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房玄龄的教导!
    卫国公府,李毅边饮茶边道。“怎么可能没有问题?我房叔叔,不是好了升官的吗?怎么给我贬成了从五品了?”“什么贬成从五品?你子不懂不要瞎,你那朝议大夫虽然是正五品的官,但是那是散官,能和从五品的实权官比吗?那散官听着好听,其实什么用都没有,这财部郎中才是真正的实权官职,你子能刚上任就当五品官,已经是陛下的恩泽了,你全长安打听打听,有谁能够直接就当五品官的?告诉你,为了你这官职,陛下可是定了很大的压力的,你居然还嫌官了?”房玄龄越越气愤,气的他话的时候都都吐沫星子满飞。李毅边听边躲,实在躲不过了就只能把脸给挡住了,这老头一生气还真挺吓人的,不就是问了一句吗?至于吗?我又不懂!“哎呦!行了,房叔叔,您跟子我置什么气,子就这德行,想什么什么。”房玄龄眉头一皱,眼睛瞪得溜圆。“想什么什么?那是以前,以前你无官无权,你就算什么胡话也没人管你,但是现在你是实权官员了,你怎么还这么混不吝?你不知道祸从口出吗?身处这官场,第一个要管好的就是自己的嘴,否则出了事情,谁都救不了你,别以为你爷爷是尚书右仆射,告诉你,如果到时你真惹出什么大乱子,连陛下都不好为你出头,你知不知道?”看来方玄龄是真心为李毅好,否则绝不会这么重的话,身处官场,最忌的就是交浅言深,但房玄龄今居然能这么训斥李毅,看来他是真的看好李毅的才华,也是真心“喜欢”李毅!看房玄龄气愤的样子,李毅还真是挺感动的,他虽然生性混不吝,但不代表他情商低,相反李毅的情商是很高的,有些事情,不用别人,他自己就能看的很清楚,他只是嘴贱而已,脑子并不残缺。就像今的房玄龄,李毅就知道,这个大唐的宰相,很靠谱!李毅走到房玄龄身边,拍了拍的背,给他顺顺气。“呵呵,房叔叔,你放心吧!你的这些我都懂,子我虽然楞,但不傻,什么事该做,什么话该,我还很清楚的,现在这不是没有外人吗?所以子才这么的,呵呵,消消气,都这么大岁数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来喝口茶。”“哼!你子就不能盼我点好?”房玄龄重新坐下,喝了口茶,不满的道。李靖刚才在一旁一直没话,他之所以不训斥李毅,是因为他知道,他这个孙子对这些事都懂,但是对于房玄龄能如此的直言不讳,李靖还是很感激的!李靖:“呵呵,玄龄啊!来喝茶,不用跟这子一般见识,你放心吧,他除了嘴损点儿,其他的事,他能分清。”房玄龄苦笑一声。“得!感情你们爷俩心里一个比一个清楚,我这顿训算是自作多情了!”李毅嘻嘻一笑:“哪能呢?如果没有你这宰相一怒,子我还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子还要多谢房叔叔的点醒呢?”“行了,你子少拍我的马屁了,还有什么,赶紧问,老夫还有公务在身呢?”“得!既然您忙,那我也就不一个个问了,干脆您就和我吧,实话,对于官场,子还真是一窍不通,甚至连民部是什么侄都不知道,要不您跟子详细吧!”房玄龄眼睛瞪的老大。“你什么?你连民部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是李毅吗?这是常识好吧!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懂那么多东西的。”“嘿嘿,术业有专攻嘛,子要是什么都懂,那不真成妖孽了吗?”“也是,不过就算这样,你子也够妖孽的了,恩!术业有专攻,就凭你这句话,老夫就与你!”李靖:“行,那就劳烦玄龄跟这臭子好好吧!老夫先去尚书省点个卯。”房玄龄:“哈哈,药师兄还是这么认真,也好,去熟悉一下也好,反正尚书省你也熟,我就不陪你去了。”“哈哈,你能帮我教教我这孙子,老夫已经感激不尽了,怎敢还劳烦你相陪?”“药师兄严重了,这都是我该做的。”“行了,咱俩就不要客套了,你们先聊,我去去就回。”“药师兄慢走!”“爷爷,慢走!”......李靖走后,二人才重新落座,房玄龄首先开口道:“老夫先跟你我大唐的官职制度吧!我大唐所用制度是沿袭前朝的三生六部制,所谓的三省既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也就是中书决策,门下审核,尚书执行。中书省是决策机构,负责草拟、颁发皇帝的诏令,其长官为中书令。门下省是审议机构,负责审核政令,驳正违失,其长官为侍中。尚书省是执行机构,负责贯彻执行重要政令,其长官为左右仆射,也就是我和你爷爷的官职。三省首脑共同负责中枢政务。而六部即尚书省下属的吏、民、礼、兵、刑、工六部,分掌各方面的政务及政令的贯彻执行,并对朝廷担任具体事务的九寺五监及地方上的府、州、县有命令、监督之权。”唐朝的三生六部制李毅还是了解一些的,简答来,三省就相当于明朝的内阁,而尚书省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房玄龄和李靖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总理了!“房叔叔,三省六部制度我都懂,但这民部是什么意思?不是应该是户部吗?”“户部?什么户部,一直以来叫的都是民部,户部只是民部下辖的一个司罢了!”听房玄龄这么一,李毅才想起来,貌似贞观以前还真没有户部,一直叫的是民部,貌似是贞观后期的时候才改叫户部的。见李毅明白了,房玄龄才继续道:“六部中,每部各辖四司,共为二十四司。而民部这次比较特殊,陛下为了便于管理,便在民部又开了一司,也就是你将要治理的财部,民部的其他四司分别为户部,度支,金部,仓部。其中金部与你的财部职能很是相近,但是这也影响不了你,你所要管理的只是钱庄和水泥协会,且直接听命于户部尚书,所以,你的掣肘算是很少了!”“原来如此,房叔叔,陛下的意思是以后的钱庄就交由我管理了?”“没错,这本来就不是老夫的事,老夫管理的是六部,而钱庄是属于民部的事情,老夫管理本来就属于越权了,不过以前由于没人懂钱庄,老夫才亲自出面管理,现在你来了,老夫也能松口气了!”“呵呵,这就好,我还以为我抢了您老人家的饭碗呢?”李毅有些美滋滋的,咔擦的,这一不留神就成了国家中央银行的行长了?而且还是唯一的一家银行,哈哈,少爷我这赚大发了。“什么抢饭碗?你子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都是为陛下出力,分什么你的我的!”“是是,算子我错话了!”李毅急忙赔笑,眼珠一转,便开始转移话题。“对了,房叔叔,这民部的尚书是谁啊!”“哼!还算你子有点头脑,知道了解自己的上司,这民部的上司便是莒国公唐俭。”唐俭?李毅对此人还是有点印象的,听此人有才华,也有能力,就是轴得很,据有一次下棋,为了抢占先机,把李二给气的够呛,差点因为此事被杀了,可想而知这人得是多轴,和那茅坑里的石头有的一比了,而且李毅无论是和他还是他家的纨绔都没有什么交集,想到此,李毅便有些头疼了。随后,房玄龄又和李毅了一些常识和他要做的事便离开了,毕竟他是一国宰相,事情多得很,不可能手把手的教李毅,他今已经得够多了,剩下的,就要靠李毅自己去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