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房玄龄到来
    山里的清晨格外清新,如今已经是十月初了,已经过了盛夏,进入初秋。气也逐渐变得凉爽。李毅吃过早饭之后,便开始大范围的探索茅山,这是他这几一直做的事情。李毅生于茅山,算起来也算是半个道士,虽然他对做道士没什么兴趣,但是,不论如何,他都有复兴道教的责任,否则,道教人这样发展下去,迟早变成只知道算命测字的江湖术士。尤其到了后世,李毅很少听有什么道教得以生存发展,就连茅山,也变成了只知道捉僵尸这等不入流的传。就连佛教都还有一个少林寺文明中外,所以,李毅一直寻找一个可以让道教长久存在的生存模式。想到教派,李毅不由的想到了后世那些玄幻里的教派,那些都是凌驾于帝国之上的教派,而他们存在的根基就是有着超越一般实力的传承,所以,一个行之有效的传承,是一个教派生存发展的关键。而所谓的传承,就是属于自己的文化底蕴,所以,李毅心中也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那就是将科技学院融入到茅山之中,众所周知,道家对于医学、科技、文学等等都有着很深的研究,比较出众的就是袁罡和李淳风师徒。所以,将科技学院融入到茅山,不存在任何的生硬感。而且李毅做的这些事情在暂时的情况下都需要保密,所以,茅山正合适。而且,李毅更倾向于把茅山打造成一个科学研发基地,这样有了科学研发基地为基,道教就可以有了自己的根基。所以,李毅这几一直在探索茅山的地形地势,好为他这个科学基地做计划。想到袁罡和李淳风,李毅不由得有些感叹,自从上次袁罡到李毅那里取经,寻求对抗佛教的方法之后,这师徒二人便是离开长安,按照李毅所,到处拉帮结派,准备对抗佛教,所以,李毅现在也找不到他们,如果他们能过来帮忙,李毅相信自己会宽松不少。不知不觉间,李毅走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这里属于一处山谷,却是四周都是山脉,不仔细发现,这里很难被找到,而且这里有山有水,甚至还有百亩左右大的平地,李毅只看了一眼,便喜欢上了这里,这里简直是做科研基地的不二之选。李毅又四处看了看,越看越满意,随后抬头看了下太阳,,发现不觉间又走了一上午,不过好在这次有了收获,记好这里的地址,李毅按照便原路返回。按往这时候,正是潘师正带着茅山众弟子练武的时候,但是李毅经过练武场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这让李毅很是奇怪。想到几前的变故,李毅不由心中一紧,眼神一凛,李毅快速的向顶宫跑去。李毅边跑便四处观察,没有发现打斗痕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而当他跑到顶宫的时候,却发现了顶宫正被数十个侍卫把守着,而且还是长安的千牛卫,因为千牛卫的装备样式都是独一无二的,李毅太熟悉了。看到这些人,李毅便知道,不是有人作乱,而是李二的命令来了,想到这里,李毅既紧张又兴奋,他都早就等不及了。好吧,他承认,他就是属于贱骨头的,在长安的时候,整盼着能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到了茅山却发现,没有奋斗目标的日子,确实有些难熬。李毅刚一现身,便被千牛卫的领队校尉发现了,不过,他却没有拦李毅,因为,在长安,不认识李毅的官员还真是不多,尤其是守卫皇宫的军官,对于李毅这个常客,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向千牛卫校尉点了点头,问了声好,搞得那个校尉还有些受宠若惊,毕竟李毅现在也是侯爷了,逼格不一样了。告别校尉,李毅直接进了顶宫,他想看看,到底是谁来了,居然能把千牛卫都带出来。不过当他看清楚里面正在和潘师正喝茶的人的时候,双眼却充满了错愕!“房叔叔,你怎么亲自来了?”李毅确实很惊讶,因为来的人竟然是房玄龄,这可是一国之宰相啊!真正的每日理万机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居然亲自来到茅山,实在有些出人意料。看到李毅,房玄龄平静的眼神也终于有了丝丝波澜,嘴角微微一笑。“你子,都到了茅山也不老实,老夫都在这等你将近两个时辰了,居然连你的面都见不到,你子比老夫的谱都大!”知道房玄龄是在开玩笑,李毅也不在意。“呵呵,子在不消停也比您强,您您堂堂的一国之宰相,怎么跑到我们茅山这地方来了!”房玄龄嘴角一撇。“哼!这还不都是你子惹得事!”“我惹的事?”“呵呵,房大人,既然师弟来了,那道也就不打扰了,道告退!”见李毅要和房玄龄商议大事,潘师正极有眼力见的提出告退。房玄龄也没拦着,毕竟有些事还必须要和李毅密谈你,但是他对潘师正也很是客气。“潘道长不必客气,有事你就先忙,这里有毅子陪我就够了!”潘师正客气一下,便告退而去。见潘师正离开,李毅便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到了原来潘师正坐的位置,给房玄龄倒了杯茶,才道:“房叔叔的不会是赵子山一事吧?”关于赵子山的事,李毅已经把当所发生的事情的详细经过都写在了信里,而且,就算李毅不写,一州之刺史突然无缘无故的消失,怎么也不可能瞒过朝廷。“哼!不是这事,还能有什么事?你子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堂堂的朝廷四品大员,你啥就啥,你,你是不无法无?”“无法无?切!像赵子山这样的人渣,知法犯法,公然抢劫,滥用职权,奴役百姓,那是真正的死有余辜,李叔叔应该谢谢我为大唐除去了一颗毒瘤!”“还谢谢你,我告诉你,陛下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气得脸色铁青,差点没把自己最心爱的杯子给摔了!”“不是吧?”“怎么不是?陛下一方面气愤我大唐竟然有这种无法无的刺史,一方面又气愤你这个不知道高地厚的混蛋,那朝廷命官,就算是有罪,也轮不到你来处置,而你居然杀就给杀了,陛下怎能不气愤?”“额!我的意思是,就李叔叔那勤俭的样子,还会有心爱的杯子?他那些杯子不都一个样吗?竟糊弄我!“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