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真正的“余孽”
    兰州,吐谷浑大军之中,灵主张志诚的帐篷之中,张志诚正在诉着他的往事——一个不为人知的惊秘密。“半年后,他们突然又找了过来,这次他们就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上次的那个校尉,一个是上次的那个领头的高官,这次他们没有惊动任何人,偷偷地找到了我,这次他们告诉了我更多的事情。”到这,李毅明显能听到张志诚的声音在颤抖,而且他的拳头也是紧紧地攥在一起,眼神更是时不时的流露出一股杀气。“他们告诉我,我其实李建成的私生子,二十年前,那时下还没大乱,李建成也才二十多岁,一次,他游历下,遇到了我的母亲,我母亲和他一见钟情,没过多久,他们便在一起了,我母亲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姐,而李建成却是隐姓埋名,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当是一个落魄书生,我母亲的家人自然不同意这门婚事。但是为了李建成,她却甘愿离家出走,就这样,他们在一个村里生活了半年。李建成开始的时候还好,对我母亲是百般的呵护,还让我母亲有了身孕,但是,突然有一,一群士兵突然闯进了我的家中,我母亲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他们了什么,只是,没过多久,李建成便是悄悄地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但是我母亲仍然深爱着李建成,为了给他留下血脉,我母亲挺着大肚子回到了父母家中,我母亲的父母家中的人都嫌弃她,认为她是荡妇,都对她冷嘲热讽。但是,毕竟是亲生骨肉,他们最后还是收留了母亲,并且让母亲顺利的生产,只不过,他们也将我们母子孤立了起来,将我们安排在一个隐秘的院中。没有任何人来关心我们,我母亲本来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只要能把我养大,她便没有任何遗憾。只不过,就在我出生的第四年,一群不速之客闯进了我的家......”到这里,张志诚明显有些激动,紧咬着牙,每一个字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我当时还,只记得,一群人闯进了我的家,然后母亲带着我拼命地跑,最后,母亲将我丢在了草丛中,自己引开了敌人,之后,我便是被师傅救了。我一直以为母亲已经凶多吉少了,没想到......没想到那二人居然告诉我,我母亲还活着,他们跟我,是李建成后来娶得一个贱人得知了我的存在,因为那时候李建成已经成了太子,那个贱人怕我将来对他儿子的皇位造成威胁,便想铲除后患,但是她没想到只抓住了我的母亲,于是便对我母亲言行逼供,我母亲自然不会供出我的下落,就这样,我母亲就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张志诚断断续续的讲完了这段,讲完之后,他也彻底虚脱了,显然,张志诚对他母亲的感情很深很深......而且,他诉事情的时候,除了他的母亲,其余所有人都是直呼其名,包括李建成,从这就可以看出,他对这些人都是毫无感情的,甚至内心中充满了恨。看着疲惫的张志诚,李毅也是有些感伤,他想到了他这一世的母亲,这一世,也是他的母亲用生命为他引开了追兵,他才得以穿越到这个李毅的身上,虽然李毅没有见过这个用生命守护孩子的母亲,但是在李毅的心里,却是一直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那种感情,爱得深沉爱的无言......出了最难受的部分,张志诚显然轻松多了,语速也渐渐加快。“他们二人跟我,他们已经将我母亲救了出来,但是他不能让我们见面,如果我想在见到母亲,就必须让自己变的更强,所以,他们想让我在暗中培养势力。其实那时我便知道,他们是在利用我,毕竟跟你呆了这么长时间,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但是,他们以我母亲来威胁我,我不敢赌,也赌不起。当时我真的很纠结,我以需要考虑为由拖延了一的时间,当晚,我将此事对师傅和盘托出,没想到师傅竟然没有阻止我,其实师傅知道,如果我一旦开始,便再也停不下来,甚至将会酿成大祸。但是师傅去对我,为人子女,当有担当。至于后果,存乎一心尔!我知道,师傅不是不知道后果,而是是相信我罢了!有了师傅的支持,我也就大胆了,第二,我便答应了他们,并且根据你平时对我的一些事,制定了潇湘馆、柜坊等计划。他们本来直想把我当成一个傀儡,但是没想到我竟然能拿出这等计划。顿时惊为人。而是由此,更加坚定了培养我的决心。”李毅听得是一阵苦笑,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他不穿越而来,或许王远知就不会捡到他,或许也就不会捡到张志诚,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发生,但是李毅却不后悔,当然后悔也没用,这一切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万事万物,自有因果!没管二人的惊讶,张志诚继续道:“所以,后来的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渐渐地,柜坊和潇湘馆的发展也越来越大。我知道的也就越来越多,原来,当初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李建成和李世民就已经斗得水深火热了,我,只是他们留的退路而已。再后来,他们便找到了那个易容高手,吴老吴远平,从而,替我安排了一个替身,也就是李元昌,那个李元昌以前只是一个戏子,会点武功,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和原来的李元昌长得极像,要不是我们仔细调查了他的身世,还真以为他和我一样,是李渊的私生子。呵呵,只不过他手上多了条疤,也正是源于此,在玄武门事变时,他们发动了最后的力量,将李元昌顺理成章的暴露给了李世民,也正是因为此,我正是由明转暗。明面上,所有的势力,都是由他来主持,但是实际上,我却掌握着所有的势力,因为这些人很多都是我培养的,而且当年那些控制我的人也在玄武门事变中死伤了大半,只有几个人在苟延残喘,但却不敢对我如何,所以,这些人也渐渐都以我为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