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酒馆见闻
    “陈兄,听了吗?怎么的润州刺史大人,在一个月前,被人杀了!”“呦!还有这事?这事兄弟还真不知道,兄弟月前去扬州上货去了,昨才回来,李兄,如果方便的话,还请给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嗨!这有什么不能的,不过这事我也只知道个大概,是刺史大人不知道为什么去了茅山,结果第二,赵刺史的刺史就被人抬了出来,听人是旧疾发作,不过这样也是传,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嘶!茅山?那不是王法主修道的地方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王法主呢?没出来什么?”“唉!兄弟有所不知,王法主,在第二也被传出消息,归了!”“什么?王法主归了,那可是一位老神仙啊!怎么也......唉!真是世事难料啊!”“可不是,王法主可是好人啊,只是可惜了。”“对了,那赵刺史死了之后,朝廷什么了没?”“什么?能什么?就咱们这地方,朝廷能管就怪了,死了也就死了,反正那个赵刺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没少折腾咱们,死了也清净!”“嘘!李兄,慎言啊!”“唉!我也就是当你面,过过嘴瘾!不过,我听我一个在润州城当差的亲戚,这次朝廷又给润州派来了以为姓王的刺史,听是来自五姓七望中的太原王氏!”“五姓七望?他们居然把手伸到这里来了?唉!看来咱们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你,咱们以前的建康城是多么的繁华?那可是整个中原最繁华的城市,只可惜四十多年前的一场战争,变成了一片废墟!唉,可惜了,如果是以前,我又何必跑两百多里地远的扬州城去进货?”“可不是?像现在的润州,那放在四十年前连个县城都不算,就算是现在也没比金陵城好到哪去!哦,对了,听咱们这里又来了一个新的县令,希望新县令能让咱们的金陵城重新崛起吧!”“又来新县令了?不过,就以咱们金陵的现状,来几个县令也没用!现在的县衙,只不过是一个空架子罢了!”“也是,不了,喝酒,来干!”“干!”......李毅早就被旁边这桌话之声给吸引了,同时他也得到了不少的消息,赵子山这件事估计就这样过去了,貌似这货以前的名声也不算好,所以,他是怎么死的也没人关心,而且,也想不到李毅头上,所以,李毅也就不作他想了。至于金陵城,确实有些麻烦,李毅没想到的是,金陵的商人想要进货,居然要跑到几百里外且有一江之隔的扬州,而润州就在扬州的对面,与扬州只有一江之隔,却连满足金陵的货物需求都做不到,可想而知整个润州的经济闭塞到了什么程度,这也就是金陵的商人知道自我发展,否则情况将会比这还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县衙现在只是空架子是什么情况?“客官,您得菜来了!”李毅正想的出神,却被二突然惊醒。“二,可否向你打听点事儿?”李毅拿出几文钱递给二,二喜滋滋的收下。“客官您尽管问,别的不敢,这金陵县城的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二这话还真没瞎,这张记酒馆也算是金陵城最大的酒馆之一了,每的客人不断,所以,这里就成了一个各地消息的聚集地,二每伺候各种客人,什么消息都能听个大概,所以,李毅才想起来问他。“二哥,你可知道商盟和慈善基金会?”二一听,顿时一愣,随后便是有些羞赧。“哎呦,客官,实在有些抱歉,您的这什么商盟和慈善基什么会的还真没听过!”二是个实在人,刚刚夸下海口,结果李毅问的第一个问题居然就没听过,搓搓手,便想要把李毅给的铜钱送还回去。李毅一愣,没想到这地方的民生竟然如此淳朴,要是放在他处,拿到手的钱是断然没有在送还回去的道理的。“呵呵,二哥,钱你就放心收好吧,而且,我还没问完呢?”二摸摸头,憨厚一笑,才把手收回!“二,我再问你,你可听过大唐皇家钱庄?”二一听,顿时连连点头。“听过,听过!咱们润州城就有一家!”李毅眉头一皱,没想到钱庄只普及到了州府,连县城都没有,看来造纸术得尽快发明了!二见李毅皱着眉头,以为自己错话了,急忙问道:“客官?可是的错什么了?”“啊?哦!没有,刚下想事情入神了,抱歉!”“哎呦,不敢,的怎敢接受客官的道歉!”二李恪有些诚惶诚恐。“额,无妨,对了,二,我在打听最后一件事,你可听过水泥?”二头上都有些冒汗了,这样的事他从来没遇到过,这客官一看就是从大城市来的,的东西他连听都没听过。“实在抱歉,客官,这水泥,的也没听过!”“呵呵,这位少爷,您的商盟和慈善基机会我倒是有所耳闻!”李毅回头一看,却是方才被称为陈兄的那位食客。李毅抱拳一礼。“敢问陈兄是从哪里听来的?”“哦!是这样,某家月前去扬州进货,在那里听到过只言片语,据这商盟和慈善都是长安传出来的,这商盟是由长安各世家出面成立的,据连皇家都有参股,而这慈善据也是这些世家组织成立的,但是具体是做什么的我就不清楚了,而且听这两样只有洛阳和长安有,其他的州府,还未曾见得!”李毅心下了然,暗道这次收获不少。“哈哈,多谢这位兄弟告知!”“不敢不敢!”李毅又是一愣,没想到现在的金陵人如此谦卑,甚至有些过度自卑了,看来几十年前建康城的毁灭对他们的打击着实不,连最起码底气都没了,李毅在这几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自信,甚至连长安二都比这几个商人自信!李毅打发了二,感叹一声任重而道远啊!“少爷?”冰玉冰雪聪明,虽然刚才一句话没,但是他也知道了个大概。所以,不由得有些担心。李毅微微一笑。“没事!放心,一切有少爷呢!”“恩!”......李毅等人吃过饭后,才一路慢慢悠悠的来到了县衙,只不过,当李毅站在县衙门口,看到县衙的样子之后,还是忍不住要骂娘,还有比这更操蛋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