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大捷!
    在张志诚身死的不远处,正有两个人隐藏在黑暗中。如果仔细看的话,这两个人,其中一人,年龄不大,却是一副憨厚的样子;而另一人则是看不出实际年龄,因为此人全身的都笼罩在黑衣斗篷内,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人的脸恐怖的吓人,就如同铁耙犁过一样,坑坑洼洼,非常骇人。“主子,真的不告诉他吗?”“为什么要告诉他?有些事情知道了反而不好。”“可是我感觉他现在的状态似乎很不好啊!”“他能挺过来!这件事对他也是好事,经历的越多,成熟的越快,这是成长的代价。”“可是,这代价有些太大了,主子,你的容貌......”“呵呵,一具皮囊而已,坏了就坏了吧!事,事......”“这还是事?”“呵呵,行了,我都不介意,你着什么急?不过真的,你给我的内甲还真好使,只不过可惜了,这次被烧了之后,已经不能再用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那东西太恐怖了!”“哈哈哈,还好,真没想到还能活着.......”“主子,接下来咱们去哪?”“恩!大唐咱们是不能再待了,虽然我已经毁容了,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咱们要尽早离开。以前就听他过,在大唐遥远的西方,还有很多国家,那里的文明不比咱们差。怎么样?铁子,有兴趣陪我走一趟吗?”“主子去哪!我就去哪!”“好,那咱们主仆二人就到西方闯一闯,走吧!快亮了,先离开这里吧!嘶~!他娘的,还真有点疼......”......吐谷浑大军,本来所有人都睡得正憨,却没想到一行突如其来的大火,彻底的将他们从美梦中推向了无尽的火海。喊杀声、惨叫声、呼喝声此起彼伏,无情的大火烧的到处都是,本来的安身之所现在已经成了他们的死亡绝地,到处都是石油,沾上一点,不死也要退层皮。吐谷浑大军彻底大乱。要是平常,或许还有人能掌控一下局面,然而另众将士惊讶的是,自从大火出现以后,他们的千人统领以上的首领居然全部消失了,包括他们的名王。这等局面,对本来就已经混乱的吐谷浑大军来,无异于是雪上加霜,故而,这些人已经顾不得什么作战了,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逃。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炼狱场,不逃,就只能等死。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的外围,已经有一万五千的朝廷大军正在等待着他们......吐谷浑大军营帐的东北角某处,吐谷浑的士兵正在惊慌失措的乱跑,正在这时,一个身穿单衣,手持黑剑,坐下白色骏马的人忽地出现。这人进入军帐后,二话不,便直接开始了杀戮。不论是谁,只要是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的异族兵,他举刀便砍,像砍菜切瓜一样,毫不留情。李毅双眼通红,心中没有一丝感情波动,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戮,他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刺激自己,否则他怕自己再次陷入那种无尽的悲伤之中......一下又一下,机械式的动作不断重复着,死在李毅手中的吐谷浑士兵也越来越多,李毅的全身、包括脸上都被鲜血所浸染,就连头发上,都在不断的滴血,本来雪白没有一丝杂色的绝尘也变成了一匹血色的战马。......李道宗等人在看到吐谷浑军中的大火时,还是一阵狂喜,因为这意味着,这两万吐谷浑大军即将成为他们的刀下亡魂。然而,还不待他们高兴多久,便听到了战狼战队成员送来的消息。张志诚、李毅的师兄、李建成的亲生儿子、**、一系列的事情让三人听得目瞪口呆,也是有些措手不及。“怎......怎么会这样?”程咬金眼睛瞪得溜圆,显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尉迟敬德也是吃惊无比,这件事情确实有些匪夷所思。还是李道宗反应快。“李毅呢?”“将军......我走的时候将军还坐在河边,将军的情绪不是很好!”“大总管,毅子不会出什么事吧?”程咬金急忙问道。李道宗眉头紧锁。“难,这子本来就重感情,这次出了这等事情,他还真的很难过这一关啊!”旋即,李道宗猛然抬起头,大声喝道:“来人,立刻集结大军。程咬金!”“末将在!”“令你率领六千骑兵,堵住吐谷浑大军的左路,不可放跑一人。”“末将领命!”“尉迟敬德!”“末将在!”“令你率领六千骑兵,堵住吐谷浑大军的右路,不可放跑一人。”“末将遵命!”“其余人跟我进攻中路,将士们,胜败在此一举,跟我出发!”李道宗治军一向严谨,故而,士兵的集结速度非常快,只用了一炷香,三路大军便已经出发了!这一夜,注定无眠;这一夜,注定是杀戮的一夜。厮杀声,叫喊声,呼喝声。自从大火燃起的那一刻就没停下来。直到第二的中午时分,战斗才结束!李道宗领兵征战归来,坐于帐前,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喜意。不多时,便见到程咬金和尉迟敬德浑身是血,身上还带有残余的杀气,只不多,双眼上的喜意却是分外明显。“知节、敬德,如何?”李道宗有些紧张的问道。虽然已经预料到,但还是想亲耳听到结果。只听程咬金哈哈一笑,朗声道:“哈哈哈,大总管,大捷啊!战狼战队那帮子还真是厉害,居然一下子活捉了所有吐谷浑的首领,包括他们的名王!哈哈!”尉迟敬德也是接着道:“不错,没了首领,这群畜生就是无头的苍蝇,我和知节带军一到,他们只是象征的挣扎了几下,然后便是投降了,他奶奶的,这仗打的,战果是不,但是也太容易了,老子还没杀过瘾呢!”“呵呵,昨被石油烧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的。行了,先确切的战果吧!”“是!”尉迟敬德躬声回道:“此次战役,共剿灭敌军两万余人,其中,俘虏近一万五千余人,有数千人烧死,逃着寥寥无几,另外,吐谷浑所有将领全部被活捉。这乃是真正的大捷啊!”李道听到战报,心情也是很好。“哈哈哈,你这也算大捷?你别忘了,毅子可是没费一兵一卒就收编了斛薛大军啊!而且,这次咱们能成功,也算是捡了毅子的便宜啊!”“这倒不错,这子,俺老程还真是佩服,也做不到这些事情!”“哈哈哈,本王可是很少见到知节佩服别人啊!不过,毅子,值得这等夸赞,对了,毅子呢?你们谁看到他了?”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担忧。“坏了,快跟我走!”......三人一路询问人,终于在张志诚死的河边,找到了李毅,而此刻的李毅,却是浑身染血,就像一个血人一般,正在那用冷锋刺刀劈砍着树木,三人仔细一看,猛然发现,李毅做的居然是棺材......三人,包括站在周围的战狼战队、张志诚的老部下、梅灵,看着如机械一般劈砍着树木的李毅,都是久久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