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琐事!
    祖父,祖母,伯父,伯母全都高兴的迎了出去!然而,当众人看到李毅身后马车上的棺材的时候,气氛瞬间凝滞。“祖父,祖母,伯父,伯母!”李毅笑着挨个的叫了过去,跳下马车,走到红拂女身边,用手搀着她。“哎!毅儿,你受苦了!”红拂女算是老江湖了,虽然现在年岁大了,但还是能看出李毅身上不时散发出的沧桑的气质,这是经过大喜大悲之后的沉淀出来的,从这气质中就能看出来,李毅经历了多少痛苦,作为祖母,她又怎能不伤心!“嗨!祖母,都过去了,你看你孙儿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尽管师兄的离去在李毅的心中永远是个伤疤,但是他不想将这种悲伤带给家里人,有些痛,自己承受就可以了!“呵呵,毅儿,你长大了!”看着李毅一举一动,成熟内敛,稳重如山,李靖心中忍不住一阵赞叹,李毅原来虽然也稳重,但是那只是对工作上的自信,而在生活中,李毅原来可是很混蛋的,但是现在,李毅的一举一动都带有一股沉稳的气质,尤其是那双眼睛,沧桑而又深邃,这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该有的眼神。“祖父,成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望了一眼马车,李毅淡淡一笑!李靖也是有些感慨。“是啊!你这个师兄是条汉子!”“哈哈,先不这个了,祖母,有好吃的没?孙儿都饿了!”“有!有!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红拂女连忙点头。“呵呵,自从你祖母知道你要回来之后,一到吃饭的时候就让厨房多做一些给你备着,生怕你回来没饭吃!”崔氏开玩笑似的笑道。“那是,祖母最疼我了,嘿嘿!”微微一下后,李毅又对管家钱叔道:“钱叔,劳烦你安排一下我师兄,顺便给他备一份好的后事,恩,做一个简易的灵堂就行,师兄不喜欢铺张。”过两李毅就要回茅山了,可以到那里在厚葬师兄!虽然这样延迟了师兄下葬的时间,但是,李毅觉得师兄更喜欢落叶归根。“少爷放心,老奴会安排好的!”“恩!”一家人着笑着来到了饭厅,李毅敞开肚皮大吃了一顿,又陪着红拂女聊了聊,才回到了自己的院。还没到门口,就见到冰玉站在门口处等着自己。冰玉一见到李毅,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直接向李毅扑了过来,一个熊抱抱住了李毅!“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想死冰玉了!”李毅没有拒绝,紧紧地抱住了冰玉,眼中一片柔情。“傻丫头,少爷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哭什么?”“谁哭了,我才没有!”听到李毅调笑的语言,冰玉瞬间抛开,快速的抹了抹眼泪,嘴硬道。看冰玉的可爱模样,李毅心中充满了温暖,还是家里最好啊!“哈哈哈,丫头,你少爷我渴了,快给少爷我泡杯茶!”“哦!少爷,你稍等!”李毅走进书房,发现书房内一尘不染,微微一笑。不多时,冰玉泡好了一杯茶。李毅喝了口茶,才慢慢道:“冰玉,给少爷这段时间,长安发生的大事吧!”......第二,李毅早早地起来了,他要尽快解决所有的事情,所以,这两,他会很忙,而现在,他要做的是——上朝!收拾好一切,到前院找到了老爷子,爷孙二人便是骑着马,一路向皇宫里走去。路上.....“毅儿,你最近打算回茅山?”“是的,一是为了送师兄落叶归根,二也是回去看看师父!”“唉!你也应该回去了,如果不是身份特殊,我也想去拜访一下你的师傅,谢谢他给我培养了一个这么好的孙儿啊!”“呵呵,爷爷,师父他老人家一心修道,最不看重的就是这个,所以,您的心意孙儿替您带到就可以了!”“恩!也好!去吧!等你回来,也就可以安心准备婚礼了!”李毅一怔。“纳尼?婚礼?那个,爷爷,我还吧?”“哼!什么?过了年,你都十六了,早就应该成婚了,这事,没得商量!”李毅尴尬的闭上了嘴。貌似在古代,婚姻大事,他还真没有发言权,只不过,他做好结婚的准备了吗?李毅大脑瞬间凌乱了!不知不觉,爷孙二人便来到了宫门口,发现已经来了不少人。“房叔叔,别来无恙啊!”看到房玄龄,李毅连忙见礼。房玄龄看着沉稳内敛的李毅,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子,出去转了一圈,成熟了不少嘛!不错,你子干得不错,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李毅连忙谦逊的道:“哪里哪里,事事!”房玄龄嘴一抽抽。“这还是事?你子不吹牛能死啊!”“咳咳,房叔叔,最近财部运转的如何?”一提这事,房玄龄顿时头冒青筋。“你子还知道财部,哼!你规划了一大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一堆门外汉帮你干活,你,财部能好吗?”“咳咳,不得不这是一个意外!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房玄龄眼睛一斜。“哦?这么,从今以后,你可以安心的留在财部了?”“咳咳!额咳咳咳!”“行了,别咳嗽了,知道你忙,这样老夫也不为难你,你只要留出一的时间,把你的计划详详细细的告诉马周,只要他们问题了,我就不为难你,如何?”李毅眼睛一亮。“真的?嘿嘿,房叔叔你还真是慧眼识人,一眼就看出了马周的厉害!”“哼!那还用你?你以为陛下推荐的人选会是佣人?不过,你那个弟弟也很厉害,才短短半年,他就被提拔为财部员外郎了,现在是马周的得力助手,连陛下要人,马周都没撒手!”李毅明显一愣。“呦!这臭子这么抢手,恩!也对,也不看看是谁的弟弟!恩?等等,你他被提拔为了员外郎,那马周呢?”这回该轮到房玄龄咳嗽了。“咳咳,那个,你不是出征了嘛!况且,出征前你就被撤职了!”李毅俩眼睛瞪得溜圆。“什么意思?”“咳咳,意思就是,你现在和财部没有一点关系了!”“什么?那你还让我干活?”对于财部,李毅没有丝毫念想,不过,他都不干了,还让他免费打工,这就不过去了,这可是典型的压榨童工啊!“不干活也行,老夫这就向陛下进谏,让你官复原职!”“咳咳!那个房叔叔,门开了,咱们还是再进去吧!”做官?呵呵!还是回家做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