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事终!
    赵子山的突然一击,震惊了所有人,谁都没想到刚才装孙子装到就差没喊爹的赵子山,居然瞬间翻脸,堂堂一州刺史,居然可以做到如此不要脸?真是应了那一句老话,咬人的狗不叫,吃人的狼会隐藏!赵子山其实也是被逼疯了,两个时辰之前,他还以为这次上茅山仅仅是一次散心罢了,顺便挣点外快。最重要的是试试自己刚认的亲弟弟能力如何!自己在官场摸爬滚打十多年,经历了各种人世百态,世态炎凉。亲情什么的或许会给自己的心带来一丝柔软,但是,对于自己而言,亲情,只不过是一种饮料罢了,可有可有,关键在于它的价值。所以,他才会任由枯心和尚胡闹,上这茅山公然抢劫。就是想看看,他的能力到底如何。至于危险,赵子山从来就没想过,这茅山只有区区百名道士,唯一有点威名就是王远知,但也只是有点威名罢了,以前之所以尊敬他,是因为他能够得着当今陛下,有利用价值,现在,他已经不行了,那么,自己就没必要在装怂了,润州这一亩三分地,毕竟是自己的,赵子山早已把润州当做自己家的后花园。所以,赵子山从来就没考虑过什么危险。但是,谁知道从那里突然冒出了个少年侯爵,一下子把自己逼上了绝境,进不得,退不得!进,就只能冒险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了,这样,就可以杜绝消息泄露,就算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自己也有个法。但是这个前提是所有的人必须死,一旦有一个人逃跑,那么自己都将有生死之险。而且,自己这方看似人多,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这些人在润州境内,算是强兵,但是真要和上过战场的府兵相比,真就是什么都不是。而李毅一个侯爷,还是陛下身边的红人的年轻侯爷,千里迢迢来到润州怎么可能一个士兵都不带?所以,看似最有效的方法,其实是最不可靠的方法。那只能退,装孙子,求饶,赔罪,只要能挺过这一关,以后的事情再想办法,自己在京城也不是没有关系,只要自己没犯大错,就绝不会有危险,至于什么尊严,那东西,早就不属于自己了,活着、利益、官位才是最重要的。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侯爷居然会这狠,看似什么都没做,这是折辱自己,但是在时尚摸爬滚打这么久,他太了解这种情况了,如果李毅表现出很愤怒,口口声声要扬言杀了自己,那自己才算是安全,因为这种人,愤怒的快,消气也快,属于直爽性格。但是最怕的就是向李毅这样,不啥你,但是每一步都有种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意思。这才是真正的沉默的狼。所以,赵子山才知道,自己今绝对是没活路了,要想安全下山,只能拼命,既然退无可退,就只能进,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偷袭,只要李毅死了,其余的人,都不足为惧,就算有几个漏之鱼,自己也有信心,让他逃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看着刀尖离李毅的心脏越来越近,而李毅拿剑的右手却毫无反应,显然是没反应过来,看着李毅眼中的惊骇,赵子山的心也越来也兴奋,子,你死了可怪不找我,要怪只怪你做事太绝了吧!然而就在赵子山刀尖离李毅还有三寸,赵子山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口一痛,然后,便是看到了李毅嘲讽般的目光。赵子山不敢置信的低头一看,左手!居然是左手!李毅拿剑的右手自始至终就没动过,而左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行了一把三菱形的漆黑色的怪刀!这一刻,赵子山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这一切都是李毅故意的,赵子山居然胆敢冒犯茅山,光这一点,李毅就决不允许他看见明的太阳,茅山是李毅心中最在意,也是最柔软的地方。这里,让他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十五年,这里,让他度过了刚穿越过来时最迷茫孤独无助的一段时间。这里,有他最敬爱的师父与师兄。可以,这里,是李毅今生最最大的寄托,李毅绝对不允许有人对这里有一丁点的破坏。但是,如何杀死赵子山,这就需要仔细考虑了,太该死是该死,但是他毕竟是一州刺史,堂堂的正四品朝廷命官,自己要是因为这点事就把他杀了,即使李二在怎么照顾自己,也决不能轻饶了自己,杀朝廷命官已是大罪,更何况还是一个正四品的朝廷命官?就算他有错,也绝对轮不到自己来审判,所以,一旦自己刚才冲动,杀了赵子山,那么自己也绝对脱不了干系。为了这么一个杂碎,把自己搭上,不值!所以李毅就只能逼赵子山,让他主动出击。虽然李毅不知道赵子山和枯心和尚是什么关系,但是从刚才的事情来看,赵子山绝对是一个毫无感情的畜生。他相信,向赵子山这种心狠手辣的人,绝对什么事都敢做,所以李毅在那样折辱他,就是逼他出手,果然,赵子山上当了,亲手把自己的命送给了李毅,而冷锋刺刀也是李毅上山之前特意藏在左手袖子里的,就是相当做一张底牌!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思考。潘师正等人还没等从李毅被偷袭,有生命危险的担心中缓过神来时,却是画面一转,情况突变。刺杀的人反被一刀杀死,剧情的反转简直让人目不暇接,今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已经在茅山平静的生活了十几年的茅山弟子来,真是太刺激了,好像把一生的刺激在今都体验了一遍,别是茅山众弟子,就连潘师正,也是有些失神,今的事就连他,也是大受震撼,实在是剧情的反转有些太快了,他完全跟不上节奏。赵子山和枯心和尚都死了,事情也就结束了,至于那些赵子山和枯心和尚的手下,已经群龙无首,除了投降,毫无他途。善后的事自然交给自己带来的那一百个家将了,他们一直埋伏在周围,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底,让赵子山摸不透自己的实力,才做到最大的威慑效果,现在事情结束了,他们当然只能善后了。处理完赵子山,李毅什么都没管,直接找到了潘师正,今的事情李毅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情况,但是有一点他知道,师傅一定是要不行了,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走到潘师正面前,顾不得寒暄,抓住了他的胳膊,李毅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师父,怎么样了?”李毅紧紧的盯着潘师正的眼睛,生怕听到一丝不好的消息。潘师正张了张嘴,神情有些犹豫,半晌,抬了口气。“唉!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