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丑姑!
    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在长安的长乐坊有一座特殊的楼阁——潇湘馆。作为男人的**场所,自会有他独特招待方式,例如一群妙龄女子,衣着暴露,言语轻佻,媚态百出的现在馆前各处喊着:“大爷,来玩啊!”。然后就会挑选一个目标,直接出手,用自己的身体以及妩媚的眼神来让自己的目标迅速沦陷,最后就是脱光他的衣服,掏光他的身体,拿光他的钱财,最后临走前,再来一句:“大爷,再来啊!”,为以后的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而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李毅的幻想,是他想象中的样子。而当他真的站在潇湘馆前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这,这就是潇湘馆?”看着眼前这座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牌楼与门面,李毅怀疑自己来到了一处假的妓院。这哪是妓院啊!一个很平常而二层楼阁,没有到处接客的姑娘,也没有飘散在空气中的胭脂香味,只有一个安静的牌匾,低调的躺在那里,楼阁的外表虽然豪华却不浮夸,奢侈却不低俗,是高贵与大气,奢华与高雅的完美结合,这简直就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地方!“哈哈哈!毅哥儿,你跟我来就是了!”李恪大笑一声,便率先走了进去,程处默也低声淫笑一声,大步迈了进去,恩!怎么看怎么觉得贱!李毅微微一愣,也是一乐!也对,不正常才正常,要是一切都正常了,那也用不着他来了!三人一进潇湘馆,便感觉一股书香气息扑面而来。潇湘馆内到处都是诗书字画,里面正有一些才子佳人在谈经论道,吟诗作画,虽然也有一些妙龄女子,但他们只是在角落里弹琴或者偶尔在舞台中央跳个舞,绝对没有过分的举动,目睹着一切,李毅才明白,为什么长乐和雪雁为什么放心让他来,这他娘的简直就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在这里,除了无病呻吟还能做什么?在这里,下半身完全无用武之地啊!李毅正在感慨,那边却有一“绝世大美女”走了过来,此刻正在和李恪着话!不过由于角度问题,李毅只能看到背影,但是来的这位美女单看背影就绝对是那种引人犯罪的级别。故而,李毅认定,这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在这等地方,见着了这么一位大美女,李毅不动心,那是扯淡,但动心却不意味着喜欢,恩!只是生理冲动而已,对就是这样,李毅为自己找好借口,便主动上前打招呼!“哈哈哈,这位姑娘,生李咦咦咦...离开片刻,不知你是哪位?”李毅满脸的笑容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以及......一丝惊恐。而李毅一出声,那位姑娘就把头转了过来,然后李毅就碉堡了,那就话怎么来着,看背影急刹千军万马,转过头吓退百万诸侯!李毅以前不算太理解,现在他却有了深刻的体会,硬生生将他的自我介绍给憋了回去!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李毅,实在是反差太大了,看背影,这女的绝对是祸国殃民级别的,但是正面的脸,是魔鬼都有些夸她了,恩,怎么,要这“美女”的五官也极为端正,但就是让人看了恶心,因为她脸上涨了许多不该长个东西,那感觉,就像是一副绝世好画,却因为在几个敏感的地方多了几点墨迹,然后整幅画就变得脏乱不堪,起来不可思议,但李毅现在就是这么认为的,这“美女”给他的感觉也正是这样!李恪见李毅的模样,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难怪,他们第一次见丑姑的时候比李毅还不堪。“丑姑,你别介意,我这朋友就这性子,得罪之处,还请见谅!”那个叫丑姑的“美女”眉头微微一皱,便立刻化开了,显然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太多了,已经见怪不怪了。“无妨!蜀王笑了,妾身的模样妾身自己清楚,妾身怎敢怪罪他人,只是希望没有冲撞了贵客就好!”丑姑嘴上虽然无妨,但眼中却还是忍不住流漏出一丝傲慢鄙视的眼神。丑姑的眼神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却还是被不经意忍不住打量丑姑的李毅给捕捉到了,李毅历时觉得奇怪,因为这眼神绝对不会出现在一个丑女身上,因为这种眼神是需要强大的自信才能自然流漏出来的,而一个丑女,绝对没有这种自信。李毅立时觉得捕捉到了什么!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那个,丑姑,生李毅李文庸,这厢有礼了,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听见李毅的道歉,丑姑的面色才算真的有所缓和,点了点头。“三位贵客,且随我来!”一个青楼的管事,竟然就这么接受了一个王爷和一个大臣之孙的道歉,不得不,这潇湘馆的水真的很深啊!李毅三人随着丑姑向雅间走去,不过走到一半,丑姑却突然转过身来,略带差异的问李毅。“公子您叫李毅?可是近期流传的玉麒麟李文庸?”李毅也略微惊诧以及一丝嘚瑟。“哈哈,应该就是在下了,没想到丑姑竟然听过区区在下的薄名!”丑姑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微怒之色!“长安城中现吉祥,麒麟降世惊四方。大名鼎鼎的玉麒麟李文庸妾身怎会不知?”“哈哈,没想到本少现在这么有名了!恩!长安城中现吉祥,麒麟降世惊四方。哈哈,真是客气了!虽然文采不怎么样,但是句句发自肺腑,哈哈不错!”李恪和程处默听见李毅不要脸的话,都想自己真不认识他,太不要脸了!丑姑也被李毅的话的一愣,随即便噗嗤一乐,恩,要是这张脸没有缺陷,这一笑,绝对会迷倒百万大军,只是可惜了,现在只能吓退百万大军了。“李公子好性情,果然豪爽,既然李公子来了!那妾身可要好好招待招待,省着人家妾身失礼啊!三位公子且随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