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冰冷的夜
    夜,漆黑且深邃,那幽深的黑暗紧紧地包围着世间万物,逃不出,也躲不掉,那是一种无声的恐惧。兰州城外,一条河静静的流淌,从远方来,流向远方,仿佛没有尽头一样,他可以带走人所有的垃圾,但也可以带给人永久的悲伤。李毅一个人坐在河流旁边,身体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双目无神,身体僵硬且麻木,就像一棵行将就木的老树,没有热血,没有声息,甚至连那最后一丝的苟延残喘都在渐渐消失李毅就这么看着张志诚消失的地方,久久无言......而张志诚的人,亲眼见到张志诚的死亡,也都是有些迷茫,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孤儿,是张志诚给了他们生命,但是他们却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活活烧死,他们毫无办法,连找人报仇都办不到,因为他们没有目标。战狼战队的人也都是神色肃穆,心有戚戚。虽然仅仅是见过张志诚一面,但是他们却打心眼里佩服这个敢敢做敢于承担的汉子,就像张志诚的,他这一生,问心无愧也像他的名字一样,志真志诚!梅灵对张志诚的死也是悲伤异常,虽然仅仅和张志诚接触了几,但是她却对这个会照顾人的师兄很有好感,当然,是那种亲哥哥一样的温暖,虽然他是被掳来的,但是张志诚确实没让她受一点苦,就算是在军营里,也是给了她最好的生活条件,这让她这个从就孤独的人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气息。当然,有的时候他也很气人,就跟那个坏蛋一样,的话总是让你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最令人气愤的是,就算他再怎么气你,你却生不起一丁儿点的气,就像对那个坏蛋一样。想到坏蛋,梅灵眼神不自觉的看了看李毅,看着李毅那颓废的样子,梅灵心中有一种不出的感觉,很痛,就像坐在那里的人是自己一样......咬了咬嘴唇,梅灵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却忽然想起了张志诚曾经过的话,幸福是需要主动的。银牙一咬,梅灵主动走到了李毅的身边,忽地将李毅抱在了怀里,也不话,就那么抱着......其他人见此,便都自主的闭上嘴,这种情况,他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办,只能尽可能地给他们一个安静的环境......良久,李毅才渐渐有了反应,李毅也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很可怕的梦,梦里,他变成了一个失去了四肢的废物,然后,自己最亲近的人就这么眼睁睁的死在了他的面前,他却毫无能力,只能眼睁的看着,连伸手拉一把都看不到......李毅很想哭,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他已经忘记了如何发生。李毅将嘴巴张的老大,想哭,却哭不出一地点声音,眼泪不自觉的流下,却是一种无声的悲伤......梅灵看着李毅的样子,也慌了,但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做,只能紧紧的抱着李毅,就这么抱着......又是良久,色已经快要亮了,李毅才渐渐的缓了过来,只不过,现在的李毅却是面无表情,脸上没有一丝感情......“秦战!”李毅冰冷的声音从嘴里吐了出来,声音中的冷意像是能把人冻住一般......秦战脸色一怔,快步跑到李毅面前,一个立正,严肃的回道:“到!”“吐谷浑这群杂碎睡得太香了,你去给他们放点儿火,顺便再通知一声大总管,我不希望吐谷浑的杂碎有一人逃走,明白吗?”秦战脸色一寒,沉声回道:“将军放心,吐谷浑的杂碎们一个逃不掉!”李毅没有回应,而是继续喊道:“战狼!”常东、江离尘连忙回应道:“到!”“亮之前,我要见到吐谷浑大军的所有将领,生死勿论!”“保证完成任务!”“玄尘!”那群道士中的一个身着青色道袍年轻人,亦是出列答到。“你派一部分暗中帮助战狼战队行动,其余人,给我下河打捞我师兄的尸骨,我要带我师兄回茅山!”由于张志诚身上的火刚烧着不久,便掉到了河里,李毅相信,张志诚还是会留下尸骨的。众人齐声应诺,随即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朝廷大军的军帐中,李道宗等人都没有谁,李毅率人都已经去了一夜,他们都很是着急。“尉迟黑子,你毅子不会出什么事吧?”“程胖子,你能不能不要乌鸦嘴,毅子机灵着呢?我告诉,就算你出事了,他都不会出事。”然而,虽然嘴上着这么,但是尉迟敬德眼中也有隐藏不住的担忧。“唉!这子,做事总是让人这么提心吊胆!”“恩?你们快看?”李道宗,程咬金闻言一愣,旋即急忙看向吐谷浑大军方向,却见此刻吐谷浑大军突然着起了漫的大火,火光将半边都照得通亮,就算离得很远,三人也能依稀的感觉到那里面所蕴含的炙热。三人一愣,旋即眼中流漏出掩饰不住的狂喜之色。三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事是李毅干的。果然......外面突然有一个战狼战队的成员正在快步的接近......漫的火光照亮了边,也惊醒了李毅,看着眼前被烧得黑如墨炭,看不见一丝肉色的尸体,李毅眼中流漏出疯狂的杀意。推开梅灵,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慢慢的给张志诚盖上,旋即李毅慢慢站起身,缓缓的抽出了古墨剑,剑尖指地,李毅缓缓的低声道:“师兄,这场大火就当是为你送行吧!不过,这还不够,待师弟去再给弄些祭品......”旋即,缓缓的看了一眼梅灵,略带嘶哑的了一句:“帮我照顾一下师兄,谢谢!”完后,李毅一声长啸,便见到绝尘从远处飞快的驶来。带绝尘跑到身边,李毅直接翻身上马,旋即带着惊人的杀意,奔驰而去,只留下心情复杂的梅灵......而在此地不远处的某地,正有两个人默默的观察着这里的事情,久久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