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演习进行时(二)
    江离尘对尉迟敬德的拉拢与嘲讽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的道:“尉迟老将军,今你们输定了,因为你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特种作战,今就让我告诉您,特种作战就是不择手段!都让开吧!让我进城,否则,这瘸子就将因你们而死了!”尉迟敬德眉头紧皱,他实在是没想到,这战狼队居然会用这种方法进城,这已经是触犯律法了。尉迟敬德眼神冷冽的看了江离尘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中被吓的面无血色的瘸子。寒声道:“狼崽子,你们还真没叫错名字!你们就是一群狼心狗肺的畜牲,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放了他,我让你出城!我不第二遍!”江离尘眼神疯狂,目漏凶光。“让我进城,我也不第二遍!”尉迟敬德看了看面露疯狂的江离尘,突然间气全消了,因为他觉得为这种对手生气不值得,当然,恨还是恨的,如果不是李二拿他们当宝贝,尉迟敬德早就令人放箭了,至于那个瘸子,尉迟敬德不是很关心,死就死了,就当为国尽忠了,大不了赔点钱罢了!那么,现在这江离尘还就只能他来收拾!尉迟敬德紧了紧手中的单鞭,突然就对江离尘出手了。而江离尘好似惊慌失措,急忙将手中的瘸子推向尉迟敬德,然后转身就逃!而尉迟敬德的注意力也全在在江离尘身上,他只是调教反射般的扶住被江离尘扔过来的瘸子,然后就像去追江离尘,只是他没想到,他就扶了这么一瞬间,他就再也没有然后了!尉迟敬德还待在追,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句:“将军,您阵亡了!”。然后他下意识的看了看怀里,赫然发现那里有一大块血迹!赫然就是代表他死亡信号的猪血!尉迟敬德呆呆地看了看瘸子逃走的方向,但也只是看到一个背影一闪而逝,但就是这么一个背影就让他气炸了肺,这哪是什么瘸子,那奔跑的速度跟兔子似的,那么长的街道,居然一转眼就不见了。他又转过身看了看江离尘,却见他上了一匹马,而这马却是从另一个门洞由另一个青年骑着冲出来的,江离尘上马以后,趁着尉迟敬德愣神的时候,了一句“得罪了尉迟将军!”然后便趁机逃走了!到现在,尉迟敬德也终于意识到,他上当了!什么挟持,什么瘸子都是假的!江离尘和他作战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挟持人质是为了让让瘸子找机会靠近他,而那个骑马的就是接应的,这就是完美的杀人计划,配合默契的三人组!尉迟敬德没有让人去追,追不追得上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丢人啊,这要是追出去还不闹的满城风雨,留着他们,让程胖子头疼去吧!希望他也被干掉,否则就死他一个多尴尬!尉迟敬德充满恶意的想到,只是想着想着,突然来了一句:“格老子的,毅子,老夫跟你没完!居然敢对老子用计!不知道老子最烦这个?格老子的!”......中午午时左右,大内皇宫的入口承门处,跑来了五个军官,看来的方向,这还是两个地方的人!守门的监门卫见到骑马跑来的五人,急忙拦住!“站住!尔等是何人?此乃大内皇宫,不得擅闯!”门卫问完,便见从西面来的那人急忙道:“某家是尉迟将军手下的副官,特来禀报大将军,我家将军阵亡了!”这人一完,从朱雀大街方向跑来的人接着道:“某家是侯将军手下的校尉,也是来禀报大将军,我家将军也阵亡了,战狼队已经进城了!”守卫一听,当时就被震懵了,匆忙对身边人了一句:“在这守着,我去禀报将军!”完,便匆忙跑开了!不多时,就听见从宫内传来一声大喝:“人呢?人呢?”话音刚落,就见程咬金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你们是尉迟黑子和侯君集的手下?他们阵亡了?”“是的将军!”“怎么死的?”“用计偷袭!”“我家将军也是这么败的!”“战狼队全进来了?”“不知道,我这边有三个!”“我这边也有三个!”程咬金一听,皱眉道:“那就是还有一个组不知所踪?他奶奶的,这是群什么怪物,这么邪门!”快步走了两步,程咬金突然对他身边的副将道:“你先领他们去见大将军!”副将答应一声便带人进了宫!副将离开后。程咬金又吩咐监门卫让他们严加看守,便回他的军帐去了!只是从他时而放光的双眼可以看出,这货又想到什么歪主意了!......大内皇宫后苑,凌云阁!李二早已经不在窗口站着了。一上午毫无动静,很多人都已经不耐烦了!只有李毅一人又吃又喝的,丝毫没有不耐烦的表现,好不容易来这皇宫一趟。不多吃点,多亏啊!李二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可是等了一上午却毫无动静,他的耐心也被磨得差不多了!抬头看了看依旧吃的兴起的李毅,气就不打一处来。“臭子,你居然还能吃得下去?战狼队到现在还没个动静,你就不怕他们出意外了?”李毅吐出了嘴中的寒瓜(西瓜)瓜子,擦了擦嘴,才起身道:“李叔叔,你别急啊!这没有动静才是正常,要是他们大张旗鼓的硬冲进来,那才奇怪呢?别急!侄估摸着,快有消息了!”李毅完,看了一眼窗外,张嘴乐道:“瞧!曹操,消息就到了!唉!估计李绩叔叔要头疼喽!”众人一听,急忙向窗外望去,便看到一行六人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李绩急忙打起精神,他都干坐着一上午了,早就不耐烦了。六人一路畅通无阻的上了楼,李绩忙问出了什么事情!侯君集的校尉和尉迟敬德的副将急忙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了一遍。二人完,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乔装易容?水下伏击?连环计?三人组?这都是些什么人?这么复杂的计策居然是六个普通士兵做出来的?这将军也没有这么高明吧!这一刻,所有人看李毅的眼光都不同了,尤其是李二和众位将军,那眼神,简直就像一头恶狼再看自己的猎物啊!李道宗也是震惊异常,咽了口吐沫,对李毅低声道:“子,你这群人真这么神?”李毅点了点头。“差不多吧!虽然还是有些冒险!但是第一次嘛?可以原谅!也不能太苛刻了!”李道宗顿时无语,怎么着?我们在这惊为人,你居然还不满意?这是在埋汰谁呢?“子,你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吗?”李毅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莫名的笑道:“不知道,知道也不!”“嘿!你这子,连我你都瞒?”“哎呀!李叔叔,稍安勿躁,这事出来就没意思了!你那,就继续看着就是了!”李道宗冷哼一声,想了想,便不再多言了!李绩回头看了一眼李二,见李二同样眉头紧皱,只能自己想办法,可是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如何让战狼队现身!不多时,李二却突然道:“你们是战狼队擅长乔庄易容?”李毅在一边不乐意了。“李叔叔,您不能这样,这是比赛,您是裁判,再了,这还打着赌呢?”“你给朕闭嘴,朕作为裁判了解一下情况,不行吗?”李毅顿时无语,裁判了解情况?裁判有毛的情况需要了解,那是裁判的事吗?不过谁让李二是老大呢?李毅无奈的摆了摆手,只能退下了,愿意审就审吧!反正最终丢人的又不是他!校尉和副将听到李二的问话,急忙回道:“是!”李二眼神严肃,浑身散发着一股帝王气势,直接压向了二人。“你们如何证明,你们不是战狼队的人呢?”二人被李毅的气势一压迫,吓得顿时跪了下去!其中那个副将先道:“陛下,卑职怎么可能是战狼队的,卑职本就属于北衙禁卫的,而且卑职还是玄甲军中出来的,不可能是战狼队啊!”“恩?你是从玄甲军中出来的?抬起头来,让朕仔细看看!”那副将急忙抬头,李二仔细一辨认,还真是,当初玄甲军中的老人都是随他出生入死的老部下,所以他基本记得请其中每一个人的长相,这人正是其中之一,无论是眼神还是长相,都没错!李二点了点头。“恩!是朕错怪你了,起来吧!”李二又对那个校尉问道:“那你呢?”校尉急忙答道:“陛下,卑职不是玄甲军的,卑职是候将军的副将,一直都是跟随候将军的!”“哦?你是哪家子弟?”贞观时期的武官,大部分都是豪门贵族或世家大族的子弟担任的,所以李二才有此一问!那校尉急忙答道:“卑职出自于太原王氏!”李二哦了一声。“你们太原王氏传与何人?”那校尉毫不迟疑的答道:“我太原王氏,乃周灵王太子晋公之后裔,自华胥氏至太子晋共四十五世。”“可有凭证?”“有!”校尉立刻递上一块印章,李二一见印章,便点了点头!“恩!是王氏的印记!不过这不足以证明你的身份,这样吧,你和副将都不要走了,就留在这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