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马说!
    第二,估摸着李二快要退朝了,李毅便骑着绝尘慢悠悠的往皇宫晃悠!这段时间,李毅几乎每隔几就往皇宫跑一趟,搞得现在李毅进皇宫连腰牌都不用出示了,因为宫门口所有的站岗的监门卫都已经认识李毅了!一路无话。过了承门,李毅就被带到了万春殿等候,由于知道李毅的身份不一般,也没有那个太监宫女真敢把他当做五品的官来对待,恭恭敬敬的把他请到了殿内,还给上了杯茶,李毅特意问了一下,却被告知李二还没退朝呢!没办法,李毅只能在这等着了!喝了口茶,坐了一会,李毅便有些呆不住了,四处看了看,发现旁边有纸笔,便忍不住手痒,上前拿起笔,看了看窗外鸟语莺啼,花草繁盛。深吸一口气,直觉空气清新、花香扑鼻。但李毅却突生一股压抑的感觉,不觉间竟入了神,突然,李毅拿起毛笔,骤然下笔!李毅写的入神,下笔如飞,一气呵成。当他落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只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好字,好文章!好一个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好!好!”李毅猛然回头,却发现李二和房玄龄正在双眼冒光的盯着他写的字。李毅嘿嘿一笑。“李叔叔,房叔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然而却听见李二急切的催促道:“别话,趁着意境还在,赶紧题名落款!快!”李毅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语,不就是一幅字吗?至于吗?执笔提气,李毅凝神写下:马落款:李毅字文庸贞观五年七月初六李毅刚写下最后一笔,便被李二和房玄龄挤到了一边。房玄龄眼冒精光,像是在观看稀世珍宝,激动的道:“完美!真是完美!完美的文章,一字不可改!完美的书法,一笔不能动!太完美了!”李二一边撸着胡须,一边欣赏的道:“没错,但更难得的是书法与文章的完美结合。你来看,这书法从表面上来看只是平平无奇,只是笔锋稍稍刚毅一些罢了,但也算不上绝佳,但是真正懂书法的人却能看出来,这书法字里行间都透漏着一股逼人的锐气,简直就是锋芒毕露,有了这股锋芒之意,这个书法才能算是有了精气神的绝佳之作,但最重要的是,这篇文章主要写的就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这就完美的契合了书法的意境,这篇书法的就是千里马,但却只有懂书法的伯乐才能欣赏!这才是这篇书法最完美的地方,这简直就是能流传千古的明篇啊!”房玄龄一开始还没注意,经李二这么一提醒,仔细这么一瞧,还真是,由于房玄龄就是书法大家,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锐气,但当他摒弃一切再看这幅书法时,才发现,这面书法所有的锐气都内敛了,留下的只是朴实无华!这么一看,房玄龄才猛然惊醒,这篇书法的真正名贵之处,书文居然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这么些年来,他也只见过一副,那就是书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房玄龄把这想法跟李二一,却发现李二摇了摇头。“王右军的兰亭集序那是大家之作,无论从文章、书法都是最完美的存在,那是一位宗师集毕生的精气神的绝世之作,兰亭集序字里行间中透漏的是大气、恢弘、千古不朽!如果把兰亭集序比作一代宗师,那毅子这篇书法就像是锋芒毕露、锐不可当的少年!这不是同一个意境,一个胜在了经验与阅历,一个胜在了年轻的锐气与朝气!而且毅子这篇书法还隐隐透漏出少年人的稚嫩,所以,从整体上来看,马是不如兰亭集序的!但朕可以肯定,数百年间的书法,毅子的马绝对是十以内的存在!”李毅在旁边听得是一阵懵圈,怎么...这就流传千古了?难道爷我真成一代宗师了?李毅怀着激动的心情,走上前,又一次拿起了笔,凝了凝神,再次落笔,李二和房玄龄见李毅再次落笔,也急忙聚精会神的观看,但是李毅写了好几个字,却是再也找不回刚才的感觉了,他现在写的字从表面上看确实比刚才那副好多了,但却是再也没有刚才的锐气!李二和房玄龄惋惜的叹了口气,他们便知道,佳作本成,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岂可随意写就?要是那样,他们就真的怀疑李毅是妖孽变得了!李毅也是惋惜的叹了口气,不过他叹气的原因却是他本来打算拿着他写的字卖钱的,没听李二嘛,这可是能排进前十的千古名作,那得卖多少银子啊?估计李二和房玄龄要是知道李毅此刻的想法,一定会把他拉出去砍了的,太败家了!叹息片刻,李毅也醒悟了,写不了就写不了,这不还有一副吗?不是物以稀为贵嘛!李毅想着,就要把书法给收起来,却见一只大手把他给拦住了!李毅愕然的抬头,却见李二一手推开他,一手慢慢地、心翼翼地将书法卷了起来!李毅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有了一股强烈的不祥的预感。结结巴巴的道:“李叔叔,这书法...貌似...貌似是我的,上...上面还有我的落款呢!”却见李二面不改色地道:“朕知道!但是字是你写的,这笔墨纸砚却是朕的,所以,这书法,朕就替你收着了!”李毅都快哭了,这书法要是没了,得损失多少银子啊!“李叔叔,你不能这样,大不了侄把笔墨纸砚的钱给你就是了!”“哼!你胆子倒是不!你见过那个皇上将自己的东西卖给大臣了?哼!朕还没那么穷!”“李叔叔,你这不是欺负人嘛?您不能这样!”李毅着,就摆出一副你要是不给我书法,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饶是以李二的脸皮厚度,也被李毅弄得头皮发麻!况且房玄龄还在呢,李二也不好太过耍无赖,虽然房玄龄的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行了!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在这耍无赖,这样,你不是要娶朕的长乐吗?这就相当于部分嫁妆了!”李毅一听,心情顿时好了!李二居然同意了?这实在太令他意外了,突然梦想成真,他还感觉有些不现实,至于书法,他想都不想了,和老婆比起来,书法算个六啊!简直一文不值,他现在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样,李毅早就在家闷头练书法了,什么商盟、慈善的。早就让他们靠边站了!“李叔叔,你这话当真?”“哼!朕向来一言九鼎!不过朕只答应了你和长乐的事,其他的朕可没应!”李毅脸色一垮,他知道,李二的事雪雁的事,不过转念又一想,八十一难这不都闯过一半了,也行了!雪雁的事再想办法!慢慢来!李毅坐在一旁嘿嘿傻乐,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四十多岁的老处男了,突然有了媳妇,李毅心中突然被塞的满满的!房玄龄看着李二这么轻易的就将书法弄到手,是既羡慕有悔恨!羡慕的是马,后悔的却是为什么当初自己不生一个闺女呢?如果能被李毅看上,那就他娘的赚大了!李二也是心满意足了,其实李二和长乐的事情他早就不反对了,向李毅这等人才,他是必须要联姻的,不联姻,他是不会放心,之所以迟迟不答应,一是二人都还太,在一个就是想从李毅身上多榨出点东西出来!这不,今就成功的榨出了一个大宝贝,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