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演习开始!
    第二,李毅起了个大早,草草的吃了点饭,就和老爷子直奔皇宫而去。一路上,到处都有戒严的士兵,离演习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但是紧张的气氛已经弥漫开了,等爷孙二人走到皇宫门口后,就发现程咬金正在那对一群士兵呼来喝去,想来,这货这次也是认真了!程咬金见到李毅,贼兮兮的走了过来,先是向李靖问了声好,便对李毅道:“毅子,我听今这次演习也是你给那九头狼最后的考验?”李毅惊讶的看着程咬金。“呦!您消息够灵通的嘛!确实有这事!”程咬金眼神瞟了瞟左右,跟做贼似的低声问道:“那如果他们失败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这就不一定!反正是不能留在战狼队了,不要是失败了,就算他们胜利了,但只要有人阵亡,也算是不过关,到时候谁阵亡谁走人!”程咬金眼中精光直闪,贱兮兮的道:“贤侄啊!你看咱们平时关系也算是不错哈!你能不能把被淘汰的狼崽子给我,你放心,我一定把他们当宝贝一样供着!”李毅被这一声贤侄教的浑身直掉鸡皮疙瘩,还平时关系不错?也不知道他从哪看出来的,真想离他远点,现在他也算是知道程咬金的目的了,那就好办了!“我程叔叔,这是你跟我没用,这事你得找陛下,我现在已经没有处置他们的权力了!再了,你先不要高兴太早,先抓住他们再吧!友情提示一下,一定要心点啊!别再晚节不保啊!”程咬金眉毛一竖。“哼!就凭他们几个也想过俺老程这关?还晚节不保?你好好看着,看我是怎么抓住你这群狼崽儿吧!”李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人啊,不事到临头永远都不听劝!“希望吧!”李毅完,便和李靖直接进了宫,进宫之后,李毅四处一看,便发现这里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啊!防卫之森严,连李毅都不得不为之咂舌!贞观时期的大兴宫有着严谨的布局,从南到北分别是前朝、寝区与内苑,前朝东侧设有门下内省、宏文馆、史馆,西侧设有中书内省、舍人院,为宰相和皇帝近臣办公的处所。中间的寝区是李二和后宫居住的地方,绝对禁止外臣进入,后面则是内苑,凌云阁就在内院之中,大行宫的东面是东宫,西面是掖庭宫,也就是宫女居住的地方!爷孙二人进入宫门承门后,经嘉德门、朱明门。两仪门和最后的甘露门,便进入了内苑,大兴宫的内苑中西部有几个大池,称西、南、北海池。围绕三池布置有一些园林性质的殿宇,西北隅还有一组山池院,并设有千步廊等建筑。东部建有凌云阁、紫云阁、凝云阁等一系列楼阁,以及一个东海,李毅边走边看,不禁为之咂舌,这李二的后花园就是不一样,这大家大业的,得花多少钱啊!有太监引路,不一会儿,爷孙二人便来到了凌云阁前,李毅抬头一看,发现这凌云阁高四层,李毅估摸一下,站在楼顶,确实能把这皇宫及附近的景象尽收眼底!李毅在向四周观察一番,发现这凌云楼竟然是邻东海而建,不禁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李毅和李靖的直接上了凌云阁的三层,发现已经有不少大人在场了,李二正在楼阁窗前观察着下方的布局,发现李毅,一挥手便将二人叫了过去,李毅抬眼一看,发现李孝恭、李道宗等人居然也在,看来这次演习却是动静不啊!“毅子,估计你也发现这长安城内的布防了吧!怎么样?还有信心吗?”李毅微微一笑。“李叔叔,子还是那句话,特种作战比的不是人数!”李二哈哈一笑。“那就好,朕还怕今这演习没有看头呢?”“呵呵,李叔叔,你就放心吧!”李毅完,李二便将他挥退了!李毅四处一看。发现李道宗正在向他挥手,李毅便走了过去。“我你子什么时候能消停一会,怎么惹事?这次更过分,居然闹到皇宫里来了!”“还不是为了您闺女,要不我能这么拼吗?”李道宗斜眼问道:“只是为了我女儿?”“咳咳,李叔叔,你这么问我会很尴尬的!”“你子会尴尬?哼!我还不知道你?”李道宗白了李毅一眼,随即便严肃问道:“有把握吗?”李毅随意地回道:“事在人为,听由命吧!”李道宗没好气的道:“你子,总是吊人胃口!退路想好了!”“还行吧!”“你这臭子,滚!离老夫远点,看你心烦!”“唉!我李叔叔,一大把年纪了,怎么气性还这么大?也不知道注意身体!好好!我不了!”......大约一个时辰后,李绩也走了上来,将军帐设在了这里,他的到来也代表了演习的正式开始!......上午巳时,也就是九点左右,在长城正对朱雀大街的明德门前,正有一队北衙禁军仔细的检查过往的行人,这北衙禁军乃是李二的私人军队,是绝对的精髓,也是由李二的部分传奇卫队——玄甲军发展而来!而这明德门除了是子参加祀典的必经之门,明德门还是民间为禳除灾害经常举行大规,所以,明德门可以是长安城的主城门!在这队禁军的不远处,侯君集正在那仔细的观察着过往的行人,他的背后还有数十名禁军卫队!“将军,您确定这什么战狼队会从这里进城!”侯君集身边的一个校尉问道。战狼队昨夜以被送出城,这也是演习的一部分!侯君集眼神眯着,面无表情的道:“我不确定,这战狼队是什么样的存在我根本不了解,而且训练他们的人——李文庸我也不了解,但是我知道,他们的任务是要斩我的首,所以,他们一定会来找我,这明德门是进入长安的主门,过往的百姓很多,这里虽然是防卫最严的城门,但也是最复杂的城门,所以,他们从这里进来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这朱雀大街是整个长安城最宽的的街道,他们人少,我们人多,一旦他们过来,这里的地形对我们更有力!”侯君集看起来很是照顾他身边的校尉,解释的很是详细,当然,估计也有一丝显摆的意思,这侯君集的性格就是好大喜功!这校尉也很会做人,侯君集刚一完,一个马屁立马送上。“将军真是算无遗策,那几个狼崽子岂是您的对手,不对,他们连给您当对手都不配!”侯君集微微一笑,看的出来,他被这马屁拍的很是舒心,不过,他毕竟是名将,不会因此就掉以轻心。“都打起精神,注意观察,那李文庸既然敢赌这么大,就明这战狼队必然有过人之处,咱们不能掉以轻心,以免阴沟里翻船!”“遵命!”众将连忙答道!长安在唐朝是一座国际大都市,虽然现在只是贞观初年,但是来长安的胡人也有不少。明德门有五个门洞,中间的门洞只有子能走,而两边的门洞是车辆通过的,第二、第四两门才是行人通行的。此时,明德门东边第二个门中有一对胡人引起了侯君集的注意,他其实没发现什么不对,只是有一种感觉,感觉这两人不简单,于是,他便走了过去!侯君集走过去本来只是打算询问一番,但是还没等他走到那,就发生了意外!这两个胡人刚刚通过检查,禁军要盘查二人身后的的一个女子,没想到其中一个禁军竟起了色心,要对女子进行“搜身”!女子当然极力反抗,挣扎中意外的将禁军挠伤,结果禁军一巴掌打了过去,女子被打的身子一歪,就要摔倒!侯君集走来的过程中,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气的他脸色一黑,对于这些禁军的德行他也知道,他也懒得管,毕竟男人本色嘛!但是今是什么日子,这可是在演习,他怎么会容许有人如此放肆,正待他要喊住手时,却发现有人比他还快,只见那两个胡人中的一个以超于常人的反应速度一个跨步便来到了女子身边,将其扶起!侯君集在一边看的差点拍手叫好,这身手、这反应速度,绝对是一个高手,只是过了一瞬,他突然愣住了,他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而救人的胡人再救起人的一瞬间也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对身边的胡人喊道:“暴露了!撤!”完,率先跑出城门,而另一个胡人也瞬间做出反应,一脚踢开身边的一个禁军,夺门而逃!就在二人逃跑的瞬间,侯君集也反应过来了,急忙大喝一声:“是战狼队,给我拦住!”城门出的禁军听见侯君集的喊声,便往他这看了一眼,而就这一愣神的瞬间,战狼队的两人已经逃了,他们想在拦截已经晚了!侯君集眼看着战狼队逃跑,气的直跺脚,随即他跑到城门,止住了要追人的禁军。侯君集身边的校尉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问道:“将军,怎么不追了!”侯君集气急败坏的道:“我倒是想追,但你没看到刚才那两人的身手?你认为就凭北衙禁军能追的上?还不如继续谨守城门,他们还会在回来的!”见侯君集发火,校尉也不敢话了,只能点头称是。侯君集缓了口气,才逐渐冷静下来。“来人,将方才调戏妇女的士兵拖下去斩了,再传令下去,演习期间,在有触犯军规者,定斩不饶!另外,派个人通知各城门,对所有进城的胡人严加搜查!”侯君集命令一下,立刻有人开始执行,这时候,没人敢触他的眉头。校尉见侯君集已经冷静下来,才继续问道:“将军,他们还会从这进城吗?”侯君集皱着眉头思考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从他们刚才的着装打扮来看,他们一定是易容了,而且还是易容高手,只是刚才他们胡人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所以,他们必然要换装的,但是如果他们还是易容进来,难度很大,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是易容高手,定然会严加防范,他们也知道这一点,估计不会在冒险了!唉!但他们到底要如何进来,我还真想不出来,他奶奶的,这李文庸到底是怎么训练出这么一堆怪物的!”侯君集慢慢踱着步,皱眉思考,只是想了半也毫无头绪!“他奶奶的,难道他们还能上入地不成?”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大叫道:“糟糕,他们走水路,来人,快跟我走!”侯君集命令一下,立刻便有一队士兵紧跟其后!侯君集突然想到,有几条渠水通过长安城,是用来提供长安城内的百姓日常用水的。既然这战狼队会易容,估计潜水也不在话下!侯君集一路急跑,他现在只能祈祷,还来得及!也许是上感应到了侯君集的祈求,就当侯君集赶到离明德门最近的清明渠时,正好看到一个黑衣人正好要上岸,只是黑衣人见到侯君集立刻大叫一声,潜入水底。侯君集立刻下令,让水性好的人潜到城墙下的渠水里,堵住黑子人的退路,然后另其他人沿岸边一字排开,严防死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