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李毅的错!
    夏日炎炎,在稍显拥挤的千秋殿中肆意散发着热量,然而此刻千秋殿内,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冰冷。李二眼中微微错愕,然后便是紧紧地盯着李毅,“你什么?你亲手放走的?”一种将军们也是有些措手不及,这什么意思?李毅亲手放走了反贼?这可是杀头的死罪!李靖眉头紧锁,脸上的皱纹也都挤在一起,也很是李毅的回答,这结果太令人意外了,这结果,简直要人命啊!李毅苦笑一声,青涩的脸庞泛起一丝苦意,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这次真的是他大意了。不过现在什么都晚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弥补!“陛下,想必您还记得梅灵吧?”梅灵?听到这个名字,众人都想到了那个身材火爆到极点,容貌妖艳,一双灵动眼睛无时无刻都散发着一股媚意的潇湘馆的女人,当初梅灵被擒住,又被李毅揭穿了丑姑即使梅灵的身份的时候,众位文臣武将很多都见识到了梅灵的绝世风采,只可惜,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最后香消玉殒了;只不过李毅此时提她是何意?见众人都想起了梅灵,李毅才缓缓道:“其实,梅灵并没有死!”“什么?嘶!”李毅话音一落,便听见一众武将的惊呼与抽冷气之声,什么意思?当时他们可都是亲眼看见了梅灵的尸体,甚至有人还验了“尸体”,确实没了呼吸了,怎么突然又人没死?这也太诡异了吧?李二死死的盯着李毅,沉声问道:“子,把话清楚!”“是!”李毅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缓开口道:“陛下,当时您让我处理梅灵的‘尸体’,臣就发现她的尸体有一丝异样,故而臣便一直守着她的‘尸体’,果然,过了不久臣就听见她的尸体发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她便真的醒了过来!”“这......”李二的眼睛瞪的老大,死去的人能活过来,这也太耸人听闻了,饶是他征战了大江南北,也从没听过这样的事情。李二已是如此,更遑论其他的大臣,程咬金嘴巴张的老大,连口水都流了一些出来亦不自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龟息丹?”这时却听李靖忽然出声道。“龟息丹?那是什么?”显然众人都没有听过此事。李靖思索片刻,道:“臣年轻时曾听见坊间有过一则传闻,当年神医华佗为曹操治疗头痛之疾时,因治疗之法太过于骇人听闻,被曹操下令处死,然而当时神医华佗为逃脱死罪,集毕生之所能,研制出一种可以令人短时间陷入假死的丹丸——龟息丸,传闻吃了这种丹丸的人可以让人从表面上生机全无,甚至连呼吸都停滞,和死人无异,但是只要没有受到致命伤害,就可以死而复生!只不过这只是坊间传闻而已,而且神医华佗的死因到现在也是一个谜,故而,臣也以为这只是传闻而已,没有深究,没想到,今这事却真的发生了!”李二和众大臣一个个听的目瞪口呆,这都什么跟什么?越越悬了,连神医华佗都扯出来了,不过看这爷孙两人的有鼻子有眼的,也由不得众人不相信,毕竟李毅现在是在认罪,还没有人发疯到编故事来陷害自己的地步!“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世间竟有如此神奇之物,”惊讶了片刻,李二便恢复了理智,毕竟是一代帝王,这点心性还是有的。“然后呢?这事为什么现在才?”“唉!这事怪臣大意了,当时以为这梅灵不过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而且还是孤身一人,便没有多加防范,将他软禁在了潇湘馆,而且当时外面还有一些侍卫防守在那里,臣以为不会有事,没想到,过两臣在一去,便发现梅灵已经不知所踪了!”“不知所踪了?这怎么可能?”有人惊呼道。确实有些不可思议,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竟然能凭空消失于层层监视之下,要知道,潇湘馆中的众女可都是直到她已死了,只要有一个人看到她,她都会暴露。“唉!臣也觉得奇怪,所以臣便重新整理线索,便有了一个全新的猜测,臣发现当初在破李元昌一案的时候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开,最关键的是,李元昌精心谋划了这么长时间,不可能将全部的势力都放在了长安,所以,臣便猜测,李元昌的势力绝对还有余孽,而梅灵也正是被李元昌的势力所救走的!也怪臣自作主张,臣当时怕打草惊蛇,也是觉得他们翻不起什么大浪,就没有禀报皇上,这都是臣之罪过,臣认罪!”其实李毅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没上报,难道真像自己的那样大意了,还是因为......她?“你的意思是,这次斛薛部的叛乱全是因为梅灵了?”到这,李二的语气中已经带了一丝怒意了,众大臣也都面色凝重了起来,李毅这次是真的摊上大事了。无论出于什么愿意,这里的大部分大臣还真的不希望李毅出事。一旁的房玄龄紧锁着眉头,李靖更是揪心到了极点,李毅可是他可以是他最疼爱的孙子,无论是因为李毅失踪了十五年,而致使李靖对他心存愧疚,还是因为李毅的出众让他对李毅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李毅在李靖的心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李靖也决不允许李毅出事!“不!这事与梅灵无关,额,也不能这么,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关系的,但是关系不大!”“哼!你以为朕会相信?”李毅苦涩一笑。“陛下,臣连私放梅灵的事情都认了,还会这个谎话,如果臣真的要撒谎,臣还不如干脆就不承认私放梅灵一事,反正梅灵活着的事情也没几个人知道,而且就算后来梅灵活着的事情被您知道了,臣只要推脱不知道,您也不会对臣起疑心,毕竟人死而复生的事情太过诡异,想必臣不,谁都不会发现事情的真相的。所以,臣真的没有想要欺骗您!”听李毅如此辞,李二的面色才稍稍缓和,李毅得不错,如果不是李毅亲自承认,估计这事永远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你的理由!”见李二相信了自己,李毅也松了口气,刚才真的很险,但好在,他过关了,其实李毅刚才真的想过不承认,但是他一直信奉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界上最好的保守秘密的方法就是将它出来,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故而,经过一番人交战,他还是吐露了实情!“陛下,臣的理由很简单,您想,当初梅灵和李元昌是合作,其实更恰当的应该是梅灵为了自己前朝公主的身份不被泄露而被迫与李元昌合作,这从潇湘馆全力配合李元昌一事就可以看得出来,为了掩藏李元昌,梅灵被迫将自己摆在了明面上,甚至为了达到目的,自己都成了老鸨,对于一个公主来,这可以是莫大的羞辱了,如果她们真是合作关系,梅灵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的,更何况当初李元昌逃走的时候没有带走梅灵,就是让她帮自己拖延时间,所以,可以看出,梅灵在李元昌的势力之中是完全没有任何地位的!”“所以,臣便推测,梅灵是被李元昌余孽救走,不如是被她们劫持走,因为我若是梅灵,既然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而且我李毅还没有杀她的意思,那么我一定不会逃走,毕竟带在潇湘馆才是最安全的!”“那他们为什么要劫走梅灵?”“他们是要利用梅灵的身份,无论是斛薛部还是李元昌余孽,都不没有和吐谷浑谈判的资格,只有梅灵,她这个前朝公主的身份,才够资格!最后,斛薛部的叛乱,李元昌余孽的劝是一部分,最关键的是他们早就有反叛的心思了,否则李元昌余孽不会找上他们,只不过,因为有了李元昌余孽,使这场战争扩大了规模而已!”听李毅一番解释,众人这才知道了原委,不过知道原委之后,众人还是不得不感叹李毅的推理能力,这家伙简直就不是人,仅仅是一丝蛛丝马迹,竟能推断出接近事实的真相,这份本领,他们真是前所未见啊!李二眼神一变,李毅的能力他确实也很佩服,而且从没怀疑过,但李毅这次做的事确实挺让他生气了,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李毅居然敢隐瞒不报,确实有罪,但仔细一想,李毅的罪过也不是不可饶恕!而且也因为他放走了梅灵,将李元昌的余孽给全部引了出来,替他找出了最后一丝隐患,也算是歪打正着,不过李二这次却打算敲打一下李毅,李毅现在太,而且还锋芒毕露,难免有些骄傲,这次的隐瞒不报就是一个例子,稍加敲打一下,也是有好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