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茅山之危!
    润州,句容县,茅山。自隋唐以来,茅山上的茅山道教就一直属于超然的存在,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代的祖师是王远知,一个传奇般的祖师,曾为隋炀帝杨广的座上宾,被其厚礼敕见。之后,于大业七年,隋炀帝召见于涿州临朔宫,亲执弟子礼,问以仙道事。炀帝归朝,扈驾洛都,奉敕于中岳修斋仪,复诏移居洛阳玉清玄坛。而且就连当今陛下也曾被祖师亲授三洞法策于官邸,甚至还曾经指点高祖李渊夺取下,此等人物,自然身份尊贵,人称王法主,所以,茅山弟子走在外面也是挺胸抬头的,没有人敢轻易招惹。不过,今的茅山上却是分外紧张,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悲意,甚至还有冲愤怒的情绪。杖藜绝顶穷追寻,青山世路争岖嵚。这是形容茅山主峰大茅峰的一句诗。茅山大茅峰,风景秀美,山高林密。奇石怪岩,野花奇芬随处可见。一条通路从山地直通山顶,而茅山道教主殿顶宫正是位于大茅峰山顶。此刻顶宫宫前的广场上,正有两方势力在对峙,一方势力自然是身着道袍的数百茅山教众,而另一方势力则是一百多个黄衣僧人,最令人奇怪的是,这群僧人旁边居然还有数百官兵,而且看样子这些官兵都是以为首的一个僧人马首是瞻。茅山道教领头的自然是潘师正,此刻他怒目圆睁,手中紧握宝剑,如果不是自制力超强,恐怕随时都回忍不住一剑劈了眼前的杂碎。后面的数百茅山教众也是怒气浮于脸上。潘师正强忍着怒气,上前一步,对着对面为首一个和尚怒喝道:“枯心老秃驴,你今到底想怎样?”见潘师正气愤的样子,对面的走出了一个身披大红袈裟,面容冷峻的和尚,这和尚便是神灵山神灵寺的枯心法师。这枯心法师咋一看有些和善,但是自已一看,却能发现这和善的背后却隐隐有一股阴险贪婪的气质在其中。枯心和尚淡淡一笑,似乎拿定了潘师正一样,对潘师正的质问,也不在意,只是不急不缓的道:“呵呵,我早就过了,今我的目的就是茅山,昨日我与梦中照见佛祖显灵,言茅山与我佛教有缘,所以,作为我佛弟子自然要为我佛取得茅山,我也不为难你,只要率领你这群牛鼻子离开此地,我可以给你一步足以让你舒服活一辈子的财宝!”枯心大师现在的心情很好,不!是非常好。他是二十年前便出了家,不是为了心向佛教,而是为生活所迫,二十年前,下正乱,他的家也以为战乱死伤殆尽,只剩下了他和他的哥哥两人,但也失散了,他的哥哥好运,被一个贵人收养了,但是他就没那么好运了,只能以乞讨为生,多次陷入生死边缘,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名叫昙明的和尚带到了离茅山不远处的无华寺,总算是有了个落脚处,不过他生对佛里不敢兴趣,经常下山偷玩,后来跟一个戏耍的师傅学了几骗术,一开始他也没在意,直到五年前,他的师父昙明法师作古,并委任他为接任主持。于是枯心的心思便活泛了起来。他靠着佛教的教义,,从他所学的骗术中悟出了一套忽悠人的骗术,就是让人信奉它为神灵,从此达到骗钱的目的。一开始他是成功了,骗了不少钱,他还因此将山名和寺名都改成了神灵二子,而且还趁机收了一批弟子,日子过得还算是滋润。不过后来,由于他所在的神灵山太过破旧,很多人便起了疑心,甚至直接离开,他也因此损失了大部分的信众,不过尝到了暴力滋味的枯心怎么会罢休。然而这附近有名的灵山也就是茅山了,但是茅山的背景太过庞大,借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与茅山为敌。不过无绝人之路,就在他愁的不行的时候,却突然迎来了一个他这辈子最亲的人,他的哥哥,他真没想到他的哥哥还活着,如果不是二人身上的胎记和极其相似的面貌,他还真不敢相信,尤其在得知自己的哥哥居然是润州刺史的时候,那一刻,他别提有多兴奋了。格老子的,老子的哥哥是一州刺史,谁还做这劳什子方丈,就在他想放弃一切给哥哥回去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教众的暴力,自己的哥哥虽然是位高权重,但是不见得不缺钱啊!以前没这条件,现在自己的哥哥是堂堂一州刺史,要想找一座灵山作为根基实在太容易了。于是枯心便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自己的哥哥,枯心的哥哥名叫赵子山,他是两年前被派到此地做了刺史,此次出行还是为了上茅山,因为他听茅山的王远知道长已经时日不多了,对于王远知他也知道,那可是陛下的座上宾,所以,他必须亲自来看看,以表寸心。甚至如果皇上听了此事,没准还能再进一步。但是他们想到在此地居然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弟弟,而且听了弟弟的所言之后,他还是颇为动心的,润州刺史来好听,但是却也算是一个清水衙门,没多少好处可捞,而且还要时常往上送孝敬,所以,他也很缺钱,所以,一听到枯心的建议,他便立刻动心了。二人一合计,便打算拿茅山道教下手,枯心一开始还不敢,但是后来听赵子山王远知快要不行的时候,顿时心思又活泛了,据他所知,茅山上下除了王远知,在没有厉害角色,所以,只要王远知意思,那么他便不惧茅山,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润州刺史的哥哥,要知道,茅山所在的句容县正规润州管辖,所以,枯心大师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在和哥哥赵子山谈了一段时间后,便开始做了准备。而赵子山也不在意茅山教,他之所以不远万里来拜祭,只不过希望通过王远知来结交让皇上注意到自己,还不一定能成功,但是现在既然有更好的选择,那么他也就不用低三下四的了,至于茅山背后的势力,赵子山呵呵一笑,毫不在意!在怎么,王远知也只是一个道士,他还不放在眼里,而且就连他所想的让皇上另眼相看,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可没想过王远知的生死真的能惊动远在千里之外的皇上。所以,二人一合计,便有了今逼宫的一幕,而且,赵子山刺客也隐藏在其中,他怕枯心自己应付不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