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兄弟再相聚
    夜晚,李毅的院。屋里太闷热了,所以李毅被放在了外面的一个摇椅上,这是一个空旷的院落,空间仅次于练武场,李毅一开始书就是在这里进行的。院子虽然大,却一点都不空旷,大树,花,一样不缺,这都是冰玉闲来无事种植的,他是李毅的丫鬟,但是李毅经常在外,她一直也没什么事做,只能读书养花,修身养性!而且院中还有秋千,石桌,棋盘等休闲用具,这些都是李毅闲来无事时做的。而此时,这个院里却坐满了人,这些人有的下棋,有些玩牌,有的看书喝茶聊,不过都是安静的在玩,都怕吵醒李毅。李毅这一觉睡得也够沉得,直到睡到了酉时,睡了将近三个时,都黑了,不过,当李毅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异常的明亮,而且还是在自己的院里,四周都挂满了灯笼,显得很有情调。“毅哥哥,你终于醒了!”李毅刚睁开眼睛,还没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便发现股香气掠过,然后,一个红色的人影便是扑到了他的怀里。李毅微微一怔,便知道来人是谁了,这股香气他太熟悉了,因为这是他为李雪雁特制的香水,别人都没有这种味道,李毅又想四处看了看,便见到长乐,纨绔集团和慈善基金会中的几个长乐的帮手,也都是各位完纨绔的姐妹,这些人居然都凑齐了,而且也包括程处默等人,这几个夯货中午的时候敬酒的人不多,所以,还算清醒,现在他们正拉着苏定方在对着一头烤全羊留着口水呢!看着这个场,李毅心中顿时温暖起来,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能和最好的朋友坐在一起喝酒聊应该是最幸福的事了。尤其是对于现在的李毅来,这样的时间就是他难得的放松的时间了!拍了拍还赖在怀里的李雪雁,也就这丫头胆大,从来不顾及别人,要是长乐,估计就算是想死李毅都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李毅,顶多也就是用足以融化冰块的眼神时刻温暖着李毅的心,就像现在,李毅冲长乐呲着板牙嘿嘿一乐,长乐被李毅样子也是逗得噗嗤一笑,二人一切感情尽在不言中。“好了,丫头,你要是在抱,估计这帮人就有的八卦了,然后明的头版头条估计就又是你了!”“头版头条?那是什么?”李雪雁大大方方的从李毅怀里坐起来,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头版头条?我刚才这个了?”李毅有些蒙,旋即便让他想起了报纸,这可是控制舆论,教化万民的利器啊!李毅险些把他给忘了,不过想到这,李毅突然又发现,他貌似忘记研究造纸术了,不研究造纸,别报纸了,钱庄他都做不起来。拍了拍额头,李毅突然发现他都好久没有搞发明创造了,现在所有的发展都已经走上了正正轨,也该为下一阶段做准备了,正好,他正愁回到茅山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做呢!微微愣神,便是对李雪雁解释道:“这头版头条是一种叫做报纸上得东西,这个报纸可是一个好东西,有了他,你就再也不愁没有好故事看了!”李雪雁腾地一下跳了起来,大叫道:“真的?哪有这种东西?”众人也被李雪雁一声大叫吸引了目光,看着李毅醒过来,都是走了过来。李恪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到李毅跟前,给了李毅一拳。“哈哈,毅哥儿,你可算是醒了,我都等你一个下午了,听你最近很风光啊!”自从没了争帝之心以后,脱离了政治斗争,李恪整个人都轻松了,和李毅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而像李承乾,李泰等人,到时和李毅好久没联系了,一时没时间,在一个李毅现在身份太明显,不适合与他们联系,现在李毅也算是朝中大官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和李承乾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否则,朕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不过还好,李毅和李承乾的关系到没有生疏,李承乾也理解李毅,所以,也尽量不和李毅有太多的交集,不过李毅出征之前还是经常去太子府上课的,他可是一直还有一个太子伴读的身份,也正是这样,他和李承乾才一直保持着联系,要他们的关系,应该是有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不掺和丝毫的利益在其中。而李承乾也在李毅的几次开导中默默的变换了性格,更确切的应该是打开了心结,至少他现在对处理政务之类的事情不是那么抗拒了!同样给了李恪一拳,李毅笑着道:“风光什么啊!简直就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哪有你潇洒,一曲听着,酒喝着,妞泡着,日子过得很是舒心吧!”“哈哈,还是毅哥儿懂我,着的,幸亏当初听了你的劝,放弃了那个想法,否我现在还在为那个忍受着各种折磨呢?经过这几个月,我才发现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最想要的,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对,妞,要妞有妞的!这日子,太适合我了!”“嘿嘿,我就知道,你子就是属于这花花世界的!”“没错,毅哥儿这话一点都没错,为德兄那日子过的可不是一般的舒服,就在昨,咱们伟大的汉王殿下刚刚纳了他的第七房妾!”话的人却是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由于房玄龄的关系,现在他和李毅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而且由于他们跟李恪相处的时间太长了,现在话也很是随意,身份什么的,他们都可以忽略了,自从李毅出现以后,他们便发现,彼此身份对于他们来越来越淡化了,也许是李毅来自后世的关系吧,像前世的李毅,只有关系到位,市长照样称兄道弟,对于身份,李毅确实看得很淡。李毅差异的看向了李恪。“为德兄,你貌似还没我大吧,这么,注意身体啊!”李恪脸色一红,吭哧道:“哪有那么多,别听俊哥儿瞎,顶多就四房!”房遗爱名俊,而且年龄又比较大,所以,很多人都叫他俊哥儿。李毅顿时无语,拍了拍李恪的肩膀。“注意身体啊!”旋即转过头,看向房遗爱。“遗爱,怎么样?你父亲同意你学武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