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回光返照的王远知
    一间朴素的房间内,除了一张床和一套桌椅外,什么都没有,就连桌椅也是最朴素的桌椅,但是,这里却让人感觉是那样的舒服,一切都显的那样的自然。床上,躺着一位朴实无华的白发白须的老者,老者看似已经睡着了,身上没有一丝气息外泄,像个活死人一般,但是仔细一看,却是隐隐还有喘息之声。老者面容枯槁,身形消瘦,看起来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但是眉宇间的那股正气却是依旧存在。李毅推开门,看到面前的老者,一时间怔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她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只能呆愣愣的站在门口。这间房里的老者自然就是王远知,潘师正将李毅带到了这里,便主动退下了,其实他能感觉到,师父在几前就已经要不行了,但是他却硬挺了下来,就是为了等李毅,没有任何理由,师傅就是觉得,毅子肯定会回来,就连自己都不抱任何希望,但是师父依旧执着的在等李毅,但是没想到,李毅真的回来了,这一刻,潘师正的内心是复杂的,也是深深的感慨,自己的道行,还是差的太远啊!李毅站在门口,就一会保持推开门的那个姿势,久久无言。一向胆大的他,这一刻却始终迈不出那一步,他不知道,一旦他迈出那一步,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在等待着他,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了那样的结局,他只希望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可以让自己好好地看着师傅,就这么一直看着就好。良久,一阵微风扫过,吹醒了李毅,也吹动了衣衫。轻微的声响,却是突然惊醒了沉睡中的王远知,王远知默然的睁眼,突然目光转向了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王远知起初还有些不信,当他仔细有看了几眼之后,终于确定,门口的那道身影,正是自己期盼已久的弟子,李文庸。被清风吹醒,李毅打了个冷战,缓了缓神,才发现自己竟然失神了,自嘲了一下,便将目光又转向了师父,然而这一看,却正好看到了王远知激动的目光。李毅再也管不了许多了。直接跑到了王远知的床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声音哽咽道:“不孝徒儿李文庸,给师傅请安!”着,李毅便是恭恭敬敬的给王远磕了三个响头。王远知也是激动不已,本来已经不出话的身体,竟然也好了许多。见李毅恭敬地给自己见礼,王远知欣慰的点了点头。声音虚弱的道:“好孩子,快起来吧!”闻听此言,李毅才起身,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虽看着如此衰弱的师父,李毅心中伤心欲绝,但是,他却不能让自己情绪失控,潘师兄以及交代了,师父挺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要和自己几句,自己绝不能拖延一分一秒的时间。按照师傅的意思,将师父扶起,盘膝而坐,虽然身形有些晃动,但是看起来还能撑住。“孩子,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师父交代的事完成了吗?”李毅立刻拿出了牌子,恭敬地递给王远知。王远知接过牌子一看,眼中漏出欣慰之色。“哈哈,好,不愧是我王远知的徒弟,半年之内成功封侯,毅儿,好样的!”李毅摸了摸头,也有些激动,看着师父满意的目光,李毅觉得,这一段时间,吃的所有苦,挨的所有累,受的所有委屈,都值了!“呵呵,跟师傅你出山之后的事情吧!我想,一定很精彩吧!”李毅点点头,,便把自己出山之后从洛阳开始,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详细的讲给了王远知。包括遇李雪雁、破李子豪一案、进长安面圣、认亲、练特种兵,成立商盟和慈善、军事演习、出征等等事情。李毅得很细,王远知也听得很认真,而且从李毅开始讲,王远知的目光就一直充满了赞叹与欣慰。直到李毅道师兄张志诚的时候,才有些犹豫,他不知带该不该讲,他不知道了之后,师傅能不能接受,犹豫片刻,李毅决定不实话,或许,给师父留一个完美的结局也挺好。于是李毅便把师兄的大部分事情都照实了,除了师兄**那一段,被李毅改成了逃跑,也许,这样能让师父好受一些吧。接着李毅又降了火烧吐谷浑大军,孤军深入,覆灭吐谷浑王庭,归朝封侯,衣锦还乡,等等事情都了一遍,就连赵子山的事情李毅也了。听完李毅的经历,王远知深呼了口气,压下了心底的震惊,之后,便是值不值得欣赏与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的徒儿竟然出色到这种地步,虽然一开始也觉得李毅将来定有大作为,但是也没想到李毅的成就竟如此之大。心情大好,连身体都如回光返照一般,精神了不少,拉着李毅的手,王远知赞叹的道:“毅儿,师傅很欣慰,师傅没想到你能有如此大的成就,或许师父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收下你们是兄弟二人做徒弟了吧!你很出色,但是你的师兄也不错,如果我没猜错,你刚才没实话吧?”李毅惊讶的抬头,刚要张口,却被王远知拦了下来。淡淡一笑。“你们都是我的弟子,我了解你们,你师兄绝对不会逃避责任,扔下你和茅山不管的,我的对吗?”李毅怔了怔,最后无奈的苦笑一声,他这才想到,师兄的计划,是得到师傅的同意的,也许,师父本来就意料到了师兄的结局,可是师父为什么不拦着师兄?李毅心中又充满了疑问!“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拦着你师兄?”没等李毅回答,王远知像看穿了所有事一样,叹息道:“你师兄和你的性格截然不同,但是有一点你们很像,那就是都是倔脾气,你觉得,当时我要拦着你师兄,真的能拦住吗?就算拦住了,恐怕这件事也会给他的心里留下很大的阴影!”“但是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兄送死啊?”李毅的倔脾气又上来了。王远知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也许,李毅身上最珍贵的就是对自己人的这股直爽的真性情了吧!“你呀!你跟你师兄从玩到大,难道你还不了解你师兄,你看他像是那么容易认命的人吗?”李毅兀地睁大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师傅你是.....”然而王远知却只是摇了摇头。“呵呵,生生死死,真真假假,何必在意?如果他真的活着,你们早晚有重逢的那一。如果他真的不幸了,对他来,也算是一种解脱,所以,结果,并不重要!”李毅先是一阵茫然,随后想了想,才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懂不懂,但是就像师傅的,或许,结果真的不重要。“哈哈,师父好久没考教你了,这次,算是师傅最后一次考你吧!”李毅神色一正。“请师傅出题!”王远知点了点头,肃声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下。这句话,何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