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难道你不敢?
    李毅皱着眉头,苦着脸,他突然发现他猜出的真相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这是真的,那将会是一个大的麻烦!“李叔叔,不是侄吞吞吐吐,而是这事有些大啊!不能的太细,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张口啊!”李二眉头一皱,似乎猜出点真相。“有话就,朕恕你无罪!”“好吧!李叔叔,想必您也知道了,大约两刻钟之前,侄遭遇了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追杀,至于侄逃脱的过程就不多了,都是一些侄的英勇果敢,武功高强,宁死不屈,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事迹,都不是重点,不也罢!”李毅抬头一看,见李二要发飙,急忙转移话题。“那个,李叔叔,您想,侄遇刺的地方是一个闹市街口,虽然那是侄从皇宫回家的必经之路,但那也是一个人流量大的地方,所以既然刺客都是黑衣蒙面,而且都带有兵器,必然不可能久藏于那处地方,由此可知,刺客必然是掐准时间和我同时到达那处地方的,这是其一。其二,侄进宫乃是李叔叔让冯侍卫传信于侄,那这群刺客又是如何得知此事,总不至于他们那个时候都去堵着我吧!其三,他们既然出动了那么多的人来杀我,就应该知道我会武功,所以他们本来就没打算将我一击致命,所以他们必然要等到夜禁前后的一段时间来刺杀我,因为这个时候街上基本没人,巡守的捕快也最少。那么也就是他们也必须保证我也得恰好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拿出街角,所以......”李二倏地一惊。“不对,你离开万春殿的时候离夜禁还有一段时间,按理你不应该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处街角啊!除非......”李毅苦笑一声。“没错,除非有人在宫里的时候将我拖住了,好保证我准时出现在那处街角!”李二脸色一黑。“是谁?”“是燕王!”李二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长孙皇后也是大惊失色。“是祐儿?你确定?”李毅连忙站起身,躬身回道:“侄确定,侄进宫之后除了燕王在没有看见过别人,而且侄在进宫时就遇见过燕王一次,出宫时又遇见了一次,还被他以要和解的理由给拖住了,所以侄才在快要夜禁之时才出宫!”长孙皇后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李二。“陛下?”李祐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且长孙皇后也不怎么喜欢李祐,但是李祐毕竟是皇子,长孙皇后当然会替李二心急!李二平息了一下,摆了摆手。“你和祐儿有仇?”“哪有!我和燕王第一次见面也是今以前的唯一一次见面就是在春猎时和他发生了一些争执,甚至连争执都不算,只是一些口角!”随后李毅便将春猎时的事情给了李二听。李二听罢后顿觉疑惑。“你确定就这些?”李毅笃定的回道:“就这些!”“不应该啊!祐儿虽然平时有些混账,有些任性,但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就如此胡作非为啊!而且他也只是一个十二三岁孩子,怎么会设计出如此精妙的计划来!最主要的是,他哪来的这些人手?”“李叔叔,侄一开始也在疑惑,也想不通,后来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除了燕王殿下以外,还有其他人想杀我!”李二眼睛瞬间睁大。“你是......混账!怎么可能!不可能!”李毅的正是隐秘势力,李毅来长安的时间长也不长,得罪的人不能没有,例如程老匹夫,但想致他于死地的,除了燕王,也就是隐秘势力了,显然,李二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但是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隐秘势力要做什么?那是要造反的存在,李祐要是和隐秘势力有牵连,岂不就是李祐要造他的反?刚刚经过玄武门事件没几年,李二还没完全从其中走出来,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事情——父子相残!李毅也感觉有些操蛋,怎么这种事情就被他给摊上了?“李叔叔,您先别急,侄的这些都只是推测,您也别都往坏处想,至少这件事情也让隐秘势力露出马脚了,不是吗?”“子,你还有什么想的!”李毅挠了挠头。“倒是真有一个办法,不但可以验出燕王是否参与其中,而且搞不好还可以找出隐秘势力的线索!但是不一定能成功,还有一定的风险!”李二眼神一眯。“看!”李毅便上前,对李二低声道,李二边听边点头!入夜,大兴宫的一处华丽的宫殿里,李祐正在和几个宫女嬉闹,对于白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他来,李毅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卒子罢了!突然间,两个黑衣人从窗外闯了进来!李祐一看见这两个浑身是血的黑衣人,脸色便是一怔,随后摆了摆手,将受到惊吓的宫女赶了出去!屋里就只剩下他和黑衣人了!李祐走到一边,拿着毛巾擦了擦手,又喝了口茶,才开口道:“你们是谁?”两个黑衣人中的稍矮的一人上前拿出了一块牌子给李祐看。李祐一看那块牌子,了然的一笑。“你们是青龙帮的?”黑衣人回道:“没错!我们的主子让我来通知你,事情已经解决了!”李祐眼皮一抬。“哦?李毅那个杂碎死了?本王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不过尔尔!行了!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本王答应他的好处不会忘记的!”黑衣人一怔,随后回道:“那我替我家主子谢过王爷了!”李祐点头轻哼一声,算是回应了!而这时,另一个高个黑衣人却上前道:“王爷,我家主子让我问问你,是否有兴趣进行更深一层次的合作!”“哦!有意思!看!”“难道王爷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吗?”李祐眼睛一缩。“放肆!哼!这句话我可以当做没听过,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黑衣人却没有恼怒,只是不慌不忙的道:“怎么?难道你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