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旌旗十万斩阎罗
    第二一早,李毅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昨着实喝的有些多,都有些人认识不清了,到最后那帮子纨绔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也没好好地和长乐与雪雁道个别,自己都觉着亏大了!听见屋内的动静,冰玉便知道是李毅醒了,也不用人吩咐,这妮子便自觉地把洗脸水端了进来,这已经成了二人之间的默契了,向这种事情,冰玉从来都不需要李毅吩咐,还保证能把李毅伺候周全了。李毅也没在意。打着哈欠,盯着惺忪的睡眼,慢腾腾的穿起了衣服,心中却是苦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晨练过了,再这样下去,再好的本事也会被自己折腾没了。穿好衣服,眯着眼走到了洗脸盆前,温热的水往脸上一浇,顿时清醒了不少,习惯性的往右边一摸,便准确的拿起了一团黑乎乎的固体,看着眼前的胰子,李毅又是一阵苦笑,都穿越过来十多年了,居然连肥皂都没研究出来,看来自己确实是个不合格的穿越者,看来这次回茅山真的是有的忙了。放下了心中的杂念,痛痛快快的洗了把脸,将一身的疲惫都洗净了,甩了甩手,冰玉便立即将毛巾送到李毅面前,李毅微微一笑,这丫头,总是这么暖心。擦了脸,打开门,刺眼的眼光照的李毅很不适应,微微甩了甩头,李逸这才能睁眼,走到院里,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没有污染的空气,可比后世的什么氧吧好多了。稍稍锻炼两下,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冰玉,走,跟少爷我去趟前院!”完,却见冰玉没有反应,诧异地回头一看,便见到这丫头站在那里愣了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李毅这才发现,这丫头最近情绪一直不对,本来李毅还以为是每个月的那几来了,也没当回事,现在才发现,这丫头貌似是有了什么心事了。“嘿!口水流下来了!”走到冰玉面前打了个响指,这丫头顿时一个激灵,还连忙擦了擦嘴角,才发现什么都没有,也知道自己被骗了,跺了跺脚,嗔怪的看了一眼李毅:“少爷!”“呵呵,你这丫头,怎么又溜神了?这几你的状态可是很不对头啊!跟少爷我怎么了?”然而冰玉却是吞吞吐吐的,脸憋得通红,却就是张不开口。“嘿!这丫头,有什么话还不能对少爷我?”冰玉又是犹豫半,才张嘴道:“少爷,你这次离开,能...能不能带上玉儿?”“恩?就这事?”李毅顿觉好笑,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愧疚,自从冰玉当了她的丫头之后,便很少出门,也就当初练战狼的时候出去跑了一阵,之后就几乎被困在了自己的院中,尤其是自己出征以后,估计以这丫头的性格是决计不会出去的,自己只顾着自己,却忽略了冰玉,也难怪,冰玉也就是十三四岁,这年纪正是好动的年纪,也难为她在这院中能呆这么久。摸了摸冰玉的脑袋,李毅温和的道:“呵呵,丫头,放心吧,少爷向你保证,以后只要不是出征或者执行特殊任务,无论去哪,少爷都带着你!”冰玉期盼的双眼顿时散发出无限的的亮光。“真的?”看着冰玉傻傻的一问,李毅既好笑,又心疼。“当然是真的,实话,没有你的日子里,少爷我还真不习惯,所以啊,以后你休想逃脱本少爷的手掌!”冰玉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顿时恢复了开朗的性格,还傲娇的挺了挺鼻子。“那是,少爷,冰玉可是跟韩大娘学了不少的菜,现在冰玉做的菜可好吃了!”“哦?是吗?看来以后少爷我有口福了!”“少爷,我也要去!”三子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李毅哈哈一笑。“带!少爷都带!恩!这样,趁这个时候,顺便把这个事情办了吧!丫头!”“少爷,您!”“恩!是这样,待会你拿几十贯钱,给韩大娘等人分了,让他们回家去吧,跟他们,不是不要他们了,只是这次咱们出门的时间可能很长所以,算是给他们放个假,一定要清楚了,省着他们瞎想。恩,每个人都给到了,也别吝啬,少爷不差这两个钱,另外,三子也领一分钱,领一份大的,回去给家人,好让他们安心!”冰玉连忙点头。“少爷放心,冰玉定然办好此事!”李毅点了点头,冰玉办事,她绝对放心,这几个月来,李毅在商盟中的所有收入都是冰玉管着的,从没出过差错。三子连忙对李毅千恩万谢,却也没太过,他知道李毅不喜欢这些,只能把这份恩情牢牢的记在心里,同时也在心里发誓,绝对要办好少爷吩咐的每一件事,否则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对了!冰玉,没啥事自己上街想买什么买点什么,顺便也给少爷买点,咱们去的地方可跟长安比不了,什么都没有,所以,你这一次要置办全了,别舍不得花钱,少爷别的本事没有,赚钱可是很简单的,知道不?”冰玉连忙点着脑袋,心里也在盘算着,这次,估计她也打算好好买一次东西了,她和李毅的想法一样,以少爷的本事,赚钱真的很轻松,所以,他也就不跟李毅客气了。三人边边走,不多时,便来到了府中的一个院落,这里算是一个角落,平时来这里的人就不多,所以,钱叔就把师兄安置在了这里。李毅走到了门前,这是个独门院落,但毕竟是国公府里,就算是一个院那也是雕梁画栋,更何况钱管家还特意把这里好好的收拾了一番,所以,也算是型“豪宅”了!李毅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冰玉和三子都留在了外面,他们知道,这时候,李毅绝对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他。走进院内,便发现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一个型的灵堂,长长的白练安静的悬挂着,地上散落着一些纸钱,只是看了一眼,便有一股庄严肃穆的的气息扑面而来。李毅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近前,一个大大的“奠”下方,放着一副上好的朱红色的棺椁,李毅走到近前,给师兄烧了点纸,点了点儿香,认真的祭奠了一番。“呵呵,师兄,你这一走还真是干脆啊!唉!不知道为什么,师弟总觉得你还活着,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一种直觉,可是你的棺椁就在我的面前,我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不过,既然事情都这样了,我也只能看开了,师弟不像你啊,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无牵无挂的。师弟肩上的担子可着实不轻啊,唉!今当着你的面,师弟也认一回怂!累!真累啊!好像有无穷无尽的事情等着你去做,其实这次回茅山,我何尝不是想借机些上一阵,可是我知道,这个愿望恐怕又要落空了,现在还没走呢,就有了一大摊子的事,估计走的时候,事情会更多。这样也好,趁着年轻,好好地累上一回,省着到老了留下遗憾!师兄,你也好好的,无论你是生是死,或者,那你就活出个样了,到时候以最牛.逼的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就原谅你了;要是你死了,那你就在地府跟阎王掰掰手腕子,掰不过,也不要着急,等着师弟下去陪你,今生不能并肩作战,到下面,咱们师兄弟二人定然要闹个翻地覆!”李毅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只毛笔,起身走到棺椁前,沉思片刻,飘逸的字体便是写了上去!“哈哈哈!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师兄,这首诗是师弟送给你的,祝你一路平安,师兄,保重!”李毅又给师兄烧了点纸钱,发了会呆,这才走了出去。走到外面,才发现房遗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少爷,房少爷是方才来的,是找你有事,被我拦下了!”见李毅出来,三子连忙道。“恩!”向三子点了点头,才转头对房遗爱笑道:“呵呵,抱歉,在里面祭奠师兄,所以,怠慢了!”“嗨!跟我你还客气什么?”旋即脸色一肃。“唉!师兄是条汉子,可惜了!”由于师兄的事情关系到李二,所以,他们虽然也很佩服师兄,却也不好多言。“呵呵,好了,不少这事了,你找我来做什么?”四人便便离开了这里。到这,房遗爱脸上顿时浮现兴奋之色。“毅哥儿,你太厉害了,昨我照着你的,回到家直接和老爷子摊牌了,然后你猜如何?老爷子不但同意了,还居然没怪我,还笑着给我好一顿夸,我终于长大了。毅哥儿,你真是太神了!”李毅微微一笑。“现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房遗爱急忙点了点头。“恩!我父亲跟我了,我这才明白,原来以前的我是那样的懦弱不堪!”“呵呵,明白就好,希望你对得起自己昨的努力!”“恩!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得勇敢起来的!对了,这次我父亲让我来,希望你家老爷子可以教我些本领,所以,我......”“呵呵!遗爱,这事我可帮不了你,想拜我爷爷为师的人可不止你一个,我不能偏心,但是,我可以教你一句话——事在人为,狭路相逢勇者胜!”房遗爱仔细琢磨一番,才点了点头。“毅哥儿,我知道怎么做了!”四人正着,却见钱叔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少爷,宫里来人了,宣你进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