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李毅说书!
    这几,李毅难得放松一下,自从演习之后,李二就特批李毅可以不用上朝,一是因为李毅是散官,上朝也没什么用,二也是因为李二怕李毅在闹出什么幺蛾子。故而李毅每只是读读书,喝喝茶,偶尔陪祖母打两把牌,再抽出一些时间来工作。他现在的工作都是制定计划,把握大局。不过事情还真不少,商盟、慈善、钱庄有些事情都需要他来把关。还有由两院一事而引出的科技学院与军事学院一事,李毅很是上心,他现在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这两样身上了!如果没什么意外,这两座学院在明年就可以相继开学了,今年是不行了,等到建成之后都入冬了,时间不合适!不过也有一些另李毅不爽的事情,例如,催更!自从李毅上次讲了一部分封神演义后,这群人是隔三差五便来催更,有时候连工作都耽误了!李毅一开始还兴致很高跟众人讲了几回。但随着他们越来越不像话,李毅便不再讲了!任凭众人如何都不行,李毅的理由只有一条,不能耽误工作。最后,他们没办法,竟然约定好每下班之后来听一段,连吃饭的时间都延后了,见此情况,李毅也只能妥协了,还得管众人的晚饭,不过李毅也要求他们,把他所讲的故事给记录下来,没准以后就能成书呢?对此,众人也欣然答应。就这样,晚饭后,李毅讲封神已经是这些人的保留节目,到后来,人也越变越多,府里的丫鬟、下人们也都三五成群的围在左右,这也就是在李府,要是在别的府中,他们早就挨板子了,不过在李府,由于李靖和红拂女都是来自于江湖,所以,没那么多规矩,待下人都比较和善,而李毅更是如此,李府中的下人谁不知道,大少爷待人极其和善,从来不打骂下人,有时候还教他们一些技巧,让他们工作起来更省力,所以,李府的下人在李毅面前很是随意,但是随意不代表散漫,相反,现在李毅在府中一句话,比李靖都好使,因为下人们对李毅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而至于商盟和慈善的少爷姐们,有些人在李毅的调教下,显然思想已经很开放了,有些人例如魏书玉这类属于思想古板的人,虽然还是难以接受这些下人如此放肆,却也没什么,毕竟这是李毅的家世,而且时间一长,他们突然感觉到这种氛围其实没什么不好的,这种想法一出来,连他们都吓了一跳!到现在,李府的大部分下人都来这里听李毅讲封神,而且就在几前,连老爷子和祖母等人也都加入了进来,至此,所有人总算是都到齐了,李毅的院也被挤得满满登登的,而且李毅讲的也越来越正式,八仙桌,太师椅,逍遥扇,惊堂木都已备齐!讲的也越来越精彩,听的人也越来越多,因为外府的人由于纨绔们的关系走后门进来的,程咬金、尉迟敬德就是第一批观众!故而,李毅书的地方也从他的院搬到了李府的练武场,但显然,这人数,每都在增加,练武场估计也维持不了几了!不过李毅却没有叫停,反而讲得越来越兴起,一是由于做了熟人的祖师爷而带了的新鲜感,二也是由于他也想看看,超越千年的文化传承在这开放包容的大唐中,到底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就这样,一个他早已经蓄谋已久,却不知道怎样实行的计划终于要开始了!“这一回,申公豹推荐各怀绝技的魔家四将出山应对周军,魔家四将各使法宝,周军应对不暇,初战失利。究竟周军能否挽回颓势!”李毅一拍惊堂木。“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程咬金正听得有味,却见李毅突然停下来了!顿时不干了!这货每次在李毅讲完之后,都要闹上一会!只是李毅没理他罢了!这一次也一样,李毅没有理他!程咬金闹了一会,顺手拿走了一瓶李毅新酿调的“鸡尾酒”,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封神演义的故事短不短,但长也不长,尤其是电视剧版的,短短几,李毅就讲到了后期,不过这也正是李毅所希望的,在古代讲封神榜容易加深百姓的封建思想,不宜推广!所以,李毅只想尽快的讲完,好开始下一本和他的大计划!众人走后,李毅听下人来报,房玄龄正在等着他,李毅不敢怠慢,急忙赶过去!“呦!房叔!早啊!”房玄龄放下茶杯,看了看外面星星满,月亮高挂的空。无奈的笑了笑!“你子,话还阴阳怪气儿的,怎么?怪老夫打扰你了?”“哎呦!房叔,您的太对了!不是我您,该休息时就要注意,您看看外面的,都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我这大脑早就下班了!您就不能让我歇歇?”“大脑瞎搬?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子能给人书,老夫怎么就不能来找你了!再了,老夫是来听封神的,你别多想!”李毅拿起一块糕点,放在嘴里嚼了起来,边嚼边道:“行了!房叔!咱俩都这么熟了,您就别绕弯子了,吧!找我什么事!”“哈哈!我就知道,文庸在正事上和老夫一样,不会含糊的!”李毅无力的给了个白眼,房玄龄却当做没看见,直接道:“毅子,老夫这次来是为了修路的事情,准确的来,是为了水泥!”李毅一听,也认真了起来。“您!”“嗯是这样!关于修路的事情我已将计划书做好了,陛下也已经同意了,朝堂上也通过了。只是这水泥却出了问题。现在能做水泥的只有商盟,但是商盟的主业却不在这,所以,商盟生产的水泥是绝对供应不了修路的需求的,所以老夫今日来找你,看看商盟能否成立一家专门造水泥的作坊?”李毅一听,顿时一拍脑壳,他就,这两有什么事给忘了,但就是想不起来,现在明白了,是水泥!李毅眉头一皱,思索起来,他要重新整理一下所有的思路!房玄龄见李毅如此,明显一愣,他今来其实主要是为了听书的,因为他觉得见水泥作坊的是就是李毅一句话的事,而且这还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李毅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要不是为了听书,他根本就不会亲自来,但是现在见李毅这表情,貌似事情有些不简单啊!良久,李毅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在一旁闭目沉思的房玄龄,李毅的佩服了一下,不愧是宰相,就这股沉稳劲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房叔叔,此事我一以考虑好了!”房玄龄眼睛一睁,饶有兴趣的道:“哦?看!”“呵呵,房叔叔,其实这件事的重点不是商盟能否成立水泥作坊,这都是事情,但是造水泥却不是商盟一家能完成的事情!”房玄龄一愣。“什么意思?”“水泥的功能您也清楚了,修路,搭桥,建屋甚至是筑城。水泥都会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全大唐有多少地方需要水泥、需求量是多少都不用算,光想一想就知道,那是一个文数字,这么大的生意,光商盟一家是绝对撑不起来的,所以,这件事还要从头再议啊!”房玄龄也是悚然一惊,显然,他也没想到此事,这两他只顾着修路的事情了,却没想到水泥本身就是一个值得详细琢磨的大宝贝!“恩!文庸,这样吧,今晚上你好好考虑一下此事,明咱们进宫觐见陛下,再详细讨论此事,如何?”李毅笑着答应。“中!您怎么办就怎么办!”“那好,老夫就不打搅你了,老夫去前厅,找药师兄叙叙旧!走了!”“您老慢走!”李毅嘴角扯出一丝笑意,找老爷子谈心?呵呵,醉翁之意不再酒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