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战狼小队行动!
    李绩将校尉和副将都扣押在了凌云阁,当然,这是李二的意思,他们现在已经联手了,看得出来,他们都被战狼队给刺激到了,但是他们却毫无应对的办法,只能传令下去加强防备!而就在副将和校尉进宫不久,在太极宫的西门,也就是通往掖庭宫的唯一入口,有三个身穿内衣,脸上有淤青,光着双脚的人一瘸一拐的往宫门处走着,这三人正是江离尘、沈凌霄与杨无情。沈凌霄正是在城门口处接应的人,而杨无情则是那个瘸子,三人进城之后在约定的地点会合,又给自己化了妆,就是将外衣鞋子脱掉,然后将脸给打肿,他们的脸是真的肿了,只是为了逼真而已!三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哀声惨叫的靠近了城门,门卫见到三人,直接将他们拦了下来!“站住!”三人立刻止住脚步,然后便听江离尘娘生娘气地道:“呦!怎么了?杂家可是淑妃娘娘的人,这怎么就不让进了!”那动作,那眼神,要多勾人有多勾人,弄得门卫都有些身体不适了!门卫厌恶的看了一眼三人。“你们是淑妃娘娘的贴身太监?怎么搞成这样子了?”江离尘白了他一眼,翘着兰花指道:“哼儿!杂家怎么知道!今儿个一早,淑妃娘娘派杂家出宫办点事,杂家出宫后事办完后,就准备回宫,可是谁曾想突然出现了三个人,逮住咱家三人就是一顿打啊!打的杂家这细皮内肉的脸都肿了!嘶~!哎呦!还不让杂家进去,耽误了娘娘的正事,你们付得起责任吗?”门卫眉头一皱道:“今宫中戒严,这是陛下的命令,耽误了娘娘的事也没办法,你在这等着,我去禀报大人!”门卫走后,不多时便出现了一个略胖的人,而最奇怪的是这人穿的竟是程咬金的军服,只见来人走近后,看着江离尘三人道:“事我都知道了,但你你是淑妃娘娘的人,你有什么证据吗?”江离尘‘媚眼儿’一横,娇声道:“哎呦喂,这位将军,奴婢的衣服、牌子都被抢了,哪还有什么证据啊!”“都被抢了?”将军皱眉略一思考,就猜测定是战狼队的人要扮成太监入宫,故而道:“现在正在进行军事演习,你们的衣服被抢了,那就明战狼队想用你们的衣服混进宫,但是,我又怎么知道你们不是战狼队的人呢?所以,演习结束之前,你们不能进宫!”杨无情和沈凌霄在后面一听,就知道这招很难奏效了,看了看这地方人不多,就要强攻给,却被江离尘拦下了,他们莽撞,江离尘可不傻,这里看似无人,却是个防御极其森严的地方,如果他们敢硬闯,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江离尘少一思考,就打算放弃此计划,重新想办法。“将军,你看奴婢这伤,您就通融通融吧!”那将军眼神一横。“不行!”“那好吧!既然如此......”江离尘正要离开,却听见宫内传来一声“娇喝”!“我你们三个死奴才,娘娘要你们办点事,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快随我回去向娘娘领罪!”江离尘和杨无情、沈凌霄三人错愕的看着话之人,这一看,差点把眼睛瞪出来!那将军也是回头看看,却见来认识一个宫女,模样还很标致,只是眉宇间戾气过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将军:“你是哪的宫女?为何再次大呼叫!”宫女见将军发问,立刻娇滴滴的道:“回将军,奴婢是淑妃娘娘的人,这不,今个儿早上,娘娘派这三个奴才出宫办点事,可是这三个奴才却是迟迟不归,所以派我来看看!”“哦?你也是淑妃娘娘的人,有令牌吗?”宫女立刻回道:“当然有!”随后便开始翻找,但找了半也没找到。哎呀一声道:“糟糕,将军,我出来的匆忙,忘记带了!”“恩?没有令牌?那你也得留在这!”宫女一听顿时急了。“我你这将军讲不讲理,我都了,娘娘着急等着这三人回话呢?你怎么就不放行呢?害什么怕会进奸细,你睁眼睛看看,我可是女的,奸细有女的吗?真是的,我告诉你,你最好放我走,否则,耽误了娘娘的大事,你担罪不起!”将军本来对宫女的无礼很生气,但一听宫女的也有理,便只能压下心中的气,再怎么这也只是演戏,要是为此得罪了淑妃娘娘就太不智了!“哼!你们走吧!”宫女不屑的一笑。“哼!早这么不就得了!”抬头看了一眼还在傻愣着的江离尘三人,便又是一声骄哼。“你们三个狗奴才,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滚进来?”江离尘三人急忙赔笑称是,然后便笑咪咪的跑了进去!宫女娇声一哼,便傲气的转身离开了!宫女离开后,门卫对那个将军道:“将军,真就这么放他们走?”将军没好气的道:“不放怎么办,难道要得罪叔叔娘娘!”“那如果他们是奸细呢?”将军随手一巴掌拍了下来。“我你长没长脑子,那几个娘们唧唧的太监和一个蛮不讲理的宫女,你跟我,谁是奸细?奸细还敢这么横?真是猪脑子!”......江离尘三人随着宫女来到了一个屋子中。一进屋内,江离尘就低声叫到:“冰狼!你这什么情况?”宫女正是冰狼谢君豪,他和豺狼宿盼、青狼吕青书是一起进的宫,他们比所有人都早,辰时刚一过,他们便出发,从城外通过清明渠,一路游进来的!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负责接应!谢君豪恢复男声,无奈的道:“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事情有了变化,我才不得以而为之的!”江离尘眉头一皱。“什么变化?”“程咬金可能是被咱们吓到了,他居然将自己的盔甲给了他的副将,然后自己带着一干心腹逃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由明转暗,那个副将现在就是表面上的将军,现在只有他能和程咬金单线联系,而程咬金也是通过他来下达命令!所以,我们现在失去了有关他的一切消息!”江离尘略一思索,便赞道:“所以你就打算用宫女的身份将他炸出来?好主意!做的不错,只是你什么时候会男扮女装了?”谢君豪气愤异常的道:“还不是那个吴老,非要长得白净,有什么扮女装的赋,而头狼(李毅)也逼着我学,所以我只能服从命令了!为了学会女人话的方式,我可是被逼着和那些女侍一起训练啊!别提有多惨了!”提起吴老,三人都是同情的看着谢君豪,这吴老就是当初李元昌身边的那个管家,这人别的什么心思都没有,一生都醉心于易容变装之术,他被抓时本来以为死定了,没想到李毅又让他做回了老本行,自然兴奋异常,所以教的也格外认真,也才让战狼队的易容之术进步飞快。而李毅当初也很是庆幸,幸好这是初唐,低胸装还不是很流行,否则的话,男扮女装只能破产了,总不能造个假胸出来吧!江离尘感叹一声后道:“对了!青狼和豺狼呢?”“哦!豺狼在外面接应呢?这次还多亏他了,没想到咱们平时对他烦的不得了的碎嘴子居然派上用场了,这货扮成了一个监门卫,到处和人攀谈扯淡,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前朝这一片的监门卫居然就被他给混熟了,现在十个人得有七个人认识他,这次我能及时救你们也是从他那得来的消息!”江离尘哈哈一笑:“头狼不是过吗?对于咱们特种兵而言,就没有什么是不能用的,就看你会不会用!这不,豺狼这次就立功了!恩!青狼呢?”“他呀!在御膳房呢?这人一来就钻到那里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这里就他得到了头狼关于厨艺的精髓!这样也好,也利于咱们实施计划!”江离尘:“行!你跟我你们的计划,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怎么帮不上忙,我还正愁人手不够呢?计划是这样的......”随后三人便讨论了起来,半柱香后,三人议论完毕。江离尘作为副队长做最后发言。“兄弟们,这次演习的重要性我就不多了,无论是为了咱们自己,还是为了咱们大嫂的慈善基金会!咱们都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上午的演习只是热身,从现在开始,才是咱们战狼队真正显威的时候,兄弟们,战狼队......”“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