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暗中的身影
    “石油?”李毅现在脑子很乱,自从当初走出茅山以后,他就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和真正历史中的大唐有很大的出入,例如柜坊,唐朝虽然也有柜坊,但是绝对没有这么成熟的运作模式。再例如李毅当初在潇湘馆参加的比赛,那种比赛的模式也绝对不应该在唐朝出现,还有李元昌的谋反,这在史料中是一点记载都没有的,这么庞大规模的造反,而且还涉及到了经济,史册不可能一点记载都没有;李毅一直以为这只是平行空间中的唐朝,和历史有些出入也很正常,但是现在石油的出现,李毅再也不能忽视这种异常了。石油,李毅可是有着清晰的了解,不光是他的现代发展,还包括中国古代关于石油的发现,李毅清晰的记得,石油是宋朝的沈括发现并命名的,据史料记载,沈括曾在书中读到过“高奴县有洧水,可燃”这句话,觉得很奇怪,“水”怎么可能燃烧?于是他决定进行实地考察。考察中,沈括发现了一种褐色液体,当地人叫它“石漆”、“石脂”,用它烧火做饭,点灯和取暖。沈括弄清楚这种液体的性质和用途,给它取了一个新名字,叫石油。沈括在其著作《梦溪笔谈》中写道:“鄜、延境内有石油……颇似淳漆,燃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甚黑……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故而,这石油绝不可能在大唐出现,所以,李毅认为,李毅才断定,肯定有一个人在背后操纵着一切,至于人选,李毅已经想到了一个,但是他还不敢断定,更确切的,是不愿意断定。看着李毅发呆,李道宗忍不住拍了李毅一下。李毅猛然惊醒,然后看到众人都盯着他,李毅才讪讪的道:“咳咳咳,想了点事情,入神了,抱歉,先石油的事情吧!”李道宗等人点点头,也没有在意,他们看着李毅也只是关心他而已,并没有怪罪的意思。随即想到了李毅的话,方才问道:“石油?你这东西叫石油?”“啊哈!俺老程就嘛,毅子肯定知道这是什么!”程咬金这一声大喝,顿时将众人都吓了一跳。程咬金看着三人投来的愤怒且鄙视的目光,只是略微尴尬,声道:“哼!都等我干嘛?俺老程又没错!”李道宗无奈的摇摇头,旋即收回目光,对李毅道:“毅儿,将你知道的有关石油的事情都吧!”“是!石油,是一种粘稠的、深褐色液体,是地底经过长时间变化而自己生成的,多存在于大海深处和地底深处,但也有一些流于表面,透石而出,故名石油,石油是一种易于燃烧的液体,而且这种燃烧用水是泼不灭的,需要用沙土等压灭。恩,差不多就是这些,这还是我看过的一些古籍中记载的。”三人听完,顿时感到惊奇。“这世间竟有如此神奇的东西,能燃烧的水,嘿,真他娘的奇怪。”“不过......”李毅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什么?”“不过,有的刚采出的石油是不能燃烧的,恩,待我看看......”李毅仔细观察了一番,再回想一些前世看到过得关于原油的记载,这才确定。“果然......”“果然什么?”李毅脸上带有一丝苦涩。“三位叔叔,这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石油也叫做原油,而原油也有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之分。重质原油里面含有的水分杂质较多,是不易于燃烧,甚至燃烧不了的,但是轻质原油是可以烧的,只不过轻质原油比较稀少罢了。而且我看这瓶中的石油,还不是轻质原油那么简单,很显然,它是经过一次甚至更多次的分馏而形成的,这种加工的石油的威力才是最可怕的。那才是真正的水泼不灭,无物不然啊!”三人先是一阵惊奇,随后便是苦笑,这石油的法太多了,他们完全没有听过,要不是李毅,估计他们打死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程咬金忽然想到了什么,出口问道:“分馏?是你做高度酒用的那种方法?就是那堆管子?”“恩?高度酒的做法可以一直是机密,程叔叔你是怎么知道的?”程咬金瞬间尴尬了,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地道:“什么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你跟我的,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事,快石油的事。”李毅顿时翻了个白眼,他的?这怎么可能?他在长安跟程咬金过的话除了骂街外,也没什么了,就他俩这关系,他会告诉程咬金蒸馏酒秘方?这不扯淡一样吗?不过李毅也不在意了,高度酒的做法也瞒不住多久,而且李毅也没打算瞒着。没好气的瞪了程咬金一眼,李毅才继续道:“这石油的分馏可比蒸馏复杂多了,就是对仪器的要求也不是一般的严格,而且看这石油的样子,虽然分馏的还是极其粗糙,但是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恐怕,这需要不少的时间用来试验啊!”李道宗闭目沉思片刻,忽地睁眼问道:“毅儿,这石油的事情应该算是秘闻吧,所以,这事根本不可能有太多的人知道,你你是看过古书得知的此事,那你知不知道除了你以外,还有谁看过这本书?”李毅略一思索,便是苦笑。“李叔叔,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而且我也有了人选,但是我还需要确认,因为我是真的不希望是他。”李道宗看李毅苦涩难过的模样,就知道那个人对李毅很是重要了。李道宗叹了口气。“毅儿,别太伤心,无论结果是什么,无论你作出什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李毅惊讶的看了看李道宗,便看到李道宗回了一个温和的微笑。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也是过来拍了拍李毅的肩膀。“没错,臭子,俺老程也支持你,俺老程相信你,你子,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有点谱的!”“没错,毅子,大胆去做吧,做不来的就来找你尉迟叔叔,我还有一把子力气。”李毅心中很是温暖,这些叔叔虽然平时和他斗嘴打骂,甚至还抢他的东西,但是这何尝不是一种亲近的表现?就像今,在事情还没有结果前,就力挺李毅,这可算是他们最大的支持了。声音有些哽咽。“各位叔叔放心,子一定把事情处理好。”李道宗哈哈哈一笑。“臭子,男子汉,大丈夫,别做那女儿态,做事要果决一点,你打算怎么办?”李毅文言,目光一变,声音清冷的道:“出动战狼战队,夜袭!”李道宗点点头,没有什么意外,这时候用战狼战队是最好的选择。“什么时候出发?”“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