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露馅了!
    孔颖达却笑了笑。“你再看看我写的内容!”李毅立马将目光转向了字,却被惊了一下!“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孔师,这...”孔颖达撸着胡须,轻抿了一口茶。“恩!你子这茶确实不错,我现在都有些离不开它了!”李毅赶紧道:“孔师放心,以后我会定期让人给您府上送茶!”“你子,我会贪你这点茶叶,以你子的性子,这茶叶将来恐怕一定会向外出售吧!老夫到时自己去买就好!先不这个,这句话,老夫要是没猜错,你这应该是一首诗前两句吧!”“嘿嘿,孔师好眼力!”“恩!”孔颖达微微一笑,然后从桌下竟掏出一把折扇,看那工艺,明显是新做的。“老夫听你的题扇诗写得很不错,而且还轻易不给人写,这不,昨松儿找到我,想要一把你题诗的扇子,而且上面就要写这两句,老夫拧不过,这不今就来求求你!”李毅心中一阵腹诽,咔擦的,你什么时候求过了,不过毕竟人家是孔颖达,不写还真不行。“孔师的是哪里话,孔师能看上子的字,是子的荣幸,子高兴还来不及,怎会推却!”孔颖达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把扇子和毛笔递给了李毅,然后自己就站在一边观看!李毅屏气凝神,想了想,便在扇子上用行楷写着——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然后又用正楷在扇子的另一面写着——坚贞不渝、万古长青!八个大字!“好!好诗,好字,好词!”孔颖达大喝一声,拿起扇子,仔细端详。“好!唉!老夫不得不承认,你子的才华堪比古之曹子健啊!”李毅一愣,曹子健?就是那个被谢灵运评价为“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的曹植,咔擦的,这回装大发了!“孔师过奖了,过奖了!”“呵呵,过没过奖自有后人评,你子也不必有什么想法,行了,你子先走吧!这没你的事了!”“这算是卸磨杀驴么?”李毅心中腹诽一句,便退了出去!不对,爷才不是驴呢!李毅骑着绝尘,出了孔府。慢慢的往回溜达,自从上次被程咬金给截住以后,李毅现在赶路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生怕半路在杀出个程咬金,可惜,这该死的老总是收起他的温柔,给人以意外。“李公子请留步!”李毅拉住绝尘,抬眼打量着将他拦住之人,只见来人身材健硕、腰挎宝刀,一身武将打扮。面皮白净,确自带一股彪悍的气质。李毅下马抱拳问道:“敢问将军是何人?”来人也是抱拳回礼。“某家冯武,是陛下的贴身侍卫,奉陛下之命,特来请李公子进宫!”李毅一愣。“你是李叔叔的侍卫?李叔叔要见我?有是什么事吗?”“回李公子的话,某家不知!”李毅略一思索。“那好,咱们这就走吧!”不多时,李毅和冯武就已进了大兴宫,直奔万春殿,但在半路上,二人却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干嘛?这里岂是你能来的?”瞅了瞅拦路的李祐,李毅眉头一皱。麻蛋的,怎么总遇到这混蛋玩意!想了想,上前答道:“原来是燕王殿下,我是奉陛下之命前来觐见的,不知燕王有何赐教?”李祐嘲讽一笑。“笑话!你以为你是谁?父皇能请你?真是笑话!”李毅刚要再次引诱李祐,希望他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这样他就可以挨李二的板子了!可是冯武却比他快了一步!“燕王殿下,李公子确实是陛下要请的人,还请燕王殿下放行!”李祐瞥了一眼冯武,却听腾地一惊,冯武身为李二的贴身侍卫,李祐不可能不认识,只是他刚才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李毅身上,而且冯武又在李毅身后,所以没看到!“原来是冯侍卫,既然这样,王就不打扰二位了!”李祐阴鹜的看了李毅一眼,便离开了!李毅皱着眉头看着李祐的背影,刚才李祐临走前的目光看的他一阵不舒服!摇了摇头,继续向万春殿走去,不多时,李毅跟冯武来到了万春殿前,经过通报之后,李毅走进了殿内。李二还跟以前一样,坐在李毅发明的靠椅上批阅着好似永远也批不完的奏折!一个太监帮李毅整理奏折,几个宫女在一旁心的伺候着!李毅眼皮一抬,指了指身前的椅子。“来了!坐吧!等我把这点奏折批完!”李毅应了一声就坐在那干等,一会后,李毅就坐不住了,可是他又不敢到处乱走,否则李二非打他屁股不可!所以他只能四处瞅瞅,瞅了一会就又无聊了,李二这里实在太单调了,也就那几个宫女值得一看,可是那几个宫女也太年幼,虽然脸蛋不错,但却要胸没胸,摇屁股没屁股的!最后李毅实在无聊,竟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李毅这一觉睡的很香,他甚至还梦到了长乐和李雪雁,只是当他正要做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时,却被人一脚给踹醒了!李毅气呼呼的睁开眼睛,回头一看,却见李二满脸黑线的臭脸恶狠狠的看着他!“臭子!这万春殿是给你睡觉的吗?”李毅委屈的揉了揉屁股,不就睡一觉吗?至于吗?李二眼睛一瞪。“你子还不服!是,你睡一觉倒没什么,可是你子睡觉为什么老喊我女儿的名字?啊?”李毅眼睛瞪得老大,他女儿?长乐?咔擦的,什么情况?这下操蛋了!李毅低着头,这回不委屈,也不话了!见李毅老实了。李二冷哼一声,重新坐了回去!“别在那杵着了,坐吧!”李毅低着头,一步步的踱步到椅子边,默默做下,跟个鸵鸟似的。“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你睡觉时想什么了!”李毅眼神充满了无辜,睡觉的事谁能准!“哼!别在那装沉默,吧!这是怎么处理?”“什么怎么处理?”“你呢?你子念叨的可不止一个名字!”“什么?哦买嘎!”李毅这下彻底碉堡了,麻蛋的,这回真的粗大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