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初次上朝!
    第二,李毅被早早的叫了起来,因为今是他第一次上早朝的日子!一大早,冰玉就开始为李毅忙了起来,她不懂该怎么做,但是她可以替李毅准备早餐和衣物,吃罢早餐,就见崔氏风风火火赶来过来,然后便开始一边帮李毅穿衣服,检查佩戴,看看是否合格,一边又教李毅一些上朝的规矩,足足磨蹭了半个时辰,把本来神采奕奕的李毅又给弄困了,要不是李靖过来催,李毅都能躺那睡着了!翻身上马,李毅和李靖便赶往皇宫而去!路上。李靖:“毅儿,你准备好了吗?今可是会有人向你发难的!”李毅无所谓的道:“没什么好准备的,事情做都做了,他们还想怎么样,都是一群吃不着葡萄葡萄有毒的荒谬之人,哼!”李靖:“恩!你心中有数就好,我也就不多什么,就是嘱咐你一句,不要主动惹事,但是惹事了咱们也不怕事,你爷爷我在这朝中还是能上点话的!”李毅心中一暖,李靖从来不主动要帮助他,总是默默为他保驾护航!“哈哈,爷爷,你就放心吧!几个跳梁丑而已,还用不着您来人家出手!”不多时,爷孙二人便来到了大内皇宫的承门,此时已经有不少的人在这里等候了,程咬金、尉迟敬德等人一见到二人便迎了上来!程咬金:“哈哈哈,毅子,你怎么来这么晚?”李毅噗嗤一笑。“瞧您的,就好像您来的早了有赏赐似的,没迟到就行呗!”程咬金尴尬的一笑,旁边众人也是纷纷笑出声,李靖也没拦着,对于李毅和程咬金之间的“战斗”!他是不想参与的,一个老流氓和一个混蛋之间的战斗,没一个好人!程咬金今出奇的没有和李毅斗嘴,还有点讨好的意思,李毅便和他扯皮,扯着扯着就明白了,这货不知道从哪得知了商盟要实施会员卡制度,估计是要死皮赖脸的求一张,但是现在会员卡制度还在计划之中,怎么可能给他,只是通过这事也找到了,商盟内部居然有人泄密了,这事得好好查查,其实李毅猜都能猜到肯定是程处默被他老奸巨猾的老爹给套话了,但是该查还是要查的,敲山震虎、杀鸡儆猴嘛!反正敲得是程处默,李毅一点都不亏心!不多时,大兴宫内响起了钟鼓声,上朝的时间开始了,承门打开,众人鱼贯而入,然后经过一番叩拜之后,众人便进入了两仪殿,今日不是初一、十五的大朝会,所以上朝地点不在大兴殿!入殿之后,所有文武百官就驾轻就熟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宋朝以前,百官上朝都是坐着的,这一点在李毅看来还是很人性化的,可是他现在却乐不起来,他现在有些迷糊了,唐朝的座位分配制度是左文右武,可是他呢?即使朝议大夫又是宁远将军,还都是正五品的官职,那他到底应该坐哪?文官堆里还是武官一侧?还好这时一个太监走了过来,估计是知道李毅第一上朝,所以特意来引导他的,太监还是很人性化的,他给了李毅两个选择,一是文官的一个地方,另外一个则是武官的一个地方,李毅听完翻了翻白眼,这和没有什么区别吗?随即他像两个位置瞄了两眼,瞬间便做出了决定,因为他发现文官一侧的座位还是比较靠前的,毕竟他是朝议大夫,逼格上高一些,而且这作为还是靠近中央的,方便观察李二的神色,至于武官那个位置,那就太隐秘了一些,估计往那一坐,李二都不一定能发现他!李毅瞬间便做出了决定,向太监道了声谢,便毫不犹豫的走向了武官一侧的位置,文官那个爱谁去谁去,他是不去,他是来睡觉的,武官这一侧的座位太合他的心意了!李毅坐好后,便见李二走了进来,然后便是行礼,之后就开始议政了,先是总结过往的经验,然后讨论现在的工作,最后畅想美好的未来,一帮人围着李二的话的吐沫满飞,反正李毅是一句话也没听懂!李毅听着听着,就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沉睡,坐在上首的李二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李毅。一开始见他听得认真,还欣慰的笑了笑,只是不久便见李毅竟然睡着了,李二这个气啊!这子怎会这么惫懒,只是他现在上朝,也不能将李毅叫起来,最后只能无奈的一笑,便忽略了李毅,集中注意力上朝!这一觉,李毅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什么商盟、慈善之类的话语,李毅还以为是在做梦,然后便被人推醒了,睡醒之后的李毅还有些迷茫,好在他没犯浑,什么胡话,只是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将他推醒的人,他旁边的将军估计也是没见过如此大胆的人,居然在上朝时睡觉,看着李毅的眼神,只能示意他往前看,李毅这一看,顿时清醒了,因为他发现李二正满脸煞气的看着他。李二:“朝议大夫李文庸,出来答话!”李毅一听连忙走了出去,到正中央,还没开口,便见从文官中走出一人,指着李毅的鼻子道:“陛下,臣恳请陛下降李文庸的大不敬之罪,他身为正五品下的官员,居然在朝议时昏昏大睡,这简直就是罪大恶极,该将其处斩,以正典刑!”李毅愤怒的瞅着身边指责自己的这个中年老头,看其穿着跟自己也差不多,怎么就跟自己的如此的苦大仇深,张口闭口就要处斩杀头的,这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李毅无语的看了一眼这个二货,然后便向李二行了一礼后,不紧不慢的道:“陛下,侄......哦!是臣有话要!”李二饶有兴趣的道:“讲!”“臣遵旨!”李毅温和的向旁边指责他的官员笑了笑。“敢问大人贵姓,身居何职?”那个官员高傲的一笑。“我乃是从四品上太中大夫,赵无言!”李毅心中满是无奈,这是哪来的极品,一个从四品的官员如此嚣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二品的呢?李毅:“原来是赵大夫,下官敢问赵大夫...”李毅着,突然提高了声音。“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咆哮朝堂,先不本官是否睡觉了,就算我与朝堂睡觉,你也只有建议之权,却没有定罪职权,而你居然张嘴闭嘴就是处斩,难道你可以提陛下做决定吗?还是你觉得陛下连怎么处置我都不懂,需要你来教?”李毅完,那个赵大夫立刻面无血色,赶紧磕头认错。而李毅继续冲李二道:“陛下,臣初次上朝,不懂礼仪,方才因为听得太过认真,太过入神,所以有些溜神儿,但是臣不狡辩,溜号就是溜号了,臣甘愿受罚,也不用因为臣年纪而绕过臣!”众大臣听完李毅的话都是一阵无语,这人怎么这么无赖,还溜号?还不狡辩?那还口口声声什么年纪,初次上朝?这人,真是太无赖了!李二看着一本正经的李毅无奈的笑了笑。“恩!赵大夫是有口无心,朕就不多加指责了,下次注意!至于李爱卿的也是实情,由于你年纪,还初次上朝,朕也不多加指责了,罚俸一个月,下不为例!”李二完,李毅和那个赵大夫急忙谢恩,百官却是一阵无语,上朝睡觉这么大的罪居然只是罚俸,他李文庸差这几个钱?这和不罚有什么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