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俘虏与徭役
    平整的水泥街道,整齐的阁楼散落在道路两边,到处都是人声鼎沸,尽显繁华之象。李毅悠闲地走在朱雀大街上,不时地看看,这次他没有骑绝尘,而是打算步行,看杨公公也没有反对,知道李二不急,索性也就慢慢赶路。主要是他想整理一下思路,这次李二突然叫他去,肯定不是什么坏事,否则杨公公不可能一点信息都不透漏给他,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最近他得的好事已经不少了,不可能再有了!李毅估摸着又是什么苦差事,李二最近忙得很,边关打了胜仗,他便要忙着料理后事,该赏的赏,该罚的罚!而且他现在也要为大唐以后的发展定调子,毕竟现在大唐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必须要仔细应对,李二在这么忙的情况下,居然还要召见他,可见事情不,所以,李毅要现做好准备,未免一会措手不及。“侯爷,要不咱们加快点步子?大家还等着呢?”看李毅缓过了神,杨公公才出声催道。“好!咱们加快步子吧!”旋即一想,便拿出一个袋子对杨公公道:“多谢公公照顾了,这里有点散碎铜钱,您拿去喝茶!”杨公公也不客气,笑着接过来。“呵呵,那老奴就谢过了!”二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也不再多言。像杨公公这样的,收礼他们也是有眼力见的,别看他们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其实这帮人心里精着呢!什么人的钱能手,什么人的钱不能收,什么人可以只收钱不办事,什么人可以只办事不收钱!他们心里都有一杆称,像李毅这样的,深得皇上的恩宠,所以,他们收钱也就心里有底,甚至换成其他人,估计都会只办事不收钱,因为他们都要讨好李毅,而杨公公不同,由于他和李毅早就认识,也算熟人,所以,杨公公了解李毅,知道他最烦客套,所以,他也不客气!一路无言,不多时,杨公公便带着李毅来到了千秋殿,看到是千秋殿,李毅面色也是有些郑重,因为李二做事是有规矩的,散朝后,在哪召见大臣,都是有规矩的,而千秋殿,则是这里面最正式的,所以,李毅估摸着,今的事不会。经过通报后,李毅才走了进去。进入殿内,只见里面只有李二、房玄龄和一个史官三人,没有一个宫女,看来是正在议事。看见李毅进来,李二连忙招呼他坐下,也没让他行礼。“子,知道朕找你来有什么事吗?”李毅方坐下,李二便直入正题,看来这事确实很急。李毅细思片刻,便试探着道:“应该是关于俘虏的事情吧!”李二略带诧异。“看来这事果然和你有关系,昨道宗来报,他那边共有近四万人的俘虏,问朕该如何处理,而且话中还透漏这事是你的建议,看来,还真有此事,你子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弄这么多俘虏有什么用?”李毅心道果然,要是这事,他还真有点准备。“李叔叔,这俘虏以前你们都是如何处置的?”李二看了一眼房玄龄,房玄龄便出言解释道:“去年,我大唐平定东突厥,俘虏近十余万人,陛下仁厚,设置了羁縻府州制度。就是把突厥人集中安置在靠近中原的地区,任命俘虏首领为我朝的官职,并尊重他们之前的习俗,对他们进行区域自治,即突厥人既是部落民族,也是大唐百姓,他们只需要每年定期向大唐缴纳一定的贡税就行了。”李毅点了点头,这羁縻府州他也听过,不得不,这是一个很好的政策,李世民也正是靠着这个政策,才有唐初“胡越一家”的民族大团结局面,也成就了他可汗威名。李二也是点头。“不错,自古以来穷兵极武,未有不亡者。汉武帝伐匈奴,隋炀帝征辽左。人贫国败,实此之由。况且狄不可尽。因此,朕不想采取同以前一样的过于强硬的政策。”“陛下英明,此政策一旦施行,在各个方面都有巨大的好处。政治上,羁縻府州的设置大大拓展并维持了我朝的疆域。经济上,羁縻府州的设置促进了各异族经济的交流与发展。文化上,各族间相互学习、兼收并蓄、取长补短。而且解决异族最可靠的方法无异于同化,即以我大唐的文化来影响异族的文化,让他们学汉字,汉语等,这样,时间一久,他们便只知何为唐人,不知何为突厥,这确实是根治的好办法!”李二抚须一笑。“同化,哈哈,这词不错,而且毅子总结的更加到位,也更加全面。”“没错,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但是上次安排东突厥的十余万人已经很是吃力,这次又来了八万余人,还不是一个民族的,很不好办啊!”李毅自信一笑。“很难办吗?我不这么觉得?”李二眉毛一扬。“臭子,有话就,别绕弯子。”“呵呵,李叔叔,先不急,咱们先另一件事,不知李叔叔对于秦朝的灭亡怎么看?”见李毅不俘虏,反而谈起了秦朝,李二和房玄龄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们都知道李毅此言必有深意,所以,也就顺着李毅的意思。“呵呵,子,你先你的理解吧!”李毅也不推辞。“依侄来看,秦朝的灭亡可总结为四点。”“哦?”二人顿时来了兴趣,身子一直,眼睛紧紧盯着李毅,想听听李毅到底能出什么来。“一.繁重的徭役。二.沉重的赋税。三.残酷的刑法。四.法制僵化,制度不能与时俱进,执法过于简单粗暴。当然了,也离不开秦二世、赵高等人的狼狈为奸。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前四点!”李毅话音一落,李二和房玄龄倏地一惊,他们以前也总结过秦朝灭亡的原因。但是却没有李毅总结的这么系统,这么全面,但是仔细一想,李毅的,确实很有道理。李二微微一叹。“徭役?赋税?刑法?制度?呵呵,你子还真是一针见血啊!这总结,不错!”房玄龄也是赞叹之情溢于言表。“是啊!陛下,每一个朝代的进步都离不开总结前朝的经验,而毅子总结的确实所有王朝朝代更替的必然因果!”“只不过,毅子,这事和徭役有什么关系?”李毅嘿嘿一笑。“陛下,要想不重蹈秦朝的覆辙。那么,就必须要解决以上四点。而上面四点,其二,赋税,这一点,咱们可以将赋税逐渐向商税转移,未来商税才是国家赋税的主要来源,而且这样一来,便可以减轻农民的压力,也就相当于轻赋税,当然,这是后话,要想做到这点,咱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和第四,即刑法和制度,这两样子就无能为力,这东西咱们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但只要保持着以民为本,就绝不会出他问题!”李二和房玄龄听得眼中精光频闪,也很是激动,李毅的话也算是给了他们一条明路。给二人一点缓冲的时间,李毅才抛出了他准备了半的炸弹。“前面三点,都是长期的事情,但是第一点,却可以马上解决!李叔叔,房叔叔,你们,要是我大唐废除徭役制度,会如何?”“什么?”李二和房玄龄顿时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