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天大的封赏
    早朝,李二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看不出喜悲。众大臣也是如往常一样,恭敬地见礼之后,便是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李毅也是跟随者众人,安静的待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等待着李二的吩咐。然而,李二今刚一开口就定了调子......“哈哈哈,众位爱卿,今破个例,暂不议论国事,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了,前几,任城王李道宗和开国县子李毅在北方打了个打胜仗,这可是实打实的胜仗啊!所以,今,是论功行赏的日子!”然后,李二给身边的杨公公使了个眼色,杨公公便拿出一方圣旨,向前一步,朗声念道:“开国县子,李文庸接旨!”李毅连忙出列,行了一礼,做接旨状。杨公公接着念道:“门下,开国县子李文庸,英勇果敢,忠义无双......因其为我大唐开疆扩土,立功无数,固特封其为渭南县侯,食邑一千户,实封两百户。另加封为正四品上正议大夫,正四品上忠武将军。赐金百两,丝绸百匹......”随着杨公公的宣旨,下面一片哗然。这就封侯了?他才多大?十五岁的开国县侯?还不是继承的?这太恐怖了吧?虽然前面削爵为县子,都知道是走个形式而已,但你这连升两级,就有些厉害了,而且连散官的官职都加封了,足足升了一个大阶!从正五品下直接升到了正四品上,虽然是散官,但是这也代表着一种身份啊!正四品以上的散官,整个朝堂也没有几个啊!这简直就是一步登啊!不过众人也不出什么,李毅这次连抓带杀四万余异族,而且还为以极的代价开疆扩土近30万平方公里,这点封赏也不算过分,但是羡慕嫉妒恨是免不了的。众人震惊,李毅也很是惊讶,他也没想到李二这次这么大方,封侯他想到了,毕竟他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不封侯不过去,但是连散官都给提升了,这就有些意外了,不过,总归是好事!杨公公一直念完,李毅领旨谢恩后,刚待起身,却突然见到杨公公又拿出一道圣旨,念道:“渭南县侯,李文庸接旨!”李毅微微一愣,随即有些疑惑的继续接旨。便听到杨公公念道:“门下,朕之长乐公主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且县侯李文庸贵而能俭,无怠遵循,克佐壶仪,轨度端和,敦睦嘉仁,特赐长乐公主与县侯李文庸,得佳姻。另,因李文庸与任城王之女李雪雁县主,自相识,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朕不忍拆散,故特令,李雪雁为李文勇之平妻。另其择日完婚!”一封圣旨念完,李毅眼中瞬间涌现狂喜之色。终于赐婚了,咔擦的,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成功了,知道,在唐朝想要一起取两位妻子,一位是公主,一位是县主,这有多难?反正李毅为了这事是绞尽脑汁,甚至都玩命了,终于,不负有心人,这李老二终于松口了。真心实意的谢了个恩,刚想起身,却见杨公公在李毅和众大臣愕然的目光中,又拿出了一道圣旨,又是念道:“渭南县侯,李文庸接旨!”李毅这回事真愣住了,怎么着,官也封了,媳妇也给了,还要奏啥?够了!真够了!想归想,李毅还是不得不接旨,同时心中还在祈祷,千万别是封赏,这些已经够多了,再多,就真的拉仇恨了!估计古往今,不希望封赏的也就这么一位了吧!正当李毅祈祷,众大臣皱眉之际,杨公公出声念道:“李文庸之师兄张志诚,赤胆忠心,年少有为,却为国身死,朕甚惜之!故,追封其为开国县伯,诚毅将军。另加封茅山道教为护国道教,封茅山为其宗门圣地,赐金千两,丝绸百匹,另赐金殿一座......”李毅愕然的看着李二,见其投来温和的目光,李毅才有些明白,加封张志诚是为了宽李毅的心,反正张志诚已经“死”了,又没有后代,是追封,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名义而已,然而这样却能给李毅一个大的人情。再加上加封茅山,看起来是赏赐,但也只不过是赏了一点钱而已,什么国教之类的,只不过听着好听,实际上的大用却没有多少,而且这样还将茅山与朝廷紧紧地锁在了一起,这样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得道茅山所有的助力,要是以前的茅山或许没啥大用,但是有了李毅的茅山就不一样了,李二相信,李毅会让茅山崛起的!李二这一手,可谓是高明,但李毅也不得不承认,李二这三道赏赐,那一道他都放不下,推不掉,都是他最需要的,不论李二的真实目的为何,这一刻,李毅对李二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的。“臣,李文庸,代替师兄,代替茅山教众,多谢陛下隆恩!”李二满意的点了点头。“爱卿请起!”旋即又对满殿的大臣道:“哈哈,为了庆祝这一喜事,今日午时,朕将于千秋殿摆宴,今日咱们不醉不归!”“臣等叩谢陛下!”“哈哈,退朝!”......李毅手捧着三份圣旨,心中欣喜万分,今,貌似赚大了。“毅子,哈哈,恭喜你了,你今可是风光无限啊!爵位,官职,美人,今居然全部得到了,你子,可真是一鸣惊人啊!”李毅嘿嘿一笑。“低调,低调!房叔叔,这都是陛下的厚爱,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引人注目的!”“哼!你子,有点上次就嘚瑟,昨刚夸你稳重,今就现原形了!”看着老爷子黑着脸走过来,李毅顿时一个立正。“咳咳,爷爷,以后会注意的!”“你?注意?呵呵!”李靖一声冷笑,对这个孙子,他太了解,虽然这次经历大变,却是稳重了不少,但是骨子里的张扬还是会有的,不过李靖也没有多什么,年轻人,要是连这点张扬都没了,那才叫出事了!“毅子,正好你现在没事,是不是可以跟我回财部了!”房玄龄生怕以后找不到李毅,而且今马周又恰巧有事没来上朝,所以,他便想先下手为强,他估计,李毅现在应该很是抢手。然而李毅却是无动于衷,向远处怒了努嘴。“房叔叔,你要是能把这个摆平,我今住在财部不走了都行!”房玄龄一听,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毅所指的方向,这一看,差点没吐血,只见杨公公快步走了过来,房玄龄用脚后跟都知道是什么事情。果然......“李大人,陛下有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