁经过只言片语便推断了出来,着实厉害。孙贤看向吴宁,沉声道:“三弟,你觉得此事我们应该如何做?”吴宁眼中精光一闪,微微笑道:“一动不如一静,现在是他们两方斗法,咱们只要看热闹就好了,谁也不得罪,王大人的话咱们不能全听,李毅咱们也不能得罪;他要是不来找咱们,那咱们就像原来一样,如果他来找咱们,那咱们就和他斗斗法,试试他的本领,也让他们看看咱们的本事,不能让她瞧了咱们,不过,无论如何,咱们不能过分,要时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其实这件事对咱们来或许是一家好事,既然他们把战场选在了金陵,那就明,朝廷已经放弃了对金陵的压制,以金陵的地理位置,崛起也只在数年之间,所以,能不能抓住这次机遇,让咱们四大家族重回巅峰,甚至更进一步,就看咱们如何下好这盘棋了!”三人被吴宁这么一顿时有些热血沸腾,或许,这次真的是一个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