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演习进行时!
    侯君集让人将黑衣人拦截在清明渠中,又让人沿着岸边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向水中射箭!校尉:“将军,用不用再派两个弟兄下去?”侯君集淡淡地道:“不用,以他的身手,下人去少了没用,只是送死,多了咱们又没有那么多会水的弟兄,这样就可以,只要咱们沿岸戒备,他要是想逃,只能向城内游,而且,游一段距离后,必然要上来换气,到时他必死无疑!”校尉点头答应,便下去吩咐众人心。大约半柱香,也就是十三四分钟以后,水面上依然无任何动静。校尉:“将军,这么长时间了,他不会憋死了吧!”侯君集皱眉道:“不可能,再有毅力的人,憋死之前也会有异动,这渠水不深,要是他在渠底动作过大,水面一定会有反应的可是你看这水面却一直无变化!”校尉惊讶的道:“将军的意思是他一直没逃走?”侯君集:“有这可能,其实我现在疑惑的是,他为什么不逃走,他要是想逃,就凭堵在渠口的那几个兄弟,一定拦不住他!可是他却没有逃走!”侯君集眉头都拧成了一团,就是想不通,他又从头理了一下思路,突然灵光一闪。“糟糕,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他在这里待着是为了拖延时间,好掩护刚才那两个人从明德门进入!”校尉不解的道:“不会啊!他们的易容之术不是需要时间吗?”侯君集脸色难看的道:“他们可以硬闯!明德门大部分的守卫力量都我带到这里了,剩下的人根本拦不住他们!”侯君集刚分析完,就见前方跑来一个士兵,气喘吁吁的道:“报告将军,方才有两个平民打扮的人突然动手,冲破了我们的封锁,逃进城了!”“该死!”侯君集大骂一句。站在岸边,回头看看依旧平静的水面,一把拽过校尉的弓箭,狠声道:“你们继续守在这,我去调兵,老子一定要将这二人给活捉!”完,侯君集就要转身离去,但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他用余光看到了他面前的水面上突然出现了微的变化,侯君集冷声一笑,然后继续不动声色的转身,只是再转过身的一瞬间,突然又回转身体,向方才水面出现变化的地方猛然射了一箭,直接没入水中!侯君集先是得意一笑,却瞬间又将笑容凝固在脸上,因为他发现意料中的血并没有出现在水中,而就在他一愣神的瞬间,突然从水中射出一种绑在绳子上的钩子,直接勾在了他身上盔甲上,然后只见水中人用力一拽,侯君集便向水中扑了下去,所有变化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快的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侯君集的大脑也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他奶奶的,这是计中计!”藏在水中的正是战狼队中的魔狼陈默,而那两个胡人中救人的是冬狼常东,另一个则是铁狼雷刚!他们三人是一组,目的就是混进城并斩杀侯君集,但是没想到在城门口就被发现了,常东只能临时改变计划,用这个调虎离山之计。而魔狼陈默虽然是北方人,但他却是战狼队最会水的人,他能在水下憋气十七八分钟,连李毅都不得不为之叹服,这就是赋,别人学不来,陈默本来是打算拖延时间之后就离开的,但是他后来临时做出了改变,制定了这个斩首行动,刚才水面的波动就是他从水底游上水面引起的,而他也是真上当了,他真以为侯君集要走了,只是出于谨慎,他一直紧靠渠边,才侥幸躲过一箭的,这也就是陈默,换做其他人还真不敢冒险,就像李毅曾经的,陈默虽然为人冷漠寡言,但却是最会随机应变的人。陈默勾住侯君集后,一跃而起,直接抱住侯君集,然后将早已准备好、放在竹筒中的猪血倒在侯君集身上,这就代表侯君集阵亡了!“弄死”侯君集以后,陈默又重新回到水底,趁乱逃开了!......等校尉反应过来后,侯君集已经阵亡了,他急忙命人将掉在水中的侯君集救起。侯君集被救上岸后,先是气愤异常,后来便渐渐平息。赞叹道:“唉!还是输了,这支队厉害啊!”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的气并没有消,只是被压下了而已!校尉心翼翼的问道:“将军,我们怎么办?”侯君集没好气的道:“这还用问我?该上报上报,该设防设防!我已经阵亡了,别跟我话!”“是!是!”校尉答应之后,急忙离去,他要去找能稳住局面的人来收拾残局!......而在此事发生近半个时辰以后,在长安西面的金光门,也有一场战斗将要发生!在这金光门城门出,也同样有着和明德门相同的禁军,其实平时城门的守卫都是监门卫,只是由于这次演习为了统一管理,临时交给了禁军!此地的将军正是尉迟敬德,他和侯君集就是一东一西,侯君集将宝压在了明德门,而他则是将宝压在了这金光门,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金光门是离西市最近的城门,而李毅的地盘——金鼎集团就在西市,尉迟敬德相信,战狼队的人一定会去那里寻求支援,所以,他就堵在了这里。要不老话得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所以尉迟敬德这憨货这次又押对宝了!在金光门前,尉迟敬德将椅子摆在了城门前,就这么一直盯着城门口处。上午十点左右,尉迟敬德便发现了异常,那是左边那个门洞新的一波进城的人,一个老人、五个胡人、一个瘸子以及一个公子哥!尉迟敬德怀疑的就是这个公子哥,他虽然性格莽撞,但他同时也是贞观时期武力值排在前几名的武将,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公子哥的异常,因为他无论是从走路得姿势、身体的反应以及眼神的凌厉,都明了这绝对是经过训练的人,而且还是个高手!尉迟敬德眼神一眯,从副将哪里拿过单鞭,一句话没,直接打了过去。这就是尉迟敬德,只要是他怀疑的,先打了再,至于打的对不对,打着打着就知道了!而这公子哥面对突然冲出来的尉迟敬德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尉迟敬德竟然这么楞,一言不就开打,比程咬金都楞!公子哥来不及多想,面对尉迟敬德迎面而来的单鞭,只能选择躲闪,一个驴打滚闪到一边,顺手从旁边士兵那抢过来一把刀,随手架住了迎面而来的单鞭,又一个后退躲开了尉迟敬德的鞭腿,随手回手一刀逼开尉迟敬德,这才有了些许喘息之机!这公子哥正是野狼江离尘!他这次的任务也是一样,进城并且见机行事杀尉迟敬德,只是没想到,在城门口就被尉迟敬德给发现了,还不讲理的直接开打,到现在他还有些蒙。缓了缓神,擦了下冷汗,开始认真起来,能和尉迟敬德打一场,他同样很高兴!而旁边的士兵也许是了解尉迟敬德,只是将百姓给保护起来,并且将二人围住,并没有上前帮忙!尉迟敬德见江离尘缓过神来了,才开口道:“怎么样,狼,缓过神来了吧!缓过来就认点真,让我看看,毅子训练出来的人武力如何!”江离尘身体紧绷,缓了缓被震得发麻的双手,用刀随手划开裤管,取出里面的刺刀,这是李毅为他们特制的,每人一把!随手丢掉抢来的关刀,摆正身体,缓缓道:“子同样想领教一下鄂国公的高招!”“哦?居然是刺刀?看来你真是狼!哈哈哈,看来老尉迟我今要拨得头筹了!看鞭!”着,尉迟敬德手持单鞭直击江离尘的中门,江离尘挥刀格挡,并用太极用劲之法卸掉单鞭的劲力,同时又将单鞭引向一边,随即一个转身直刺尉迟敬德的腰眼,尉迟敬德反手一鞭将江离尘的刺刀打偏,同时一个扫堂腿划出,江离尘跃起躲避的同时又一刀刺向尉迟敬德的脑后,尉迟敬德闪身躲开!就这样,二人你来我往,不多时就打了十几个回合。尉迟敬德的招式特点就是精准,霸道,大开大合而且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尉迟敬德最擅长的是马战,最会使的兵器也是长槊,用单鞭步战,战斗力只能发挥出八成!而江离尘招式的特点则是将时候学习的绣刀法、太极刀法以及现代军队的搏击招式柔和而成。刁钻诡异、刚柔并济,擅长一击致命!二人就这样竟然斗了个不分上下,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江离尘的招式太过诡异,致使尉迟敬德一时无法应对,但是时间一长,江离尘就会必输无疑!二人又打了半柱香的时间,突然,江离尘横砍一刀将尉迟敬德逼退,然后竟转身跑向了城门方向,到城门口处,一脚踢飞了一个禁卫,然后随手一拉,便有个瘸子被他拉了过来,江离尘随手将刀架在瘸子的脖子上,将他作为人质,而这个瘸子,就是和江离尘一拨进来的那人!尉迟敬德见江离尘的做法,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色,他本来对江离尘还起了爱才之心,都打算将其强抢过来了,没想到江离尘竟随手做出这等下作之事!尉迟敬德走进江离尘,冷声道:“没想到毅子教出来的强兵居然就是这德行,绑架手无寸铁的百姓,亏你做得出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将他放了,我可以考虑不追究此事,并且可以让你跟着我,我可以给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