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卧病在床的战神!
    李毅听得一声大喝,扭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只见商盟十一公子和慈善九姐妹居然都到齐了!“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李恪走到李毅身边,一把抢过李毅手中的肉串,大口嚼了起来。“这不是听你升官了吗?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特意来给你庆祝一下!”程处默咕咚咕咚的干了一大碗酒。“没错,这是喜事,该庆祝!”李毅脸皮直抽抽。“你们来给我庆祝,就这么空着手来的?”李毅话音刚落,便听尉迟宝琳大喝一声:“唉!礼物来了!”李毅定睛一看,就见尉迟宝琳、李震、秦怀玉没人手中拿着一些肉,其他人手中也或多或少的拿着一些菜。李毅眼睛登时放大:“靠!生肉?什么意思?拿我这当酒楼了?不会是要我做吧?”众纨绔摆了摆手,那意思显然就是——他们只负责吃!“靠!”摊上这么一帮损友,李毅也真是不知道该什么了!还好,李毅还是有人关心的!李雪雁见李毅吃瘪,连忙跑过来。“毅哥哥,你放心吧!我和长乐姐姐来的时候已经去金鼎酒楼里请来了好几个厨师呢!”李毅一听,顿时感动的将李雪雁搂入怀中。“还是我的雪雁对我好!”“还有长乐姐姐!”“没错,你们都是我的宝贝,长乐,你也来吧!”然而长乐只是笑笑却没有过去,毕竟她是公主。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李毅仔细看了看长乐,发现他脸色红润,气息悠长,病确实好了不少。“长乐,你的病好了?”长乐眼神微微波动,看来无论是多么要强的女人也还是需要身边之人的关心。“恩!孙道长,只需在静养一年便能彻底根除此病了!”“真的?”李毅兴奋的直哆嗦。“太好了,这孙老头,没白给他出主意,关键时候还真是给力,看来以后的多帮帮他了!”.......纨绔们还好一些,但是除李子萱之外的各家姐就不行了,她们看的居然比当事人还害羞!房遗爱的妹妹房沁低声对房遗爱道:“哥哥,他们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好啊!”房遗爱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好的,我告诉你,比这不要脸的事情毅哥儿都做过,当时啊!......”房遗爱正待继续,却被李毅出言打断。“靠,房遗爱,你居然敢接本少爷的短,今晚上你别吃烤肉了and你也别听书了!”“哎呦,别啊!毅哥儿,开玩笑哈!纯属开玩笑!”“那你还站在这干嘛?帮忙啊!”“唉!好嘞!”随后,众人便帮着切肉,串肉,厨师负责烤肉,这群纨绔姐还是第一次自己动手做饭,有赋好的,例如女士们,有帮倒忙的,例如程处默,这货切的肉居然比拳头还大,还美名其曰什么吃着爽,典型的有脑子没智商!不过不论如何,当自己动手串出来的东西摆上桌的时候,当他们亲口品尝到了自己做的食物时,那种味道,显得更加美味。程处默:“肉串好吃!酒好喝!哈哈哈,格老子的,真他娘的爽!”尉迟宝琳:“我程黑子,你吃肉就吃,能不能别话,看你给我喷的?”......一个时辰后,众人也值得差不多了,开始了闲聊与吹牛打屁。而在花园的不远处的一处门口外,李靖、程咬金、李绩、尉迟敬德等人却在那里看着李毅他们。李绩:“药师兄,你看他们,居然自己动手做吃的?他们现在也算有个正经事做了,呵呵,我还以为他们这一代只会吃喝玩了呢!”程咬金:“哼,毅子没来之前他们可不是成只知道吃喝玩乐,要不是毅子帮他们,他们能有今?”李毅抚须一笑。“哎!知节,不能这么,他们能有今,也是因为他们自己有上进心,我听毅儿过,他们以前之所以自暴自弃,多是因为找不到前途,所以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到底,还是咱们这一辈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尉迟敬德冷哼一声。“哼!压力大就能自暴自弃,到底就是矫情,药师老哥给毅子的压力了,恐怕是他们这里面压力最大的就是毅子了,可是你看毅子还不是自己闯出了个伯爵?到底,还是这帮子欠收拾!”李靖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毅儿能顶住我带给他的压力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子生就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性子,跟他爹当年一模一样,否则在战乱时也不会带着妻子乱跑,也就不会.......!”李靖着着,眼眶便有些发红了。李绩拍了拍李靖后背。“行了,老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咱们也都老了,不准什么时候也就两眼一闭了,想开些!”李靖也只是偶尔感怀,眼睛红了那么一瞬便恢复了常态。“呵呵,我没什么看不开的,其实咱们这里最痛苦的应该是叔宝了!”秦琼,秦叔宝,隋唐演义中一个传奇的战神,可惜现在却是卧病在床!李绩:“是啊!咱们这里面,谁早年还没有失去过几个亲人,叔宝贤弟不也丧过一子吗?最可惜的是叔宝年轻时受伤太多,现在却倒下了啊!”陈咬金也难得认真一次,要论感情,这里面他和秦叔宝的感情是最深的。“没错,秦大哥太苦了,作为一个将军,最痛苦的莫过于舞不动武器了吧!上次我去看望他的时候,还见他正坐在椅子上跟他的双锏在较劲呢?”“唉!”几个老将军想到此,也只能是长叹一声,却无能为力。而此时的另一边,也谈论起了秦琼的病情。李震:“怀玉,你爹爹的病情如何了?”李毅:“恩?怀玉,秦叔叔身体不好?”秦怀玉情绪当时地落了下来。“爹爹早年在战场上受伤过多,留下了许多顽疾,故而身体一直不好!”李毅:“具体都有什么症状?”“恩......浑身乏力,胸闷气短,手脚酸麻等。现在爹爹只能躺在床上或椅子上,走路根本走不了几步。”“没找孙道长看看?”“怎么没有,孙道长进宫的第二就被陛下派到我们家来了,可是孙道长我爹爹的病是因为早年失血过多而引起的,但是如何治疗他却不知道,他他曾经在神农百草经中看过此症状,然而因为那本百草经是残缺的,而且,治疗的办法也正是残缺的部分!”“纳尼?”众人一听,都觉得有些无语,要不要这么点背?这种事也能碰上?不过随即都跟着有些心急,能坐在这里的人无论是辈还是长辈之间的关系都不错,平时不提众人也都想不起来,但现在提起此事,众人也都为秦叔宝的病情忧心起来!李毅眉头紧锁。失血过多?那不就是贫血吗?贫血?好熟悉,他隐约记得有一味药材能治贫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李震:“怀玉,孙道长还什么了?难道那本百草经上除了症状就什么都没记?”秦怀玉皱眉沉思片刻,突然抬头道:“孙道长好像起过,他那本书上记录了一个名字,好像是有人注释上去的!”“快,什么名字?”众人急忙催促!“好像叫什么...阿......对了,叫阿胶!”“什么?”听到这个名字,李毅猛然抬起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