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李二的怒火!
    李毅跟着传讯士兵来到了千秋殿,还没到门口,就听见李二的咆哮声从门内传了出来。“混账!一群混账!竟敢如此欺我大唐,朕要灭了他们,朕要御驾亲征!”之后就传出来一阵砸东西的声音。李毅缩了缩脖子,他还是第一次见李二发这么大的火!悄悄的走了进去,却见杨公公正在劝李世民,生怕他砸东西时伤了自己,而且里面还有一大票文臣武将在那劝李二,当然,多数是武将,文臣也就那么几个,其他人还是要处理政务的!房玄龄见李二气红了眼,硬着头皮道:“陛下,还请息怒,臣觉得此事大有蹊跷,还有待商榷!”李靖呆了片刻,也是出列言道:“陛下,房大人的没错,此时确实有蹊跷!”李二眼珠子瞪得溜圆。杀气凛凛的道:“息怒?你叫朕如何息怒?那些混账都杀进了朕的灵州,杀了朕的百姓,还抢了朕的粮草军械,你还叫朕息怒?你叫朕如何息怒?他们这是公然打朕的脸!真要是不将他们碎尸万段,如何能解朕的心头之恨?”李毅进殿后,没有声张,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他头一次见李二发如此大的火,他可不想近前去触李二的眉头!李毅往旁边一看,见是一个壮硕的中年人,也就三十多岁,却一声正气凛然、杀气逼人的儒将气息,端的是面相不凡,李毅一见此人,便知道此人大有来头,估计也是一位名人,遂声开口道:“将李毅,敢问将军大名?”旁边之人也早就注意到了李毅,同样也被李毅身上不凡的气质给吸引了,见李毅自报家名,顿时恍然,然后亦声回道:“原来是李将军,某家苏定方,早就久仰李将军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苏定方?你就是苏定方?”李毅低声惊呼。这苏定方李毅可是闻名已久,在前世的时候,李毅就听过此人,这可是大唐有数的名将之一,绝对一等一的大神。这苏定方在隋唐时期就已显露名声,而在贞观四年,也就是去年,苏定方在贞观时期最辉煌的战役之一的夜袭阴山一役中,他作为前锋率领两百名骑兵一马当先攻破了颉利可汗的牙帐,为唐朝灭亡东突厥立下大功,也是由此,苏定方开始展露头角,后来显庆年间,他累功升任行军大总管,开始独当一面,并以其非凡战绩和正直为人深受唐高宗的赏识与信任,屡委以重任。征西突厥,平葱岭,夷百济,伐高句丽,前后消灭了三个国家,都活捉了他们的君主,史无前例地将大唐帝国版图向西开疆到中亚咸海,国境直抵波斯,向东拓土至朝鲜半岛南部。立下了不朽功勋。前世时,对于初唐的名将,李毅知道的不多,除了像李靖、程咬金、秦琼这类的隋唐名将,也就只有苏定方,薛仁贵等少数几人李毅很是熟悉,所以见到活着的苏定方,李毅还是有一些激动的!而苏定方对李毅也确实闻名已久,这可不是客套话,现在的长安,不知道李毅的恐怕还真不多,所以,苏定方对李毅还是有些佩服的,毕竟不是谁都能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名满长安的,更别提李毅做的那些事了,只是他对李毅的反应却有些奇怪。“敢问李将军,某家是苏定方有什么奇怪的吗?”“啊?没有,哦,是这样,只是因为弟对苏大哥佩服已久,故而有些失态!”李毅一见到苏定方这样的大人物,自来熟的毛病又犯了,这才刚两句话,就开始大哥,弟的了!苏定方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原来如此,嗨!某家只是一无名卒,李贤弟的祖父李将军那才是我军中的军神,某家可是佩服至极啊!”这苏定方看来也是一个豪爽之人,丝毫不做作,见李毅叫大哥,他也就借坡下驴了!“哎!我爷爷是厉害,但是以后可是咱们年轻人的下,苏大哥可不要妄自菲薄啊!”“哈哈,李贤弟得对,是某家失言了!”“嘿嘿,对了,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陛下发这么大的火?”提到正事,苏定方的脸色当时就凝重了。“半个时辰前,边关急报,北方的斛薛部联合一些其他部族突然袭击了我灵州大营,并且打进了我灵州城,幸好灵州刺史全力守城,而斛薛部等反贼貌似也没有全力攻城的意思只是抢了无数粮草和军械战马便离开了,但我大唐也因此损失军民数千人啊!”李毅一听,顿时惊讶不已,斛薛部叛乱他知道,而且前一段时间他还为这事做了准备,不过许久没来急报。李毅还以为这事不会发生了,没想到他居然来了一波大的。这斛薛部李毅还特意了解了一下,斛薛部原附于突厥的铁勒,在贞观四年突厥被大唐所灭、颉利可汗被俘后,也和许多的突厥部众一样内附于唐,散聚在灵州附近,灵州境内便汇聚了大量各部人口,群族混居,形势也变得复杂起来,原本薛万彻还在的时候还好,但是薛万彻一离开,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灵州治下的人口增多,驻守的兵力却没有增加,朝廷也未曾重视起来,也常有各族间磨擦械斗之类的争端的产生。这次的战争起因虽然还没有查清楚,但也逃不过利益纠纷的原因,不过另李毅奇怪的是,据他所知,这斛薛部男不过三四万,而可以出动的最大战兵数量不过一万五千,用于偷袭灵州大营的兵马应该不足八千,而大唐在灵州的驻军因为贞观四年李靖大破突厥的事情而调整到了五千人,接着灵州大都督薛万彻回调京师高升之后,军队更是只剩下了三千人左右,而且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头面人物坐镇,但是就算这样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就让斛薛部打进灵州城啊!李毅记得,前世的斛薛部也只是偷袭了灵州大营,可绝对没有打进灵州城这样的事,要知道,进没进城这性质可完全不一样,没进城,可以只是一次偷袭,事情大不大,不,但是一旦进了城,那可就是相当于向唐朝宣战了,这斛薛部兵马不足一万五,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李毅正在皱眉苦思,却忽听一声大喝传来:“是谁在那里低声谈论,还不给朕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