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你不配!
    见李毅如此强势,丑姑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却是一闪而逝。眼神一转,面带微笑地道:“能被毅少赏识!那是我潇湘馆的荣誉,既然毅少非要今进馆,也不是不行,但是潇湘馆十几年的规矩,不能破就破,毅少总得让我给上面一个交代吧!”李毅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显然,他也没料到这丑姑居然这么好话,他可不认为人家真是看中他的国公长孙的身份,他们可是连李恪的面子都不给的!上门的买卖,必有猫腻啊!李毅不动声色的道:“你想要什么交代?”丑姑眼珠一转,道:“呵呵,我们也不会为难毅少的,妾身听毅少是诗书双绝!不知毅少可否以女人为题赋诗一首当做题扇诗呢!”李毅了然一笑,没想到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呵呵,真的就这么简单吗?李毅站起身,折扇“啪”一展,微微一笑。“笔墨伺候!”丑姑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随即啪啪的拍了两声。便立刻有人抬着书桌进来,上面放有笔墨纸砚和一把扇子!李毅走到桌前,提起笔微微陈思。丑姑,李恪和程处默三人也连忙围了上来,看李毅现场作诗题字,这可是不多见的事情。片刻后,李毅猛地睁开眼睛,刚要落笔,却突然了一句:“我题完诗之后,这扇子不会白送给你们吧!”丑姑被李毅咽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你你都要下笔了,所有人都集中注意力了,你突然来这么一句,这不是咽人吗?丑姑咬牙切齿的了一句。“这扇子就当你提前入内馆的费用,另外我们再付您一百贯,如何?”李毅貌似要再确认一遍,拿起扇子再次问道:“也就是,现在这扇子是我的了?”丑姑现在就想让李毅下笔,所以,没有多加思索的回道:“没错!”李毅这才微微一笑,重新凝神后,开始落笔,飘逸的行楷跃然纸上。“自古豪杰有万千,沧海横流普诗篇。古往今来多评论,谁女子不如男?”一首诗罢!程处默没看出什么,李恪虽然看出来一些,但却也没有太深的感受,但是丑姑却是看的双眼冒光,甚至有片刻的失神。这首诗本身到没有太大的才华显露,没有华丽的词语,也没有那么惊艳,但是,丑姑要的就是那句谁女子不如男,这句话正到了丑姑的心里,她一看到此诗,就爱到了骨子里。更何况这还是李毅亲笔写的,意义更加重大,要知道,李毅现在也算是一代宗师了!李毅题完此事后,又想了想。随即将扇子翻了过来,然后在扇子的反面用正楷写上--‘巾帼不让须眉’六个大字!正气浩然,一气呵成。然后提笔落款!李毅完成后,丑姑就迫不及待的要拿起此扇,却被李毅抢先了一步。丑姑惊愕的看着李毅。“李公子,你这是何意?”李毅瞥了一眼丑姑,突然邪邪的一笑。“呵呵,没什么意思,突然想起来了,晚饭的时间要到了,我奶奶叫我回家吃饭,所以,这潇湘内馆我还是明个再来吧!”丑姑眼中怒气翻涌,一步走到门口处,挡住李毅的出路,寒声道:“你要回家可以,把扇子留下!”李毅眉头一皱。“怎么?光化日,你还想强抢不成?”丑姑:“强抢?哼!这扇子本来就是我潇湘馆内的东西,我拿回自己的东西何来强抢一!”李毅:“哈哈哈,看来丑姑的记性不太好啊!刚才丑姑可是明明白白的了,这扇子在我写字的那一刻,就属于我了!”丑姑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是中了李毅的奸计了,不过丑姑随即脸色一变,道:“呵呵,这就我们四个人当然是你什么就是什么了!哼!不过,自我潇湘馆开馆以来,还没有人敢从强抢东西,李公子难道想试试吗?”见丑姑耍赖,李恪也看不下去了!“丑姑,你什么意思?过分了吧!”程处默也是面露怒色。“哼!要打就打,某家还怕你不成?”李毅却没有丝毫慌乱,伸手拦住要发怒的李恪和程处默二人,继续不慌不忙地道:“丑姑,听你这意思,你是铁了心要强抢了呗!”丑姑看着眼前的三人,先是闪过一丝忌惮,但看了看李毅手中的扇子,又闪过一丝决然,那把扇子将是她的全部慰藉,绝不能让。“我过了,我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东西?”李毅露出哂笑,然后将扇子的正面露出来展示给丑姑看。“你看清楚了!这上面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我的名字,落着我的款,你是你的,谁能相信?你有证据吗?呵呵,我没时间陪你浪费,要打官司,我随时奉陪,要用强的,我也无所谓,相信你也听了,爷昨刚宰了几十个刺客,不介意再开一回杀戒!”李毅着,杀气便逸散而出,吓得丑姑立时大惊失色!丑姑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可还是一尊杀神呢?片刻后,李毅收回杀意,丑姑才缓过神来。见硬的不行,丑姑想了想,只能来软的了。“李公子,刚才是我不对,还请您谅解,不过妾身真的很喜欢那把扇子,不知李公子可否割让?多少钱都可以!”李毅微微一笑,淡淡的看着丑姑。“不好意思,我不卖!”丑姑都快疯了。“为什么?”“因为...”李毅认真的看着丑姑,认真的道:“因为你不配!”“我不配吗?”丑姑一愣,随后面露惨然。“我不配吗?”丑姑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李毅,然后转身离开了!李毅看着离开的丑姑,若有所思的摇了摇扇子!“毅哥儿,咱们这么对一个女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李恪到底还是年纪,内心还有一些固执的善良!“过分?呵呵,为德,凡事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不要随便使用你的同情心,那将会使你的同情心变得一文不值,就像今这种情况,你以为,这丑姑这像是表面这样吗?”李恪微微一怔:“恩?毅哥儿,你是这丑姑有问题?”李毅:“呵呵,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行了,今先到这吧!有事明再!”李毅完,就离开了。李恪:“毅哥儿,你去哪?”李毅:“不是了吗?回家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