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他知道的太多了!
    “本王不敢?”李祐冷笑一声。“本王告诉你,这世上还没有本王不敢的事情,本王不做,是因为本王不信任你们,哼!不是本王瞧不起你们,你们以为随便几个虾兵蟹将凑在一起就可以造反?哼!痴人梦!”那高个黑衣人先是眼神一冷,然后又淡淡地道:“若是我们有那个实力呢?”李祐先是一愣,随后嘲讽的一笑。“你们凭什么?”“就凭我们可以轻松杀死李世民身边的人,就凭我们掌握着柜坊,聚下之财为己用,就凭我们掌握着庞大的关系,洛阳一案就是凭证!”高个黑衣人欺身而上,凝视着李祐。“就凭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这大内皇宫!”“你......你要干嘛?”李祐被黑衣人的气势吓得摊在了椅子上,到底,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那点养尊处优的气势平时的时候教训一下奴才还可以,但一旦碰到硬茬子,就会立刻暴露出本性!高个黑衣人看着瘫在椅子上的李祐,眉头微皱,退后一步,对李祐淡淡地道:“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吗?”李祐咽了口口水,回了回神。“谈什么?”“你呢?”“他是我父亲!”高个黑衣人神情一愣。“怎么?你不忍心?”李祐冷声一笑。“不忍心?我怎么会不忍心?难道你不知道他这皇位是怎么来的?哼!对于他来,我们只是他延续李唐江山的工具而已,我们这些皇子在他的眼中只有有用的人和没用的人两种,例如,我大哥李承乾,四哥李泰,对他来就是有用的人,而像我和六弟李愔这种人,对他来就是废物,呵呵,堂堂的大唐皇帝,你认为他会理一个废物吗?”李祐脸色平淡,目光幽冷,声音中不含有一丝感情。可能是黑衣人给他的刺激太大了,所以他现在只想找个人倾诉。“隋末时,我的外祖父阴世师与代王杨侑留守长安。隋大业十三年,李渊,也就是我的祖父在太原起兵后,我祖父李渊的幼子李智云被我外祖父阴世师所杀,当时他年仅十四岁。再后来,阴世师、骨仪又让京兆郡访李渊家族的五庙墓葬所在并将其发掘;所以,我祖父李渊入长安后,亦以阴世师、骨仪等拒义兵为由将其杀害,故阴氏与李唐可谓国仇家恨。你,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这个皇子在他的心中能有多大的分量?”李祐最后的话已经近乎咆哮了,也许是他在这个皇宫被压抑的太久了,黑衣人的出现正好给了他一个发泄的对象。高个黑衣人被李祐的久久沉默不语,而那个稍显也是矮一些的黑衣人也被这段对话惊得目瞪口呆。良久之后,那个矮个黑衣人走上前拉了一些高个黑衣人,那高个黑衣人才缓过神来,长舒了口气,高个黑衣人什么也没,默默地走到主位上,往下一坐,立时,黑衣人的气势一变,变得霸气且高贵。而随着黑衣人的一坐,脸上的蒙面也被拿了下来,露出一副尊贵至极的面容。李祐再黑衣人气势一变的时候心里就猛地一突,当其看到黑衣人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就彻底绝望了,望着端坐在主位上的李二,李祐一屁股坐了下去。李毅一看李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苦笑一声,摘下了面巾。高矮黑衣人正是李二和李毅,这也是李毅给李二出的主意,其实当他分析好事件的经过时就已经决定赌一把了。他的办法就是扮成隐秘势力的人来诓骗李祐,而他们身上所处的夜行衣正是刺客穿的,虽然恶心了一些,但是李毅也顾不上那些了,最后,李毅拿出的那块牌子,也正是当初在李子豪身上得到的那块,这也是李祐确定李毅和李二身份的最直接证明。而李毅之所以想用这么笨的办法,而且还能成功,就是因为他对李祐做了一个分析。据他所看过的历史资料了解到李祐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而且是那种人傻钱多的人,所以,李毅推算以李祐的智商,只要李毅细心一点,李祐根本就发现不了。其二,根据他对历史的了解,这李祐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但是只要不是被逼到绝境,他绝对没有那个胆子敢造李二的反,不得不,李二的霸气形象在他这堆皇子心里已经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阴影,这一点从历史中的李承乾、李祐等人的造反就可以看得出来,因为虽然他们造反了,但从造反的成果来看,显然他们都是仓促起兵,没有多少准备,所以,李毅才认定,李二的这些皇子没有一个敢在李二的眼皮子底下蓄谋造反,他们也没那能力,所以,李毅相信,李祐和隐秘势力绝对没有任何关系,这一次只不过是碰巧的合作罢了,显然李毅再一次蒙对了。虽然李毅知道聪从李祐的嘴里得不到什么有力的线索,但他还是来了,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恶心一下李祐,李毅虽然平时不怎么发脾气,但要是真有人惹到他了,李毅绝对是会反击回去,而且李毅的性格也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型的。他的做人理念就是,只要你让我不爽,我也一定会让你失去对生活的向往!而且是无所不用其极,阴谋?越阴的计谋李毅越喜欢,李毅从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好人,他一直将自己定位为一个自私的人,是我的,您们谁都别动,谁动谁死!当然,程咬金是一个例外,因为程咬金在李毅心中就是一个可爱的滚刀肉,要报仇,李毅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程咬金跪着唱征服,但李毅却对程咬金一直都没有恨意,他和李程咬金之间的斗争就像是孩子打架,只为了一口气,其实什么仇怨都没有,因为程咬金的性格就是一个精明得过分的老孩,所以,李毅对和程咬金的斗争也从来没有认真过,甚至于,他把这还当成了一个游戏,是的,就是一场游戏,一场关于人生、关于理想、关于责任的游戏!好吧!其实就是一场看谁先唱征服的游戏!但是,显然李毅这次是算了,因为,他没有预料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因为他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皇家秘密,显然,他知道的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