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千秋殿再议!
    退朝后,李毅会和了李靖就要往家里走,但刚走几步,还没出宫门就被一个太监叫住了,李二在千秋殿召见他们,李毅就知道,李二这是今就要一个结果了!“爷爷,你这事陛下是怎么想的?”路上,李毅忍不住询问李靖!李靖一撸胡须,眯着眼道:“这事陛下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否服那帮人,只要你们有一方胜出,两院可以顺利建成,陛下就不会反对!”李毅低头稍加思索,便明白了,这事对李二来却是怎么样都无所谓,如果教给长乐,那是他的女儿,没什么不放心的;教给朝廷,他也可以派人接盘,也没什么所谓。所以,李二现在完全就是坐山观虎斗的姿态,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而已!想通了这些,李毅便轻松了一些,只是对付一帮老顽固,他还是有些把握的!爷孙二人不多时便来到了千秋殿,不用通报,便直接走了进去,现在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他们是走的最慢的;李二打眼一看,好家伙,文武官员能得上话的差不多都到齐了,这俨然就是一个朝堂啊!满屋子的三品以上的大官,就他一个五品的官,他一出现,立刻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李二见李毅来了,便开口道:“好了,现在人齐了,就都自己的意见吧,这不是朝堂,可以随意一些!”李二话音刚落,就听高士廉出列道:“陛下!这两院必须由朝廷来建!”高士廉完,不善的看着李毅!其他人看有高士廉出面,也就都不着急了,都躲在后面看戏。李毅对这位老大人却很是无奈,这不是不讲理吗?“老大人,您这么看我干嘛?我是支持您的,我可没反对啊?”高士廉眼睛一瞪。“可是你把慈善基金会名下的店铺都给收回去了,朝廷拿什么钱来建两院!”李毅双手一摊。“这也怪我喽?这店铺是长乐公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您要是想要店铺去找长乐公主啊!找我干什么?”“哼!谁不知道你和公主是什么关系,这店铺是谁的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你少在这糊弄老夫!”“我老大人,我敬您是长辈,又是大唐的重臣,但您也不能这样欺负我们辈吧!您想想,这慈善从头到尾都是由我和长乐公主一起建立的,这两院的主意也是我们一起想的,长乐为了两院的事情,贪黑起早的忙了近一个月,为了了解长安鳏寡孤独的信息,她甚至专门花了五的时间跑遍了整个长安城,而且去的都是一些乞丐们呆的地方,对于一位女子,尤其还是一个公主整整五都在乞丐窝里面度过,这是怎样的一种体会,你们谁能体会?为了做出一份详尽的计划书,长乐和李雪雁县主又跑遍了整个西市,就是为了调查最新的物价,生怕乱花一分钱,她们把每一笔账都足足算了三遍,就怕出现一丝意外!而且她们为了慈善基金会的管理,足足学了一个多月的贞观算数。这些你们都想过没有?”李毅越越生气,越越激动,容不得他不如此,实在是这些人太不讲理了,不讲理的有些让人心寒。“我这些不是为了证明长乐她们有多伟大,我只是想证明她完全有这个做好此事,不是我起高调,咱们现在就你们谁为这件事做过努力,不用别的,只要有一份粗略的计划书就行,甚至都不用精确的数字,只要有一个大致的发展规划就行,你们谁能出一条来?”李毅完,便巡视着众人,众人都被李毅的不好意思,都躲着李毅的眼神,不敢和他对视,就连高士廉都漏出一丝羞愧的表情!“没有吗?呵呵!没有就没有吧!诸位叔叔都比我年长,办事的经验都比我丰富,可能你们考虑的比我更深远吧!所以当听你们要把两院收归朝廷所有时,我没有反对,这是真心话,长乐为了这事,她前前后后忙了足足两个多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我看着比谁都心疼,她能休息,我也能放心,但是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一句话就把她给否定了不,还要抢夺她个人的财产,你们,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各位叔叔,我有些激动,话的有些重,希望各位叔叔别介意!”李毅着,给各位老臣行了一礼,表示歉意,无论如何他刚才都失礼了,他面前的都是大唐的功臣,这么是有些过分了,李毅也知道自己的过了,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好在众大臣都知道李毅年纪,是有口无心,而且里的虽然难听,但却不是无理取闹,所以在座的人都没有和他计较什么?李二也是第一次见到李毅如此激动,他是即高兴,又后悔,又心疼。高兴的是李毅之所以如此为的是长乐,作为长乐的父亲,他怎能不高兴,后悔的是他没有考虑长乐的感受,他知道,自己伤了长乐的心了!而心疼的却是长乐为这件事的付出,当听李毅长乐整个人瘦了一圈时,他的心感觉被什么揪了一下,很难受,对于长乐,利尔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疼爱的,这对于一个帝王来,是很难得的亲情!李二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里复杂的心情,无论心里有多不爽,他现在必须装作面无表情,这就是一个帝王的悲哀。“还有谁有什么要的吗?”高士廉顿了顿,先是要向李毅行礼,连忙被李毅给拦住了!“李大人!”“老大人叫我毅子就好,叫我李大人我还真有些不习惯!”高士廉微微一笑。“好,那我就叫你毅子,毅子,老夫先向你道个歉,刚才你的都是事实,这事老夫事前却是没有考虑周全!”李毅立刻高兴的道:“不用,不用,我们都是辈,哪里用得着如此,我们还年轻,多些坎坷也好!”高士廉一叹,赞叹道:“毅子,真的,老夫是真有些喜欢你,不别的,就你这股永不服输,敢于拼搏,还一心为国,甘于奉献的精神,就值得我佩服!”李毅脸色一红。“哪有哪有,老大人严重了!子也佩服老大人忠心为国,德高望重!”一老一少,对目而是,忽地哈哈大笑,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感!其他众人看着这一老一,甚是无语,刚才还一副怒目相对的样子,现在却又惺惺相惜了!这还能不不能有些谱了!还好,这高士廉还是一个老顽固!大笑过后,高士廉接着道:“不过,毅子,道歉归道歉,但是这两院的事也不容更改,不是老夫为难于你,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干系有多大,所以,你给老夫一句话,这慈善基金会是不是非长乐不可!”高士廉这句话就有些陷阱的意思了,李二之所以同意慈善的存在,就是因为这慈善能够为他增长功绩,但是要是这慈善基金会成了一家之言,他是绝对不允许此事发生。就算是他的亲生女儿也不行!所以高士廉话一出口,李二的脸色瞬间就凝固了!李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急忙解释道:“这怎么可能?既然到这,那我就这慈善基金会吧!其实这慈善基金会的主要钱财的来源根本就不是靠开店,实话,开店挣这点钱如果单给某一个人,确实是一笔大数目,但是要放在基金会中就显得九牛一毛了,这点钱甚至连两院都无法完全支付,更遑论其他的?其实这慈善基金会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是募捐!”“募捐?”众人还是第一次听这个词,所以格外好奇!“不错,募捐!所谓的募捐就是像那些富商们筹集钱财,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捐钱给基金会!”“这怎么可能?”众人很是不解,心甘情愿的捐钱给基金会,这不是方夜谭吗?这世上有这么多的大善人?“呵呵,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你办不到只是没有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已!”李二一听,顿时赞道:“恩?这话的漂亮,你子,总是出口成章,那你就你的办法!”众人品了品这句话,确实觉得很有味道,对于李毅的才华,他们还真就不得不服气!“呵呵,其实这是很简单,下之人,熙熙攘攘,为利而来,为利而往,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不怕他们不动心!其实这事很简单,慈善最大的作用就是得民心,当慈善发展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可以名声在外了,到时候就可以打广告了,所谓的广告就是广而告之,举个例子,假如金鼎商盟现在捐助基金会一笔钱,那么基金会在花这笔钱的时候就会特意注明这是金鼎商盟捐的,到时候,百姓就会知道此事,您知道此事的百姓当要买东西的时候,是会先考虑商盟还是其他的店呢?”“这?”在场的众人都是聪明人,李毅到这,他们就已经明白了,随后便惊奇的看着李毅,很是难以理解他是怎么想到这些的,真是一环扣一环,计划的一丝不漏!众人都不得不在心里一声佩服!“众位叔叔,这事要想办成,需要很多助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成的,就商家这一方面就是一个难题,现在的商家大部分都是一盘散沙,他们每个人所经营的就是自己周边的一块地方,所以,这商盟的广告对他们是没用的,所以,要想促成此事,就先要整合商家,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最主要的是让基金会名声在外,所以,这两院之事必须有基金会来办,而且这会长还非长乐不可,这不是我不讲理,众位叔叔,你们想想,这慈善基金会立足的根本是什么?”房玄龄想了想,凝声道:“是声誉!”“不错,就是声誉,这是慈善基金会立足的根本,一旦声誉毁了,基金会也就完了,所以,这基金会的会长人选一定要慎之又慎,各位叔叔,这基金会是什么地方?这是花钱的地方,而且是大笔的钱,如果按照你们的意思,派一个官员或者是其他的男人来治理,你们谁敢保证他们不会贪污,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动这笔钱?你们谁敢?只要众位叔叔敢在陛下面前立下军令状,我就让长乐将所有店铺献给朝廷,我到做到!”李毅完,再一次环视众人,众人再一次沉默了,这种事情,真的无人敢保证!高士廉忍不住道:“难道你敢立军令状保证长乐不贪污?”李毅嘿嘿一笑。“我有什么不敢的,这都不用我立军令状,诸位想想,长乐是什么人,她根本就没必要贪污这钱,先不长乐把自己所有的店铺都献出来一事,就她贪污的动机,根本就找不到嘛?她要想贪污,无非就是为了两点,一是为自己,一是为他人,为了他人,那也就是陛下了,诸位觉得陛下会动这钱,还是觉得陛下缺这点钱,至于另一点为了自己就更没道理了,众位叔叔觉得我会差这点钱?”李毅解释完毕,众人都是无奈了,这还真是他的那样,无论是李二还是李毅,哪都是不差钱的人,尤其是李毅,他连商盟近九成的利益都让出来了,会差这点钱?那是扯淡!高士廉还想什么,却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了。最后只能来一句。“可是这么大的一个事,公主一个女子,能办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