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讥贪狠小取者!
    李毅回到家后,和家人吃了顿饭,聊了些事,当然,和去青楼无关,李家毕竟是官宦世家,对一些规矩知道的很清楚,所以,李靖和李毅的政事李家众人从来都不多问,当然了,也没几个人!吃过饭之后,李毅又陪红拂女聊了会,便和冰玉去了江府,这几李毅虽然很忙,但是对于鬼们的训练,李毅一直没有松懈,这将是他很长一段时间的最大筹码,马虎不得,除了昨晚遇刺,其实李毅最近一直就睡在了江府。进了江府,鬼们也都刚吃完晚饭,所以,李毅带他们稍微运动后,就开始了今的晚课!“咱们今还是讲武装渗透与化装侦查。讲课之前,咱们先来一个情景演练,假设现在菜鸟一号接到上级命令,让你带领队深入敌方大营探明虚实,你需要事先了解与准备什么?谁来?”第二,李毅带着菜鸟们,晨练之后,就将今的训练任务交给了江离尘与常东,李毅这些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头一晚上将第二的训练任务先交给他们二人,然后第二由他们二人带领鬼们训练,李毅不怕他们偷懒,不光是李毅相信常东的忠心和江离尘的正直,更是因为他相信这些鬼们,能在前途未知的情况下走到这一步,明他们至少都有一颗强者的心,而强者,是不允许自己偷懒的。上午,李毅和李恪与程处默会合之后,直接来到了潇湘馆,这一次来,李毅的态度是决然不同的,上一次只是踩点,而这次,就是动真格的了!三人一进屋,迎来的还是丑姑。丑姑还是昨的身材,昨的相貌以及昨的态度,微笑相应,态度真诚,丝毫没有敷衍之意,好像完全不记得昨发生了什么事情!“呦!三位贵客来的够早啊!快,里面请!这次是直接进入内馆了吧!”看着笑容满面的丑姑,李毅直呼厉害,都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欺我也,这不,古人亲身教学啊!厉害!恩?什么味?咔擦的,这丑姑长成这样居然还擦香粉,恩?好熟悉的味道。李恪见李毅发呆,便主动上前回话,实话,他都有些怕李毅开口了,太能折腾了!“没错,丑姑,还是带我们直接去内馆吧!”丑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毅,然后微笑道:“好,三位贵客随我来!”不多时,丑姑带三人来到了一扇门前,李毅抬头看了看这门,又四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竟然是一处房间的大门,还是上了锁的!这丑姑带他们来这里干嘛?丑姑没有上前开锁,而是又吩咐下人抬上了一桌笔墨纸砚,和昨的一样,同样还是有一把扇子。一切摆正之后,丑姑才转过头道:“恩!三位贵客,想必这潇湘馆的规矩你们都知道,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都需要留下点墨宝,毕竟我们也不能让什么人都进,万一来一个莽夫,打扰了各位贵客的心情,那就是我们的不是了,殿下和程公爷都是咱们这的常客,就不必验了,但是李公子是第一次来,虽然我们都知道李公子的大名,也相信李公子的才华,但是这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一走的!”李恪一听,就想上前阻拦,心中也是按怪丑姑没眼力见,你你让他进去不就完了吗?还非得要走什么程序,万一给他惹急了,做出什么事情,到时事情闹大,谁脸上都不好看。不过,李恪显然是多心了,李毅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丝毫没有要闹事的意思,伸手拦住了要出头的李恪,李毅走上前淡淡道:“哈哈哈,丑姑得有理,规矩就是规矩,该守还是得守的。不就是一首诗吗?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既然丑姑喜欢,我写就是了,有什么要求吗?”听完李毅所,丑姑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就连李恪和程处默都一副吃惊的表情,这他娘的还是昨那个嚣张的李毅吗?丑姑微微错愕之后,就恢复了笑脸。“呵呵,没什么要求,李公子随便写就是!”李毅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随便写,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李毅拿起笔,飘逸的行楷再一次跃然纸上。写完正面后,李毅没有停,继续用正楷书写反面!然后,笔落,诗停,又是一气呵成,这速度,绝对超过曹植的七步成诗了!丑姑本来还满心欢喜的等着李毅的诗作,虽然昨没有得到那首诗,虽然昨李毅让她很难看,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李毅诗作的期待,别人或许不清楚,她却明白自己的心,其实她一直对李毅的诗书与她这个人很是好奇!只是当她读完这首诗的时候,脸色却变得极其难看!只见李毅在扇子的正面写到:“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家贼下手!”这是一首词,名叫《醉太平·夺泥燕口》,是用来专门讽刺挖苦贪婪之徒、贪得无厌的可憎嘴脸的。前世这首词曲被收入明代李开先的《一笑散》中,原题作是“讥贪狠取者”。现在是唐初,唐诗还没有兴起,更何况是宋词,而且还是专门讽刺的宋词,丑姑等人听都没有听过。丑姑看完这首词,被李毅气的面容都皱在了一起,这个混蛋,骂人居然都骂出境界来了,我们潇湘馆是抢你媳妇了还是偷你家钱了,你用得着这样吗?还写诗词骂人,亏你还是个文人,真是有辱斯文!当然了,丑姑也只能在心里,不可能当面出来,否则就真收不了场了,其实这事也怪丑姑自己,谁让她非得难为李毅了呢?正如李毅词中所,贪婪无度,亏老家贼下手啊!丑姑气的跺了跺脚,然后还是没忍住,将扇子翻转过来,只是当她看见上面的字以后,彻底气疯了。李恪和程处默看见丑姑呆滞的样子,也非常好奇,随即都都上前观看,然后,这俩货当场就笑喷了,也终于意识到,李毅还是那个流氓啊!只见扇子的反面用刚正的正楷书写道:“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下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