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意外!
    李元昌眉头微皱。“确定了什么?”“还真要我?”李毅把折扇一合。“不必了吧!你应该清楚,我既然去了潇湘馆,就不可查不出来,而你之所以今请我来,不就是因为我昨去皇上那调查了所有王爷的档案吗?咱们都是聪明人,你应该清楚,我能查出来,我还知道,我今既然来到这里了,就一定会发生点事情,要么是你出事,要么是我出事,所以,咱们就别兜圈子了,有什么事,咱们还是抓紧办了吧!”李元昌眼神一凛,冷笑道:“呵呵,我真得有些瞧你了,实话,我是真的有些喜欢你啊!但是我现在却有些怕你了,你太精明了!不过,无论如何,我今找你来就只是谈谈心而已,就算明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也是明的事情,你和我都算是英雄,正所谓,英雄惜英雄,来,我敬你一杯!”李毅把手一摆,嗤笑一声。“别来这套了,还英雄惜英雄?是不是还得学曹操和袁绍,啊!都要打仗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还要在战前摆个桌,痛饮一番,什么,你是我的敌人我敬重你,真想和你做朋友!扯淡吧!有用吗?握手有用的话,还打他娘的什么战啊!哥俩合在一起,共同打别人不是更好?还不是谁都想当那个唯一吗?那就别扯什么淡!英雄惜英雄?我跟你,我李毅就是一痞子,你不让我舒服,我找机会一定不让你好过,还谈心,喝酒,谁知道你有没有给我下毒,我又不是验毒高手,我要是跟你喝酒我就是个傻子!”李元昌被李毅的一套话的一愣一愣的,这就是玉麒麟?这他娘的就是一流氓吧!不过他还真是被李毅气乐了。李毅虽然浑身痞子样,但是不得不承认,李毅痞出了真性情,真性情的人或许都会吃亏,但要是一个有文化、有智慧、有背景还一身痞子气的真性情,那就真的无敌了!“哈哈哈,今本王算是知道了,栽在你手上,本王输得不冤,但是你还是太年轻啊!年轻了就是爱张狂,我要是你,我今就不会来,不过这样也好,本王今就给你上一课,告诉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人!”“哼!我真就想知道你怎么给我上课,我......恩?我怎么有点晕啊!恩?你给我下药了?什么时候?”李毅一摇一晃的问道。李元昌:“**香,无色无味的**香!本王花费好大的力气,也才弄到了一点点!”李毅:“**香?那你怎么没事?”李元昌眼睛一直:“谁我没事!”完,扑通就倒下了。李毅眼睛一瞪:“你大爷!”完,也扑通一声倒下了!王府大厅的不远处,有两个下人打扮的身影,正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唉!东哥,这汉王够狠的居然把自己也给迷晕了!”“废话!以毅少的本领,他要是不这么干,毅少能被迷晕?”“也是,不知道这是事先串通好的来专门考验咱们,还是这是真事啊!要是真实的话,那可就麻烦了!”“是啊!唉!毅少也是的,怎么不跟咱们清楚!离尘,你咱们救不救!”“不能救!既然毅少特意吩咐咱们不能现身,就明他有自己的打算,咱们还是听他的吧!”“好!就这么办!”......王府大厅内,李毅和李元昌刚被迷晕,就进来一位管家似的人物。他进来以后,拿出瓶药,先是猛击了一下李元昌,然后将药在李元昌的鼻尖晃了晃。李元昌才悠悠醒来。李元昌醒来后,揉了揉脑袋,恢复了一下意识。“吴老,快!帮我将他抬到后院!”“好!”两人着,边将李毅架起,直奔后院去了!......“哎哎哎!东哥,他们把毅少带走了!”“恩!离尘,集合,咱们跟上!”“好!”这两人正是常东和江离尘,按照李毅的吩咐,他们打扮成下人的模样,分散在各处,而这两个大组长则在一起,一个盯着李毅,一个盯着和李毅见面的人——李元昌。不过现在的情况有些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也超出了李毅的预料,毕竟谁也没想到李元昌会这么毒,居然连自己一起迷晕了,没给李毅任何反映的时间,所以现在只能靠他们自己随机应变了!江离尘先是吹了一段奇怪的口哨,然后便和常东紧跟李元昌和那个叫吴叔的而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口稍是李毅和他们一起研究的,是专门用来短距离通讯用的,口哨的每一个音都有特定的含义,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懂!常东和江离尘跟着李元昌一直来到了李元昌的房间外,李元昌先是将吴叔打发走了,然后便带着李毅走了进去。而常东和江离尘则趁机上了房顶,扒开一块瓦片,观察屋内的情况!“恩?东哥,这李元昌怎么把毅哥儿放在一边开始和一个女的白日宣淫了啊!”“是啊!我也搞不懂!哎你看!花擦!他们居然都脱光了!”“咔擦!这就是活春宫图啊!太劲爆了!这要还是演戏,那汉王的牺牲是不是有点大啊!”“什么演戏?这就是真的,看来毅哥儿这次是遇到麻烦了!也不知道汉王要对他做什么!”“恩?快看!这汉王要完事了!不对!他怎么掐着那女人的脖子,不对,你看他的表情?”“花擦!死了?汉王居然掐死了那女人!难道他是要?”“肯定是,你看!汉王开始脱毅哥儿的衣服了!”“不行!我要下去!”“哎!东哥,你干嘛去?”“我下去阻止啊!要不毅哥儿的名声就全毁了,不定还会有牢狱之灾!”“东哥,你先别急!你听我,现在咱们既然知道了,这不是演习,那就明,毅哥儿一定会知道今会出事,否则,他不会叫上我们,那么他既然知道今会出事,以毅哥儿的性子,他居然还来了,要么,他有绝对的信心自保,要么,这件事就对他异常重要!再退一步来,就算一个没准备,以毅哥儿的本领,他也一定能替自己洗刷冤屈,相信我,我是亲眼看见他是怎么办案的!”常东犹豫了一下,慢慢地转过了身子。“那你咱们该怎么办!”江离尘想了想!“这样,咱们按原计划行事,还是分成两组,我继续跟着汉王李元昌!而你,则带着一组,继续跟着毅少,等待毅少的吩咐!”“好吧!也只能这么办了,你先去吧!心点!”“你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