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李毅的计划书!
    唐俭看了李毅一眼,拿起桌子上的计划书,随意看了一眼,发现很厚,心中便有些意外,于是便随意翻了一页,但他只是一搭眼,就发现李毅的计划书做的真不是一般的详细,而且字体优美,内容清晰。于是他便开始从头看起,便发现,李毅的计划书从前言,到列出准备开展的计划、任务,再到提出的步骤、方法、措施、要求,预算以及可能发生的意外的应急措施等等,都写得非常之详细!李毅以前的计划书就只有李二,房玄龄等少数几人看过,其他人也只是听,却没有真的见过,就连他们学习的东西都是被人重新抄录之后的,以前唐俭还很奇怪,为什么一直看不到李毅计划书的原稿,现在他明白了,李毅这计划书让他写的简直成了一件艺术品,当然,这有些夸张,但是李毅书法大家的名声可不是虚的,他的字体,再加上他自创的计划书原稿,这价值就已经是难以估算了,这东西给谁,谁也舍不得拿出来让人随意观看啊!袁松一开始也和唐俭是一样的想法,都以为李毅只是随意应付事,但是当他看唐俭越来越满意。甚至到最后都可以是在欣赏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凉了半截,而当他趁唐俭不注意上前扫了一眼后,他就彻底绝望了,他看到的那一页正是李毅做预算的那一页,看那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已经精确到了每一文钱,袁松就知道,他的算盘已经落空了,不过,他却没有这么容易认输!过了很久,唐俭才依依不舍的放下计划书,他不得不承认,看李毅的计划书,还真是一种享受!“文庸,你这计划书是什么时候做的?”“回大人,这是我上午在您这报完到之后才开始着手做的!”“这不可能!”李毅话音刚落,便听到袁松大声质疑!见袁松反应如此大,李毅微微皱眉,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自己也知道,他做计划书的速度确实有些惊人,这都是靠以前的经验,以前他探险的时候,就常常要做计划书,毕竟那可是玩命的事情,必须要有详细的计划,久而久之,也就让他做计划书的如此快速!“唐大人,下官所句句是实话,下官上午是和财部主事徐良一起做的调查,计划书中午也是在财部的书房写的,这些都是有人作证的!”唐俭不满的看了袁松一眼,他对袁松的无礼已经有些不满了,况且,当看到李毅这份计划书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有些偏向李毅了!“恩!文庸,你放心,老夫没有怀疑你的意思,老夫只是想想你了解一些情况,因为现在有不少人向老夫反应,做计划书有些多此一举,还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不值得!所以,你能不能,你做这份计划书花了多少钱?”李毅微微一怔,便明白了,这是有人对他出手了,一个财部郎中的反对,力度也不了,只不过,对于这种光明正大的挑战,李毅从来都不怕!“钱?花什么钱?做计划书还要花钱?”袁松见此,知道唐俭已经有些偏向李毅了,所以,他不得不站出来,直面李毅!“李大人,我想问问......”“且慢,这位大人,您贵姓?”“哼!本官姓袁,名......”“原来是袁大人,不过袁大人,在质问别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这应该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吧!还有,本官乃财部郎中,官职虽然不大,可也是陛下亲自封的从五品官员,您在我的称呼前加个字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啊!就像我称呼您为袁大人一样,我想你也不一定愿意听吧!”先声夺人,对于敌人,李毅从不惯着!袁松被李毅咽的够呛,这李毅居然连名字都没让他出来,显然是表明了对他的不屑,而且他都快到四十岁,当然不希望别人叫他袁大人!他想回嘴,却偏偏找不到借口,这种感觉,还真有些憋屈!“好!......不......李大人,本官姓袁,名松,乃是金部郎中!可以了?”“恩!马马虎虎,你继续吧!”“你......”袁松被李毅的态度气的脸色通红,却偏偏找不到反抗的理由,只能挺着!唐俭看着两人的表现,对袁松有些失望,才只了两句话,自己就被气的失去了理智连质问的话都没出口,这胸襟,这气度,这城府还真不是一般的差!而反观李毅,刚刚一开始他就掌握了主动权,还成功把对方逼得方寸大乱,须臾间就能化被动为主动,这份心计确实不可觑!马周也是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李毅只是在执政的能力上很强,没想到在为人处世上也这么老道,这确实出乎他的意外!然而,袁松毕竟是能做到金部郎中的人物,心中的怒火仅仅片刻便压了下去,脸上重新恢复了古井无波,看着稍有些的李毅,袁松大声问道:“李大人,这计划书是你提出的,其中或许有些许作用,但是这其中的问题也有不少,不知李大人能否给我一个解释?”“呵呵!袁大人,首先,这推广计划书一事是陛下的主意,与我无关,你要有意见可以向陛下提!我不是推卸责任,我只是向你清楚这点,当然,你要是实在有什么疑问的话,我也可以回答你,毕竟,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这点素养我还是有的!”谁老呢?谁不爱幼了?谁没素质呢?袁松又被李毅带刺的话给刺激到了,实在是这货话太气人了!不过对李毅的话,他还是心中一突,李毅已经明确指出了,这计划书虽然是他发明的,但是推广却是李二的意思,如果他们想拿这事对李毅开刀,显然是不成了,但是袁松也没有放弃,如果可以把计划书弄没,就算不能治李毅的罪,也能打击一下他的威信,最起码也能恶心他一下,想到这,袁松又恢复了信心!“李大人,这做计划书,着简单,但是却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咱们做官的,每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总不能做计划书吧?而且做计划书就要收集资料,那这就有了车马费用,另外有些消息得靠人打听,那您是不是要给人家一笔钱,这又需要一笔开支;还有多出来的笔墨纸砚费用等等,这些不必要的费用,都只是为了做一份可有可无的计划书,你,这是不是多此一举!”李毅嗤笑一声。“袁大人,真不知道你这财部郎中是如何做的,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也能被你得这么麻烦,首先做计划书的人,我想问问你,谁计划书就必须由你这个郎中亲自做了?你金部中有二三十的令史与书令史,这些人不会都有任务吧?而且就算这些人都忙,你也可以再找几个人来专门做这些吧!其二,你的开支问题,我就奇怪了,计划书所需要的物价之类的信息在长安都能找到,怎么就有了车马,吃饭等费用了?最可笑的是还找人打听,你们自己没嘴吗?不会自己问?怎么,做了官就不能和商贩话了?感觉掉价?袁大人,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反感计划书,难道是因为有了计划书你们就不能贪了?咦!你脸红什么?难道被我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