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现在可以说了吗?
    传奇般的祖师爷卧病在床、外敌入侵、大兵压境,茅山教派一时陷入了绝境,尽管他们有着祖师爷创造出来的绝世剑法太极剑,但双拳终究难敌四手,茅山子弟已经出现了伤亡。然而就在茅山弟子绝望时,就在潘师正心急如焚时,就在枯心和尚和赵子山得意之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却狠狠的击中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犯我茅山者,杀无赦!”茅山弟子一听,就知道是援兵来了,于是他们个个欣喜若狂的看向了通往山地的路,在那里,一个单手提剑的男子渐渐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身白衣,身材挺拔,面若冠玉,目似晨星。平静的目光看不出一丝波动,但是众人却能从中看出冲的杀意,那是一种无言的愤怒,提剑的单手看不出一丝晃动,平静的令人心慌,似乎里面正在酝酿着血腥的屠杀。潘师正本来以为救兵到了,但是没想到只来了一个人,但是当他看到来人的身份的时候,心跳差点漏掉了半拍。李毅,来人居然是这个臭子,他怎么回来了?还是一个人回来的?不过他这个时候回来不是找死吗?潘师正心中大急,他可是知道李毅在王远知心中的分量,在场之人谁都能死,就算茅山丢了都没关系。因为他相信,只要李毅还在,茅山终究还有东山再起的那一。而从情感上来,潘师正对李毅也是异常喜爱的,虽然李毅时候太过调皮,经常整蛊他,但是谁家的孩子不调皮,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把这当成了一种乐趣,所以,看似李毅和他一直不对付,但是他和李毅的感情确实一点都差,此刻看到李毅孤身犯险,他怎能不急?“毅子?你怎么回来了,快走,不要管我们,只要你还活着,茅山的根才不会断,快走!”听到潘师正的话,李毅心中一暖,嘴角勾出一丝笑意,但是这笑意也只是对潘师正的,其他人看到这个笑意,却感到了浓浓的危机。“老不休,怎么混成这样了,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居然还想着跑,真给我丢人!”潘师正被李毅呛得够呛,这子,嘴还是这么损,都出去半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不过他从李毅的话中还是听出了别的意思,他太了解李毅了,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李毅敢来,还敢这么嚣张,那就绝对有着十足的把握,否则,这子绝对第一个先跑,然后再想其他办法来救人,按李毅的话来,用武力来解决问题是最野蛮的方式,他从来不屑于做。只不过,他不知道,经过师兄的事情之后,李毅已经不是原来的李毅了,至少软件进化升级了,也就是心变了。看着淡定的李毅,潘师正心里莫名的一松,只要李毅没有抬腿就走,那明,今,他们安全了!心理放松了,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哼!你子也别我,这么快就回来了,肯定没完成任务吧,你这可是违背使命了,按宗法,我是可以代为执行的。哼哼!”“切!”李毅走到潘师正身边,给了潘师正一个白眼,旋即一副嫌弃的样子,然后便不再理潘师正,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枯心和尚和赵子山身上,杀气四溢。李毅心中虽然气愤,但是还没有失了理智。据他所知,唐朝的茅山可是最辉煌的时候,虽然还不至于享誉全国,但是最起码的安全还是可以做到的,至少没人敢找麻烦。但是为什么现在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险些被灭派危机,面前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其实李毅没想到的是,按照历史,茅山确实在唐朝有了飞跃式的发展,尤其是贞观时期,因为王远知和潘师正的存在,更是名震江湖,无人敢惹。但是自从李毅出现后,一切就不同了,按照历史,王远知还能再活三年,但是由于研究太极剑耗费了太多的心力,所以,提前病入膏肓,而历史上的潘师正这时候也已经闯出了诺大的名声,所以,茅山不缺接班人,但是现在由于李毅的介入,潘师正一直留在了茅山,没有去嵩山发展,所以也就名声不显,也就给外人留下了茅山宗后继无人的印象,所以,才会有这此一系列连锁事情的发生。不管事情的缘由到底如何,李毅现在要的问题是要搞清楚事情的关键,他是在山下碰到了传信的童,只是知道个大概,便急忙支援而来。在李毅出现的那一刻,交战的双方便主动的停战,在没有搞清楚李毅的来历之前,枯心和尚也不敢先动手,以免陷入无法挽回的局势,毕竟刚才李毅出场的气场太过强大,至少没有一定底气的人,绝没有如此强大的气场。茅山子弟看到李毅的那一刻,便有人认出了李毅,李毅时候虽然很少在众弟子面前露面,但是还是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的,而且正因为他的神秘,也在茅山的江湖中一直流传着他的传,例如,那个烧了古板的潘师叔胡子的强者......而此刻,看到李毅英雄般的出场,也确实让这些弟子生出了一丝崇拜之情,毕竟那句“犯我茅山者,杀无赦!”太他娘的霸气了!李毅不知道,他刚才无意的出场,已经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如果知道,恐怕又要自恋一阵子了。看着苦心大师,李毅淡淡地道:“谁能跟我这是怎么回事?”枯心大师本以为来了一个多么强大的人,没想到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屁孩,想想自己被一个十几岁的孩的一句话给震住了,这让枯心大师很是羞恼,所以,连话的语气都是带着怒意。“哼!哪里来的屁孩,毛还没长全呢,就敢多管闲事,真是不知死活!”李毅眉头一皱,凝视着枯心和尚,缓缓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在所有人的震惊目光中,拍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将枯心一下子就打蒙了。“现在可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