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李毅的演讲!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长安的夏日处处生机勃勃。今的长安格外热闹,在光德坊的某处聚集了许多人,只见此地的建筑与别处截然不同,那是一座二层楼,平整的墙面,红木制的窗户,白色的外表,上面居然还有一些山水墨画,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伸手一摸,居然给人以石头的感觉,坚硬且结识,楼的正面挂着许多红色的彩带,正中央还挂着一块被红布遮挡的牌匾,就连他的大门都比正常的大一些,大门的两旁也是平整的地面,似是用什么铺成的,用脚一跺,却如石头一样坚硬,但却可以肯定,这绝不是石头,在大门的正前方,有一个用木头搭做的高台,高台的前方早已围满了人,但是他们却不能前进一步,因为高台的前方站了一排穿着相同,腰杆挺直的“侍卫”!这座别致的二层楼正是金鼎商盟的总部大楼,大楼表面的白色是用石灰粉刷的,而山水画也是李毅求着大唐著名的画师阎立本画的,付出的代价就是得教他素描的画法,估计他也是从他的徒弟那知道李毅会素描的,而李毅当时在潇湘馆比赛时画的那幅画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李二的手中,现在李二正催着李毅给自己画自画像呢?至于最后那排侍卫则是李毅训练的男侍,现在被李毅当临时保安用了!抬头看了看,时辰也快到了,四处瞅瞅,发现长乐、李雪雁、外加李恪等一众纨绔都紧张的坐立不安!就只有崔水柔等老一辈显得还算淡定,其实最应该紧张的就是李毅,因为今他可是有发言的,可是李毅生就是这副性子,越到关键时候他越淡定!突然,李恪满脸紧张的走了过来。“刚才冯侍卫来了,他父皇就在外面!”“什么?李叔叔在外面,那快给接进来啊!”李恪苦笑一声:“父皇是和几个大臣一起来的,他他不想进来,就在外面看,等咱们结束后他自会进来的!”李毅眉头一皱:“那怎么行,现场这么多人,万一李叔叔受伤怎么办?”“我也担心这点,可是冯侍卫他们已做了万全的准备,叫我们不要担心!”“呵呵!那也只能先这样了!不过,你父皇既然敢这么做,就明他有这个信心,再了咱们担心也没用,还是顾好眼前吧,开幕式开始了,咱们该出去了!打起精神来!”李毅完,便一步走了出去!李毅直接走上了高台,长乐、李恪、崔水柔等人也一并走了上去,站在了李毅的两边。高台的两边站着几个身穿制服的女侍,看起来英姿飒爽又不失妖娆,光这个阵型就给众人带来了一股新鲜感!在金鼎总部的对面,也有一座楼,而此刻楼的二楼中则占满了一群大佬,正是大唐皇帝李世民和他的几个心腹大臣!李二:“哈哈,药师,你看看,你这个孙子可是了不得啊!你看看这阵势,真是前所未见,但你别,这什么开业典礼还真有点意思啊!”李靖:“呵呵,陛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孙子今年才归家,不怕您笑话,到现在我还没有看透他啊!”李二:“不光是你,朕也没有看透,这子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却每每都能带来巨大的作用,就这开...开业典礼,以前咱们可都没听过,但现在看来,貌似真的有大用啊!”随后李二想了想,回头道:“玄龄、辅机、玄成。咱们今放弃了政事来到这里,休息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咱们今是来学习的,朕虽然不知道毅子到底弄了些什么,但是朕知道,绝对不一般!”房玄龄:“陛下的极是,别看文庸年纪,但是他的某些做法对于治国可是有大用的,就那个计划书的施行,就帮了户部省了一大笔开支,而且也大大的提高了办事效率!”长孙无忌摸了摸胡须,眯眼笑道:“呵呵,我虽然对毅子不算了解,但也从冲而那里得知一些东西,就他发明的那个贞观数字,臣还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学会后发现,这东西做起算术来提高了不止一倍的速度,臣还打算上奏,请陛下推广此法呢!”李二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不错,贞观数字朕也研究了,确实值得推广,辅机,既然你学会了贞观数字,此事就交给你来办了!到时你拟个奏章给朕呈上来!”长孙无忌嘴角含笑。“臣遵旨!”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到什么时候都不忘占便宜,他只是顺嘴提了一句,这传播贞观数字的功劳就硬生生被他抢去了一半,不得不,这是老谋深算啊!魏征:“哈哈,既然你们都这么看好这子,那臣也要仔细瞧瞧,这玉麒麟到底有什么本事!荷!这来就来了!陛下您看!”李二和众人把目光一转,便发现李毅已经带着众人登上了高台!李毅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扩音器,就是一个一头细一头粗的铁桶看着前面摩擦接踵的人群,李毅轻咳一声,朗声道:“各位,今是金鼎商盟和金鼎慈善基金会开业的日子,我呢就是金鼎商盟和金鼎慈善基金会的总负责人!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毅,字文庸,也是陛下钦赐的开国县伯。有的人可能认识我,所以就有些奇怪,因为贵族不经商,这已经是一个惯例了!但是我还是经商了,而且不光是我,我身边的每一位都代表了一位豪门世家!甚至,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金鼎商盟是有皇家参与的!”李毅话音一落,下面立刻议论纷纷,显然是表示不信,皇家出面经商?这不扯淡一样吗?不过质疑声没过多久,就有人认出了李恪,然后,质疑声消失了,所有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李毅与李恪,希望他们能给一个解释,这件事情,太令人震惊了!对面阁楼上,长孙无忌面色凝重。“陛下,要不要我出面阻止一下?”然而李二却面色不变的回道:“听下去!”长孙无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退下了!高台上,李毅继续他的演讲。“自古无商不奸,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当然,现在的某些商人也的确是这样,高买低卖,以次充好,哄抬高价等等行为,让我们也吃了不少的亏,但是,我可以负责人的跟您讲,金鼎商盟却对没有这些行为,金鼎商盟的宗旨就是公正、公开、公平。诚信经营,利己利民!金鼎商盟的商人都要争做儒商!”李毅的正兴起,就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你们金鼎商盟的人不是皇亲国戚就是豪门贵胄,你诚信经营就诚信经营?哼!就算你到时候反悔了,我们找谁理去?”“对啊!你们的官位一个比一个高,到时候真要坑蒙我们老百姓,咱们啊!还真就有苦难言啊!”“没错!的对啊!”“哼!什么狗屁金鼎商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最后坑的还是咱们来百姓,这群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大家千万别信他们?”“对!咱们大家一起抵制他们,法不责众,他们也拿咱们没办法!”“好!”......“陛下?”这次连房玄龄都待不住了,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可是容易引起哗变的,到时候可就出大乱子了!然而李二还是一副淡定的表情。“稍安勿躁,朕都了,今咱们只带来了耳朵和眼睛,其他的,不关咱们的事,你们要对这子有点信心!”房玄龄、李靖、长孙无忌、魏征纷纷苦笑一声,有点信心?也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这么看重李毅,这种局面能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能解决的?高台上,商盟的其他人也都有些慌了!李恪:“毅哥儿,怎么办?”李毅摆了摆手,微微一笑。然后便见他突然轻咳一声拿起扩音器,大声喊道:“各位!请静一静!”李毅毕竟是伯爵,他完话,场面立刻静了下来,刚才趁乱还可以,但是李毅现在都发话了,要是再捣乱,那就是找死了!“恩!你们不了,该我了!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不就是怕我们官官相护吗?呵呵,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你们想想,我们商人最在意的是什么?我告诉你们,是声誉,如果一个品牌的名声臭了,那还有谁来买他的产品,所以,如果我们他日自己否定了自己的宗旨,那不就是相当于自掘坟墓吗?”李毅完,下面的众人也都反应过来,谁都不是笨人,但也不能听信李毅的一面之词,所以,场下之人还是死死盯着李毅,想听他接下来还能什么?......李二:“官官相护?这子倒是什么都敢!不过这子的倒是实话啊!玄龄,看看刚才百姓的反应,就应该能知道,咱们的官员在百姓心中是什么形象了!”房玄龄也是面色凝重:“陛下的是啊!毕竟前朝带给百姓的伤害实在是太沉重了,这种观念不是短时间能够扭转过来的!”其他三人也都露出了思索之色!......李毅:“各位,我知道你们还是不信我的话,没关系!你们往哪里看!”李毅着,往金鼎大楼正门的左边方向一指!在哪里赫然有一个铁质的箱子固定在墙上,上面还有三个大字——意见箱!“看见那个箱子了没有,那个箱子叫意见箱,如果你们对金鼎商盟有什么意见完全可以将意见写在里面,我们金鼎商盟有一个专门的执法部门,专门处理此事,如果你的意见合情合理,一定会被采纳的,当然,你可以选择实名或者匿名,而且如果你选择实名,而且你的建议还被采纳了,我们会专门拿出一笔钱,作为感谢你提意见的奖励!”李毅完,又指了指李恪等人。“你们在往这看,这九位就是我们金鼎商盟的股东,同时也是执法队的人,看着他们手臂上得红鼎标志没,以后你们有问题,就可以找手臂上有红鼎标志的人!什么意思呢?我举个例子啊!假如你在我们金鼎酒楼吃饭,结果你在菜中发现了一个苍蝇,你就可以找到红鼎执法队,他们会在查明事实的情况下,给你一定的赔偿!如果,你觉得这样还是不够保险,看见我脚下这个高台和我手中的扩音器了吗?只要是你发现我们金鼎商盟店大欺客,对你的反映置之不理,你就可以站到这个高台上,拿着我们的扩音器,尽情的斥责我们金鼎商盟,而且我们金鼎商盟的人绝对不拦着,也绝对不敢拦着,因为一旦你站到了这个高台,就视为你控诉我们金鼎商盟,到时候将由官家出面,公开审判!没错!我的是公开审判,没有任何人可以官官相护的公开审判,到时候,一切就由是非了算了!但是有一个前提,必须是在你反应的问题我们金鼎商盟置之不理或者审判不公的情况下,你才能站在这里,否则,你就是妨碍公务了!”李毅一番话完,下面的人全都不话了,震惊!他们现在只有震惊!他们很难想象居然会有商家如此的替百姓着想,他们难以想象居然会有商家如此的公正公平,他们现在相信了,或许,这个金鼎商盟真的是为了造福百姓而成立的!就连刚才那几个带头闹事的人也都哑口无言了,人家都这样了,他们还能什么?......对面的二层楼上。李二和四个大唐国家领导人也都为李毅的话感到心神一震!李二嘴巴微张,眼中先是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接着就是一阵反思。“意见箱?执法队?公开举报?公开审判?赏钱制度?这...真是不可思议,这想法太好了!”房玄龄身为大唐的宰相感悟更深。“是啊!陛下,如果把毅子的这个办法换个形式用在官员审核上,绝对会有奇效啊!”李二点了点头。“不错,看来朕还是瞧这子了!玄龄,今李毅的话你一定要一字不拉的记下来,到时候咱们好好研究一下,朕总觉得里面一定还有文章可做!”房玄龄举起手中的笔与纸。“陛下,放心吧,臣都记着呢!”李二一愣,随即失声一笑。“哈哈哈!还是玄龄聪明啊!”这时,长孙无忌却突然了一句。“陛下,李毅这主意确实不错,可是一旦有人故意找茬,那他不就是得处理这些事情了吗?”李二微微一笑。“呵呵,有赏就会有罚,你瞧,这子又要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