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兄弟
    茅山,第五峰和第六峰的山谷中,茅草屋,两个男孩在一起玩耍,嬉闹。当然,多数情况下,都是的在欺负大的,男孩虽然年龄,但是却很老成,像个大人一样,而且还一肚子坏主意,经常带着大的男孩调戏他们的师兄潘师正,而且还经常对大的男孩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像什么汽车,飞机,大炮之类的......然而大的男孩却是一个略有些些羞涩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沉默寡言,但是他和男孩的感情却很好,男孩话,他就默默地听,偶尔也能问几句,男孩搞怪,他就帮忙,当杂工,男孩挨罚,他便替他定罪,或者一起挨罚......就这样,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五年,一起吃饭,一起捣蛋,一起聊吹牛打屁,一起被训受罚挨批!十五年,他们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然而,就在十五年后,在远离茅山的千里之外,在这大西北的兰州城,他们却只能刀兵相见......帐内,三人的都是诡异的没话。后来进帐的自然就是李毅,而原来帐内的男人,也就是那个灵主,却是李毅怎么也不愿去相信的人——张志诚,也就是和李毅一起在茅山生活了十五年的师兄。......李毅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就是不话,其实他来之前已经猜测到了,这所谓的灵主就是张志诚,因为这大唐所有的变化都是他来到大唐以后发生的,所以,这一切一定都与他有关,而能知道这些的,除了和他一起聊打屁吹牛的张志诚,李毅真的想不到别人了,这些事,就算是王远知都不知道。但是李毅不愿去相信,他不愿意相信张志诚会做出这些事情。其实李毅都没到,他当时为了显摆,也是为了追忆而出的话,居然惹出了这么多的祸。或许,这就是意吧!他来到了大唐,一举一动为大唐造了福,但是也惹了祸,一切皆是因果,至于如何了解这段因果,李毅却没有任何主意,这是他来大唐以后,第一次如此的迷茫。看着眼前这个一袭黑衣,脱去了一身稚嫩,浑身散发着成熟气息的李毅。张志诚眼中闪过一丝追忆,不过看到李毅眉宇中隐藏不住的一丝疲惫,张志诚还是有些心疼的,再怎么,他也快二十了,累点是应该的,但是李毅才十五岁,对这个师弟,张志诚是发自内心疼爱的,他一直都把李毅当做亲弟弟来看的。张志诚忽地走到了李毅桌子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去,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看着一口接一口喝酒的李毅,张志诚眉头一皱,道:“少喝点酒,你年纪还,酗酒会有伤身体的!”李毅又是一口酒喝了下去,像是把所有的心事都压了下去,看着眼前熟悉的师兄,虽然仅仅过了半年,但是张志诚却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是以前那个木讷的师兄,而是浑身气质变得成熟,稳重,更有一丝淡淡杀气散发而出。李毅知道,这不是对他的,只不过是张志诚自然流露出来的罢了。李毅忽地展颜一笑,像是半年前在茅山一样,两人都放心了一切。“切,你喝的酒一点也不比我少,别忘了,我的第一次喝酒可是和你喝的,还好意思我?”张志诚眉毛一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是你拉着我去偷得酒吧?”李毅嘿嘿一笑,眼神流露出追忆的神情。“呵呵,你还记得?我记得那是在武德十二年吧,那时候师傅还没出关,那年夏,潘师兄虐待完咱们之后,就去午休,然后我便拉着你,想要去偷他的那葫芦梅酒。嘿,我记得你还劝了我半,最后还是被我的叫花鸡给俘虏了,于是咱们二人变去将他的酒给偷了回来,我偷酒,你放哨,咱俩的配合那是相当的默契了。”张志诚也是微微一笑。“没错,我记得当时偷完酒后,你子为了整蛊潘师兄,居然给他的酒葫芦里装满了你的童子尿,嘿,你总师兄虐待你,但是人家教你的可是真本事,但是你可是没少坑潘师兄啊!”“哈哈哈哈!”张志诚完,二人都是一阵哈哈大笑。就现在一旁听得入迷的梅灵也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他没想到李毅和张志诚的同年居然就是这么流氓。不过随即他便急忙捂住嘴,他不想打扰二人,她知道,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放肆的笑了。李毅笑了好一阵,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但是他却没有管,而是继续道:“所以,潘师兄从就喜欢你,对我就是横眉冷对的,不过他平时的玩意不还是我给他做的?呵呵,你还记得不?咱俩偷完酒后,就去不远处的树林里开始大吃大喝,我做了叫花鸡,咱们二人那次吃的是肆无忌惮啊!”张志诚似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我怎么会不记得?那中午,咱们边吃边喝,谁想到潘师兄却提前醒了,他闻到酒葫芦里的尿骚味,气的是哇哇大叫,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那时你笑的老开心了,变还边让我点声,是怕潘师兄找过来,没想到潘师兄闻着你的叫花鸡的香味就找过来了。给咱俩抓了一个现行啊!”“没错,当时咱俩被潘师兄那一顿胖揍啊,但是师兄你还替我背锅,这一切都是你的注意,但没想到起了反作用,因为潘师兄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事除了我别人做不出来,最后我还是多挨了一顿胖揍,而且揍完了还要在给他重新做一个酒葫芦,当时我那个气啊!”“哈哈,那你怪谁,谁让你的招数总是不变,我估计潘师兄都记住你尿的气息了!”“啊?啊哈哈哈哈!”二人又是一阵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良久,二人才止住了笑容,然而,二人却也是再次陷入了沉默。喝了口酒,李毅淡淡道:“潘师兄还好吗?”张志诚同样饮了杯酒,咂了咂嘴道:“好!潘师兄还是老样子,就是总提起你,是这茅山没有你的存在,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李毅嘿嘿一笑。“潘师兄是想我的叫花鸡了吧?哈哈...”沉默片刻,李毅才一字一句的沉声问道:“师傅......还好吗?”“师傅......”张志诚饮了口酒,却是久久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