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再断案!
    当李毅醒来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而且不是在汉王府,而是在刑部大牢!李毅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李元昌将他送进来的!“咔擦的,这次事情玩大了!也不知道李元昌给爷身上泼什么脏水了!”李毅正在回忆,就发现牢房门口处有动静,李毅连忙起身,就发现从远处走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恩?戴大人,怎么是你?你怎么来长安了!”“哈哈!贤侄,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我听,你最近过得挺潇洒啊!”来的人正是戴顺德,李毅在洛阳差案时,戴顺德就一直帮助李毅,起来,戴顺德儿子戴春林算是间接因为李毅而死!但是戴顺德却没有恩怨不明,将这事算在李毅头上,也许是因为,李毅当初也没和戴春林计较宜宾楼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戴顺德本就不喜欢戴顺林,也许是因为戴顺德十分佩服李毅的办案本领!但李毅想,更多的是因为戴顺德的正直,豪爽,刚正不阿,是非分明的品格!所以,李毅一直记得戴顺德,也十分佩服他,最起码,李毅承认,李毅做不到他那样!算起来,李毅和戴顺德也算是一对忘年交了,李毅还记得,当初他走的时候,还把洗冤录抄录了一份留给了他!“潇洒什么呀,这不还是被关进了牢里!唉!你怎么来长安了,瞅你这官服,怎么着?升了?”“哈哈!是升官了!这还要多亏贤侄当初给我留的洗冤录,自从得了洗冤录后,我是日夜细读,仔细研习!这不,也算是有成就,破了几个大案!然后龙颜大悦,直接升了我的官,刑部侍郎,正四品!前到任的,刚办好交接,就被陛下派来办你这案子了,我老弟,你还真是够能闹的!”“靠!你以为我愿意,还不是被逼的,行了先不了,先我的事,我到底犯什么事了!我到现在还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来的?”“贤侄啊!你啊!要不是我了解你的为人,我还真就差点相信了!人证物证俱全啊!今中午,我刑部接到汉王府的举报,你奸杀汉王的妾,我一开始还不信,然后我就带人过来查验,没想到人证物证俱全,当时你正躺在李元昌的妾旁边睡得正香!唉!贤侄啊!这次你真的麻烦了啊!”“纳尼!奸杀,我问你,你看见我的时候我穿没穿衣服?”“额!倒是穿着一件底裤呢!”“哦!那就好,还好这李元昌有点良心,没让爷我**!啊呸!什么有良心,他的良心大大的坏,麻蛋的,居然用这么狠毒的法子对付我!”李毅对李元昌一阵破口大骂!骂的戴顺德都不好意思听了,太毒了!“贤侄!哎!贤侄!你冷静点!办事要紧!”戴顺德一劝,李毅才渐渐平息下来。戴顺德:“贤侄,听你的意思,这事是汉王嫁祸给你的?”李毅:“那.还....唉!算了,这件事你还是别馋和了,有点麻烦,掺和进来对你没好处!你就查案吧!对了,你勘察现场没有!有什么发现!”戴顺德老脸一红:“查是查了,但是,你也知道,我这道行还是差了一些啊!”李毅:“恩!行了,这也不怪你,那老阴人要想嫁祸我,是没那么容易留下把柄的!这样你听我,这件事李元昌是不会交给别人做的,因为交给别人做他怕留下把柄,因为他知道我的本事,所以他一定会亲自做的,反正他现在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多这一条也无妨!这样,你先,死的是什么人?”戴顺德:“哦!死的是汉王的一个妾!名字叫许春兰!长得极其的漂亮,是一个富商的女儿,被李元昌看上了,娶了过来!”李毅:“这许春兰为人怎么样?”“我查了,这许春兰为人很差,毕竟是商贾出生,品行极为恶劣,动不动就打骂侍女,甚至听还打死了人!而且现在也算是攀上高枝了,所以她的娘家在当地也是一个恶霸!可以,他死的不冤!”“恩!还算他有点良心,没有祸祸好人!许春兰是怎么死的!”“经检验,是被人用双手生生掐死的!”“那么死者的脖子上定然有两个手印了,哪边的更深一些!”“这...这我倒没仔细瞅,这有什么关系吗?”“当然有关系了,一看你的洗冤录就没读好,我告诉,办案最注重的是细节!死者既然是被双手掐死,那么凶手要将人杀死,,必然会用全力,既然他用了全力!那么死者脖子上的手印一定是一深一浅的,因为人的双手上的力度是不同的!而汉王是个左撇子,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么死者脖子上的手印一定是左边深,右边浅的!若是这样,那么我的嫌疑就可以洗清了,因为我不是左撇子!”“这......唉!我这办案能力照贤侄差的还是太远了,贤侄,真的,我是真的佩服你啊!”“少来,光是这样,还不足以证明我的清白,证据的力度还差点!恩!汉王冤枉的是我酒后行凶吧!那屋子里应该有酒的气味,而我根本就没喝酒,身上没有一点酒味,估计死者的房间里应该也没有,恩!这一点你去查查吧!对了,死者的衣服呢?”“哦!死者的衣服是完好无损的,这也是我查出的唯一的疑点!”“靠!这哪是疑点啊!这不就是证据吗?你想,我要是杀了死者,就明死者不愿意和我那啥,所以我才杀了她,那既然是她不愿意,那无论如何,她的衣服都不可能是完整的!那就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他想是和别人心甘情愿的上了床在被人杀死的!”“对啊!哈哈,贤侄,这么,你可以出去了?”“不对,这不是汉王的风格啊!按理,以他的精明,不可能留下这么多的破绽的,难道是单纯的就是想恶心我一下,也不可能啊!那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李毅想着想着,竟想出了神儿!“贤侄?”“恩?”“你还出不出去了?”“恩!先让我在这里待会儿!在没有搞清楚汉王要做什么之前,我还不能出去!一动不如一静!”“那好!”“对了,皇上知道我的事情不!”“已经知道了!”“对了,我家人呢?”“哦!你放心吧!皇上已经派人安抚好了,他们都知道,你会没事的!”“那就好,这样!你帮我将我的分析告诉给皇上,另外你在通知程府的程处默,告诉他,可以对潇湘馆动手了,告诉他,别放跑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我交待的那两个,但也别伤了无辜!”戴顺德一一记下。“贤侄且放心,我一定帮你办好!还有什么事吗?”“还有就是......”李毅着,突然蹦了起来。“还有就是你能不能给我换间牢房!怎么古代所有的牢房都一个样,窗户,稻草床,木头栏杆!一点新意都木有!我要一个大床,我要摇椅,我要烧鸡,我要烤鸭!我要...”“咳咳,那个,贤侄啊!你还是将就一下吧!反正你也呆不了多长时间,那个,我先走了啊!”“喂喂!你别走啊!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