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开弓没有回头箭
    傍晚,李毅回到了家,陪祖母红拂女和爷爷李靖吃了顿饭,饭后,李毅被李靖带到了书房!“毅儿!最近你那个商盟进行的不错啊!”李毅嘿嘿一乐。“还可以吧!”“你子,给你三斤墨,你就敢开染房,你可知道为什么一个区区商盟可以得到如此多的王侯鼎力支持?”李毅眼神一直,略一思考。“爷爷的是慈善!”李靖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慈善,只要有慈善在,商盟就相当于立在了不败之地,更何况还有陛下的强力支持。所以你要分清主次,商盟盈利多少无所谓,这些王侯们大多都是不差钱的主,但这慈善你千万马虎不得!”李毅心中一凛,这两他还真就把慈善给忘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多谢爷爷提醒,孙儿知道了!”李靖点了点头。“恩!老夫年纪大了,以后这家还是要靠你撑起来的,所以万事心一些!”李毅郑重的点了点头。“爷爷放心!”“行了,就到这吧!你去看看你的祖母,然后就忙自己的去吧!”李毅看了一眼李靖,心中涌起无限温情,悄然行了一礼,退了下去!第二,李毅晨练归来,就看见一群纨绔正在他的家里大吃大喝,而且其中还有李淳风、罗胖子、蓝胖子、外加十个管家!这些人都是李毅派人请来的!“都吃好了没!”李毅面带严肃的走了进来!众人一看李毅的表情,也都收起了玩笑。“毅哥儿,有事你就吩咐吧!”“恩!昨我就了,要对你们进行特训,特训的时间就是辰时到酉时(早上七点到晚上五点),训练的内容嘛,很多,以后慢慢向你们交代,现在我最后问你们一句,有退出的吗?”众人互相看了看,程处默率先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毅哥儿,你就吩咐吧!”众人也都齐声应道:“没错!”李毅点了点头。“那好,你们跟我来吧!”李毅将一众人带到了他院中的一间大屋子,开始教他们数学!“数学是研究数量、结构、变化、空间以及信息等概念的一门学科。而要想学好数学,必须先学其基础,也就是贞观数字,那什么是贞观数字呢?没错!贞观数字就是我发明的简易数字!别笑!程胖子,在笑着就站着上课!那个,尉迟黑子,你来回答一下什么是贞观数字!”“我遗爱啊!你会写字吗?”“咳咳咳!为德!你这是写数字呢还是画圈呢?”“咔擦的,今上午要是搞不明白这十个数字,你们就可以省一顿伙食费了!因为今的食物是要用你们写好的来换的!友情提醒一下,别想着作弊!那都是我玩剩下的!”经过一个漫长的上午,一众纨绔终于摆脱了数字的折磨,当然,例如程处默、尉迟敬德这样的流氓不可能不想着作弊,只是被李毅警告一次后就老实了,因为李毅让他俩边蹲马步边写数字,一个时辰!下午,李毅骑着绝尘,后跟着一票纨绔和一众管家来到了孔府,李淳风自己回玄都观去了!当然,李毅的一顿白眼是少不了的,因为在场的只有他一人骑马,李毅给的理由是绝尘最近胖了,需要减肥,程处默也不是没有争抢过,只是最终被绝尘给鄙视了!“毅哥儿,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嘛?”程处默看着硕大的孔府的牌匾,腿肚子直打转,恩!也可能是蹲马步的后遗症!“你呢?你们要做的是儒商,不来这怎么能行?”众纨绔一听,都一脸的不情愿,就连斗志最昂扬李恪都咽了口吐沫!李毅双手背后,瞥了众人一眼,嘿嘿一笑。“行了,瞧瞧你们那怂样,早晚躲不过这一关,进去吧!”立刻一把拽住了李毅。“毅哥儿,必须这样吗?”李毅笑脸一收,认真的道:“你认为如果儒商没有孔老的承认,还会被其他人接受吗?”李恪一怔,抓住李毅袖子的手慢慢地松了开来!李毅拍了拍李恪的肩膀,又向众人笑了笑。“别紧张,只要认真学,孔师不会难为你们的!但是有一点。”李毅着看向了哼哈二将(程处默、尉迟宝琳)。“孔师有随时解雇你们的权力!”“好了,进去吧!”李毅完,就率先向府内行去。一众纨绔想了想,心一横,也大步跟了上去。李毅等人还没进府,就见孔雪松已经迎来上来!“哈哈哈,劳烦雪松兄了!”“哎!毅哥儿的哪里话!这点事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呵呵,既然你出来了,那我就不进去了,你帮我将他们带进去吧!”“慢!”孔雪松一把拽住了李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毅哥儿,那个,我爷爷找你有事!”李毅狐疑地看了孔雪松一眼,你爷爷找我有事,你害什么羞!不过李毅没有多问。“孔师现在在哪?”孔雪松赶紧快速的答道:“爷爷在昨你去的那个书房里!”李毅指了指众纨绔,又指了指自己。“那我......”“哦!你尽管去吧!各位兄弟由我带进去就行!”“那行,劳烦雪松兄了!”李毅抱了抱拳,就向孔颖达的书房走去。不多时,李毅来到了地方,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了孔颖达苍老却有力的回应声。李毅推门而入,却见孔颖达正在练字,李毅向孔颖达见了个礼,便走上前一看,却见孔颖达练得正是他的柳体楷书。孔颖达瞥了李毅一眼。“怎么?很好奇?呵呵呵,你子人虽然不怎么着调,但这字却是一绝,老夫不得不承认,就凭这字,你子就可以开宗立派了!”李毅赶紧谦虚回道:“不敢当孔师夸赞,子还,当不起如此殊荣!”孔颖达看着李毅点了点头。“恩!不骄不躁,还算有点可取之处,你来看看我写的字如何?”李毅仔细一看,却见孔颖达的字已经写得有六成火候了,李毅不得不承认,这么短的时间将柳体书法写成这样,这老头还真有点能耐啊!“孔师这字已经有差不多六成火候了,虽然只是徒具其型,而失其神,但这么短的时间能练到如此地步,已经很是不凡了!”孔颖达意外的看着李毅。“你子竟然没拍马屁,呵呵,看来你子也不是表面那么油滑嘛!”李毅尴尬的挠了挠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