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金鼎高端商务酒楼!
    在长安西市的正中心,一座奇怪的建筑拔地而起,三层的高度,金红色的墙面,坚硬的墙体,棱角分明的造型,无不带给人以新奇的感觉!这就是金鼎酒楼,而且这就酒楼的招牌都与众不同,那是两个金色的两个用正楷书写的大字——金鼎!没有底板,就只有两个字立在那里,然后旁边还有用行楷书写的一排稍一些的字——高端商务酒楼!李二腰杆挺直,手摇折扇,微抬着头,用一种唯我独尊的眼神看着酒楼的招牌。“金鼎高端商务酒楼!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子取名字怎么总是这么怪异!白瞎这字了!”李毅:“李叔叔,你不觉得这名字很高端大气上档次吗?”李二斜了他一眼。“朕觉得什么东西到了你手中都得掉价!”李二一完,后面竟传来一片赞同声,包括李靖!李毅顿时一阵气急。心想‘爷我掉价?爷一直在引领大唐的时尚潮流好不啦!这帮土包子!唉!这就是代沟啊!’李二没管李毅的抱怨。看了看便抬腿往里面走!一进入酒楼便发现了在酒楼正中央的和金鼎总部一样的前台。然后在四周则整齐有续的摆着八排餐桌,而且每一排餐桌中间都有隔断,这隔断还是用花草隔开的,是真的花草,这个地方李毅特意没有用水泥铺平,而是留出了足够的土壤来种花草,而且花草四周还有木头栅栏拦着!在这花草中吃饭,确实别有一番风味!李二惊奇的看着隔断中的花草。“毅子,这又是你的主意吧?”李毅:“没错,李叔叔,这些花草不但让人看着赏心悦目,可以心情愉悦的吃饭,而且花草散发出来的香味可以减轻以为,您也知道,这酒楼中的饭菜味道是很大的,有时候都能影响人吃饭的心情!”李二:“不错,的有道理,你子的歪点子就是多!行了,咱们也找个位置坐下来吧!”“李叔叔,你是上楼上还是坐楼下?”李二:“恩?这楼上的规矩和楼下还不同?”“那倒不是!只是您也知道,来这里吃饭的人更多的是来谈事情的,毕竟酒桌上好成事,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所以楼上的包间就是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更安静的吃饭环境,其他的,没什么不同!”李二:“那行!那咱们就上楼!”李毅连忙在前方带路!其实现在楼下楼上都已经坐满了,还好李毅事先做了准备,在这金鼎酒楼中有一间专门的房间是不对外开放的,专门用来接待像李二这类的“大人物”的!众人上到二楼就发现上面都是一个个分开的房间,李毅带他们走到最里面的一间,门的两边及门牌上写着......“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云淡风轻!”李二仔细的读了几遍,赞道:“你子的才华真是厉害,这每一句话看起来简单,但是却蕴藏着大智慧!”魏征也难得的夸赞了两句:“是啊!这子的文采比之古之曹子建也丝毫不逊色啊!”李靖轻哼一声:“就是不用在正地方!”李二:“哎!药师,这生活处处有诗歌!这文采无论用在那里,只要它有意义,那就是用得好,你看看一子这句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放在这酒楼之中不是很贴切吗?这两句话朕越读越喜欢!就连这云淡风情四个字都很平凡啊!”房玄龄:“是啊!这大唐要是没有陛下身体力行的提倡节俭,哪来现在的太平盛世!”李二笑眯眯的道:“哈哈!玄龄竟然也会奉承了!”但眼里的得意却怎么也隐藏不住!房玄龄却还是一本正经的道:“臣的句句都是真心话!”李二:“哈哈哈!好!朕就当你是真心话!”长孙无忌四处走走看看突然道:“陛下,您来看,这二楼的包间居然每间房间前的字都不一样!”李二一听,立刻往旁边看!其他人也立刻跟着!李二:“倒下的是剩饭,流走的是血汗——涛声依旧!不错!”房玄龄:“即使饥肠辘辘,也要风度依然——羽扇纶巾!这条有意思!”长孙无忌:“我这个也不错!地粮心,珍食莫蚀!忆苦思甜!”......就这样,好好的一顿饭变成了品文大会,直到所有人把所有房间逛了一遍才意犹未尽的回来了!还好各个里的客人貌似也知道了这几个客人的不寻常,才没有出来找事,要不然就尴尬了!六人进了屋,还不待话,就发现李恪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他刚才一直在三楼办公,不知道李二等人过来了!这还是因为出事了才知道的!李恪先是给众人见了个礼,才低声对李毅了什么。李毅一听,当时脸色气得铁青,随即一见李二在一旁皱眉,便有了办法。李毅先是装作继续听得样子,然后忽然来了一句。“什么?程叔叔发脾气了?还摔盘子了?什么?还打人了?这还得了!”李恪在一旁听得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程咬金摔盘子打人了?我只是了他在发脾气好吧!李二在一旁一听,脸色有些不好看。“臭子,什么事不能当面?一惊一乍的干什么?”李毅“委屈”的回道:“李叔叔,这也不怪我,是程叔叔因为来晚了跟其他客人争位子,正在下面闹事呢?程叔叔的性子您也知道,所以......”李二听完,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混账!这个匹夫!他要干什么?恪儿,你去把他叫过来,我倒要看看他要做什么?”李恪连忙答应一声跑开了,不多时,便见程咬金骂骂咧咧的走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尉迟敬德、李绩、段志玄、程处默、李恪和尉迟宝琳!估计是楼下人多,李恪还没有告诉他李二在这里!程咬金一直骂到门口。的都是什么“畜生、我是你老子、不孝子”之类的话,估计是怪程处默和尉迟敬德没有向着他们吧!尉迟敬德也偶尔两句,就段志玄和李绩一言不发!只是当众人走到门口,看到里面的李二后,全都傻眼了,程咬金脏话就在嘴边上,都了一半了,但是看到李二漆黑的脸色立刻就憋回去了!四人老师的往那一站,也不话了!李二黑着一张脸,怒气丛生,站起来,走到四人面前,先是平静地道:“啊!怎么不了!来!也让朕听听!朕的四位大将骂人功夫到底如何?啊!”程咬金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犹自辩解道:“陛下,不是臣闹事,是这金鼎酒楼太过分,我们不就是来晚了一下吗,那个商贾也就比我们早来一会,居然要和臣抢位子,臣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臣找到这个畜生,”程咬金着一指程处默。“想让他出面摆平此事!可这畜牲呢,居然向着那个商人,臣在这金鼎酒楼中还有股份呢?他居然这么对臣,臣......”“你给朕闭嘴!”程咬金还待再,却被李二一句话给震了回去!李二这一声大喝终于把其他房间的客人给引出来了!李恪立刻让人把客人给劝了回去,然后把云淡风轻包间的门给关上,李二才继续道:“你什么身份?来给朕听听!你什么身份?”陈咬金也终于意识到了这次自己似乎是做错了,所以也不话了!李毅在旁边一直憋着笑,看程咬金挨训,这感觉不要太爽啊!其实李毅这次也不光是为了报复,还是为了借李二的手喝住这几位!要不然过两他们又来闹事,谁能管得了他们?这可是一群身份显赫的流氓,除了李二,谁都镇不住他们!李二突然一把将凳子踹翻,指着程咬金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厉害什么厉害?啊?这金鼎酒楼是你能随便闹事的地方吗?你知道毅子为了维护儒商的良好形象付出了多少,你们倒好,因为一顿饭险些把他们所有的努力都给废了,你牛什么牛,吃个饭还论资排辈,连朕都没敢要特殊待遇,你们倒好,居然光化日的就要欺压百姓!你们可真是厉害啊?”其实李二一般情况下不会这么失态,但今特殊,一是因为他真是被气着了,虽然只是一上午,但是他已经充分的体会到了李毅带来的这股儒商风范的好处,可是还没过一,居然差点就被这几个莽夫给破坏了,他不生气就怪了,其二,他也是想彻底镇住这几个莽汉,李毅那点心思又怎能瞒得了李二?只是李二不想和他计较罢了!“你们真是令朕太失望了!”李二着,喘了口气,又重新坐了回去。“哼!朕估计你们现在还有不服吧?朕告诉你们,不服也得服,你们每个人回去把金鼎商盟的规章制度抄写十遍,明交给朕,不准找人代笔!朕告诉你们,仅此一次,再有一次,朕绝不轻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