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沐浴晚霞,越过山丘
    鄯州,也就是现在的西宁,李毅率领战狼战队,一路急赶,终于在亮之前来到了这里,这里是离吐谷浑最近的一座城市,正适合李毅等人休整。进了城,李毅直接进了刺史府,亮出了自己的身份,鄯州刺史见到李毅的身份,立刻给了李毅最好的招待,毕竟李毅还有一个兰州特使的身份,鄯州刺史也不敢大意。李毅也没来此做什么,只是让鄯州刺史帮他们准备一些装备,旋即李毅便带着人休息去了,也顺便等一等李道宗的大军。晚上,李毅等人休整了一,都已养足了精神,而李道宗的大军距离此地也是不远了,李毅没有在耽搁时间,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兵贵神速,他们要在吐谷浑王伏允发现之前,尽可能的攻城拔寨。派了一个战狼战队前去给李道宗引路,李毅便率领战狼队出发了!树墩城,这是离鄯州最近的一个吐谷浑的城镇,是城镇,其实真正的防御建设照唐军可是差远了,而且由于吐谷浑出征两万大军就近抽走了吐谷浑边境防御的力量,所以,现在树墩城防御兵力异常空虚,再加上他们还不知道吐谷浑大军已被全歼,所以,他们心里都些松懈,毕竟前面有两万大军在挡着,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正有一群勾魂使者,已经放出了他们的死神镰刀。李毅率领战狼战队,趁着夜色,悄然来到了城下,随即立刻换上早已准备好的吐谷浑的军服,没有任何准备,就那么随便找了个防御力量松懈的地方,直接用飞爪爬了上去,然后简单粗暴、动作迅速的解决了防守的士兵,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旋即,靠着这个据点,战狼战队的人不断偷袭得手,就算有人发出了喊叫,也会用吐谷浑守军的身份加上一口地道的吐谷浑语言骗过去,然后再次偷袭,杀戮......就这样,只用了半柱香,战狼战队就无声的占领了一面城墙。然后就是等着李道宗等人的到来,不过这些守军都是流动的,换防时自然发现了李毅等人的异壮,但是为时已晚。正待城墙上要爆发大战时,惊的马蹄声自远处传来,李道宗到了......开城门、进城,杀戮,陷城.....一切都是那么出人意料的顺利,然而却也是在情理之中,吐谷浑的兵力本来就不多,再加上需要防守这么大的疆域,兵力自然要分散,而且现在还损失了两万大军,所以,现在正是吐谷浑防御最脆弱的时候。“哈哈哈,这仗打的,爽!要是这么下去,咱们未尝没有机会啊!”看着已经被攻下的树墩城,程咬金拍着肚子哈哈大笑。然而,当他看到面无表情的走过来的李毅,笑声戛然而止。见事情如此顺利,李道宗也很是高兴,所以李毅一来,李道宗便拉着李毅道:“哈哈,你子,这次干的真漂亮,行了,跟我走吧,咱们先休息一下,顺便等朝廷的援军来帮咱们看守此城。”然而李毅却无动于衷。“咱们要马上出发,不能休息!”“什么?不等援军了?”“不需要,咱们要做的事直到王城,就像一把剑一样,直捣黄龙,所以,不能停下来!”“那这城不妨守,如果我们被包围了怎么办?”“哼!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么好的牙口,就凭他们现在这么松散的兵力,还想包围我们?而且就算被包围了,也没关系,大不了在杀出来罢了!”李道宗想了想,也没有反对,李道宗可是真正的将领,打仗的本事比李毅可强多了,更何况是分析战局?这次虽然有些迟疑,还是因为这次的任务有些大胆,身为主帅,他必须要考虑周全。但是,身为主帅,果断更为重要,所以,既然来了,李道宗就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好,你们战狼准备好了就出发吧!我们跟得上!”李毅依旧是面无表情。“好!”只不过临走之前,李毅犹豫片刻,还是低声了句。“三位叔叔,谢谢了!”“哈哈,你子,别想多了,我们也只是为国出征罢了,跟你可没关系。”“就是,你这子,就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子,干就是了,哪那么多的废话?”李毅知道,这是三人再给他宽心,他也没再多什么,点了点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看着李毅的背影,三人微微叹了口气。“好久没看到他笑了......”“是啊,这子虽然才十五岁,但是心里的负担却是重的狠呐,希望他能顺利的挺过来吧!”“如果他能挺过来,俺老程就请他喝酒,并保证以后绝不在抢他的东西,这子,俺老程,佩服......”......夜袭,攻城,急速行军......就这样,这一万大军像一把出鞘的剑一样,在吐谷浑境内纵横穿梭,无人可挡,一路攻城拔寨,虽然过程有不少凶险,但也都是顺利度过了,而且连老爷也都在帮他们,吐谷浑境内的恶劣的气在这段时间都好了很多,尽管在他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吐谷浑王伏允便已知道了李毅等人行踪,实施了竖壁清野的政策。但是,依旧拦不住意志力顽强的战狼和训练有素的大唐铁骑,在他们开始行动的第六,他们便是奇迹般地出现在了吐谷浑的王城之下,这场奇迹,时地利人和,真是缺一不可,他们能够成功,不得不,这是一种大气运。王城内,吐谷浑攻城中,吐谷浑王伏允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乱转,眼中还有掩饰不住的惊恐之色。“该死的,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他们只有一万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大王,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唐军已经兵临城下了,虽然你已经调了五千大军前来防守,但是情势依旧不乐观啊!这群唐兵的战斗力太可怕了!”“报!大王,城内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队唐军,这队唐军如同鬼魅一般的突然出现,而且个个如同兵下凡,神勇异常,王城的卫队根本不是对手,他们已经快要杀到这里来了!”“大王,不能再犹豫了,慕容大人已经在赤水不下了层层防御,咱们只有到那里才可能阻挡住唐军啊!”慕容孝隽,伏允的心腹大臣,只有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伏允才能勉强镇定下来。不过旋即,看着这个祖辈传下来的王城,伏允面色惨然,痛心道:“丢了王城.....我是吐谷浑的罪人啊!”“大王!”外面已经隐隐有了喊杀声,众大臣更是急切的劝。伏允摆了摆手,用尽全身力气,吐出了两个字。“撤吧!”随后便摊在了坐垫上,好似丢了魂一般。众大臣一喜,连忙架起伏允,从早已准备好的暗道中,顺利的离开了......傍晚,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半边,在这塞外的伏俟城中,这等景色,分外的好看,唐军已经彻底的占领了伏俟城,从今以后,这里便属于大唐了。面对晚霞的一处城墙上,李毅一只腿搭拉在墙内,一只脚架在城墙上,就这么靠在墙边,安静的看着晚霞。李道宗等将军、战狼队等人、秦战等首领都是满脸喜意的走了过来,这么大的胜利,足以在载入史册了,而他们都是参与者之一,他们怎能不开心,不过当他们看到沐浴的晚霞中的李毅,气氛却是瞬间一滞。经过这段时间,李毅已经彻底成了这些人心中的重要存在,所以,李毅的一激动,她们都分外关心。看着李毅有些颓废的身影,他们很想上前劝一劝,但是却又不知为何,都不想打扰此时的李毅,因为此时的李毅是那么的安详,在晚霞的照耀下,就像一只在火中沐浴的凤凰,等待着他的蜕变......突然,一个就像从边传来的声音从李毅的嘴中传了出来,没有任何征兆,就那么直接击中了每一个人的心里!“想却还没的还很多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在什么时候我没有刻意隐藏也无意让你感伤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让女人把妆哭花了也不管......”每个人都会经历生命中的山丘,越过山丘,风景是否依旧?无人得知,但是,李毅却带着他和张志诚两人的信念翻越了这个山丘,前方的路依旧迷茫,但是李毅仿佛经历了一个轮回一般,在黑暗来临之前,他终于从即将消失的晚霞中找到了他的那一线生机,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蜕变,浴火重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