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内讧!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粉碎了笼罩在平原之上的黑暗,原本平静的平原之上,也是突然想起了阵阵呼喝之声,而呼喝之声的来源却是平原上的一处延绵十余里的营帐之中。萨其莫尼翰美美的睡了一晚上,多日奔波与作战所造成的疲惫也都被去除的一干二净,他现在只觉得神清气爽,虽然空气中莫名的传来一股恶臭,但是他也没有在意,军营嘛!多少都会有点味道的。想想不久之后,他们就能攻破汉人的一座巨大的城池,然后拥有那里的金银财宝、兵器粮草以及汉人那所谓冰清玉洁的女人,回想那滋味,萨其莫尼翰恨不得现在就出发,好用最快的速度攻下兰州城,然后指着被攻陷的兰州城好好嘲讽一下多拿哥那个鼠目寸光的胆鬼,想着想着,萨其莫尼翰竟连莫兹力进帐了都不知道。眉头紧锁的莫兹力看着萨其莫尼翰那副陷入兴奋的模样,本不想出声打扰,但是想想事情的严重性,还是轻轻的推了一下萨其莫尼翰。萨其莫尼翰突然被惊醒,顿时面露不悦之色,然而他抬头看见莫兹力那愁眉不展的表情,顿时心中一凛。对于莫兹力这种面瘫的人来,若非出了大事,是绝对不会有这种表情的。想到这,萨其莫尼翰的脸都有些白了。萨其莫尼翰强自镇定下来,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慌。“莫兹力,吧!出了什么事了?”莫兹力苦笑一声,这事一,他还真怕萨其莫尼翰暴走,但是不,后果不是他能承担的,旋即一咬牙,凝声道:“首领,就在昨晚,我军将士的战马大部分都被人下了泻药,现在已经有近万匹战马虚脱的站不起来!”“轰~!”萨其莫尼翰大脑嗡的一下,差点没晕过去,他想过了事情的严重性,那没想到严重到这等地步。近万匹战马倒了下去,这等损失,简直就是伤筋动骨了,虽然泻药不至于要了战马的性命,但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没了战马,他们很容易就会被困在此处,靠两条行军,等来的只能是唐军的铁骑!想想刚才还在意淫自己攻破兰州城时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丑,被人不断的戏耍。萨其莫尼翰紧紧地咬着牙齿,甚至都渗出了丝丝血迹,这个时候,他必须强迫自己镇定,抬起头,萨其莫尼翰沙哑着嗓子问道:“查到是谁做的了吗?”莫兹力羞愧的回道:“启禀首领,属下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和任何下药的痕迹,包括脚印,下药之人手法非常高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所以,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不知道吗?”萨其莫尼翰冷笑一声,突然大声吼道:“这是哪里?这是两万人安营扎寨的军营,如此防守森严的地方,居然被人无声无息的给近万匹战马下了泻药,还一无所知,你们都是猪吗?要你们有何用?”迎着萨其莫尼翰的吐沫星子,莫兹力不敢还一句嘴,他现在也感觉自己很是失职,出了这等事情,他这个副将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不过,在萨其莫尼翰的狂骂之声,他也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首领,还有一件事,属下觉得甚是奇怪!”“有话便,都什么时候了,还吞吞吐吐的!”“是!今早晨在属下盘查的时候发现,多滥葛部族的战马损失的微乎其微,仅仅几百匹而已,而且被下的泻药的量也不多,因为多滥葛部族被下药的战马到现在还有能力站起来!”闻听此事,萨其莫尼翰的脸当时便阴沉了下来,心中冷笑一声,这世上真有这等巧的事情,反正他是不行。“而且......”“而且什么?”把心一横,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盟友了,莫兹力沉声道:“而且今属下在盘查多滥葛部族的时候,他们虽然表面上同意了,但暗地里却是多般阻挠,最可疑的就是,属下在蒙古特的帐篷外面捡到了一个包裹,属下趁人不注意拿来回来,方才属下已经辨别了,发现那个包裹正是用来包裹泻药的,上面还有泻药的残渣!”“蒙古特?多拿哥身边那个武力最好的人?”“没错!”“砰!”萨其莫尼翰一脚将面前的胡凳给踢飞,他现在百分之百确定,这次战马被下药一事与多滥葛部族脱不了干系,要是没有内应,他真的想不出如何能在两万大军驻守的军营内无声无息做出这等事情来!“多拿哥!”萨其莫尼翰拳头紧握,狠声道:“莫兹力,集合我斛薛部的勇士,今我一定要多拿哥那个混蛋给我一个法!”莫兹力眼神一凛,漏出一丝嗜血的光芒,寒声回道:“遵命!”......多滥葛部族的营帐范围内,多拿哥的军帐中,此刻多拿哥正合包括蒙古特在内的几个心腹手下开怀畅饮。多拿哥:“哈哈哈,叫萨其莫尼翰那儿嚣张,遭报应了吧!近万匹战马一起拉稀,那情景,还真是壮观,幸亏咱们多滥葛部族离得远,否则那味道早就飘到咱们这来了,不过,萨其莫尼翰那儿可就有的受了,哈哈哈!”蒙古特也是大笑道:“谁不是,首领,你是没看到今早上莫兹力的脸色,愁的满脸褶子,想想他那个表情属下就想笑,今他来检查咱们部落的时候,我特意给他一些难看,想想就过瘾!”看着蒙古特,他这个手下第一猛将,多拿哥脸上也是流出了满意的神色。只不过,这时却有一个手下突然道:“首领,你这么多马匹,就咱们多滥葛部族的马匹没事,那萨其莫尼翰会不会怀疑到咱们的头上?”多拿哥冷哼一声:“哼,怀疑又能怎么样,他能拿出证据吗?拿不出证据他能奈我何?咱们多滥葛的七千勇士也不是吃素的!”蒙古特:“没错,就凭斛薛部那却软脚虾,要不是仗着兵马众多,这大首领的位子还能让萨其莫尼翰来做,现在他们更是连战马都没了,还敢跟咱们叫嚣?除非他们找死?”“不过,这样咱们也到不了兰州了啊?”又一个手下道。多拿哥:“哼!到不了正好,我一早就不同意此事,你们以为唐军是那么好对付的?东突厥何等的强大?还不是毁灭在了唐军的铁蹄之下?哼!我甚至怀疑这次的下毒一事,就是唐军做的!”“什么?唐军?他们没这么快吧?”众人皆是惊呼。然而多拿哥却沉声道:“哼!我告诉你们,永远都不要用常理来衡量唐军的能量,他们能坐拥如此大的江山,不是没有道理的!”“那灵主呢?”“灵主?”提到灵主,蒙古特瞳孔微微一缩,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忌惮。倒不是这灵主的势力有多庞大,而是他的手段过于诡异,甚至不是人所能施展的手段,要不是这灵主,他也不会被迫来到这里,不过,理智告诉他,那灵主绝对不是唐军的对手。“不用管灵主,我告诉你们,无论到什么时候,只要和唐军作战,都不要拼命,都要给我保住性命,这样,咱们到什么时候都会有回旋的余地。”蒙古特的话还没完,就听帐外传来一声大喝:“多拿哥儿,给老子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