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拜访孔颖达!
    李毅特意一口气吩咐完,他要考量一下这个胖子实力。果不其然,这胖子没让李毅失望,他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就明白该如何做了!只见罗胖子转过身,找了几个领头似的人物吩咐了几句,这些人便有序的离开了!李毅在一旁看的满意之极,这些人在昨还都是互相不认识的,但罗胖子却能快速地找到领头之人,可见他过人的交际能力和出众的阅人本领!再加上这些人离开时丝毫不显得凌乱,可见他也有一定的组织能力!“蓝胖子,我给你个任务!”蓝维恭敬地回道:“师爷您吩咐!”他现在算是知道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无论怎样都不要惹李毅,那后果将会很严重!“你现在就去找刚才的那个罗胖子,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他,我告诉你,你别看他其貌不扬,但确是有大本事之人,你能从他那得到什么好处就看你自己的了!”蓝维看着罗胖子的背影,眼中精光一闪。“我知道了!”蓝维向李毅行了一礼,便拖着硕大的身体追向了罗胖子。一众工人走后,就只剩下每家派来共十人的管家和一百多个下人了!李毅粗看了一下这一百多人,长得都还算标志,至少做个男服务员不是问题!李毅揉了揉太阳穴,唉!这么多人!开销又是一大笔啊!随后,李毅先找上了那十个管家。“你们一会自己选出个领头的,然后去找罗胖子要一笔开支,随后你带着这一百多人先找个院子住下来,将他们安顿好后,就教他们识字,怎么教是你们的事,我只看结果,一个月后,我要他们每个人都会读书和写字!有问题吗?”十个人互相瞅了瞅,同时摇了摇头。“好!对了,还是一样,一切开支要做好账目!恩,一会也带个厨子走,伙食要保证好!一切安顿好后,派个人告知我一声!”李毅想了想,确定没问题后,低声对冰玉吩咐了一句。“你帮我安排一下!”冰玉点头应是,便带着一百多号人离开了!李毅回到了书房,继续处理手中的事情,包括数学书的编纂、酒吧、酒楼、超市的建设问题以及所需的开销预算!下午,李毅从繁杂的事情中脱身而出!“冰玉,什么时辰了!”冰玉放下手中的数学书,抬头看了看,回道:“少爷,申时了!”“都三点多了?”李毅抻了个懒腰,长舒了口气!“三子!”李毅话音一落,只见三子又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少爷,您!”“恩!去给我准备三斤茶叶,咱们出去一趟!”“好嘞!”“少爷要去哪?”李毅抬头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太阳,苦笑一声。“少爷我要去求人!”半刻钟后,李毅和三子在一座府邸前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孔府二字,李毅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吐沫。“希望孔师能饶过我吧!”轻身嘀咕一声,李毅便让三子上前叫门递拜帖,孔府门房接过拜帖后便进去通报了,不多时,便见一个二十所左右的少年人迎了出来。“这位就是玉麒麟李毅吧!我叫孔雪松,是爷爷的长孙!”李毅看着面前这个面相和善的少年,心生好感。“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孔兄好名字啊!某家正是李毅!”孔雪松谦逊一笑。“哈哈!都李兄能出口成章,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好句子,李兄可否将这句话赠与我?”李毅摆了摆手,笑道:“不过是胡之语罢了!孔兄若想要尽管拿去就是!”孔雪松面色一喜,随即恭敬地向李毅行了一礼,被李毅拦住。“不过是一句话罢了!孔兄不必如此!”“哈哈,李兄果然是阔达之人,但这句话却可以作为我的警世之言,不可不谢礼,这样,就算我欠你个人情如何?”李毅无奈一笑。“得,你怎样就怎样吧!咳咳!那个,孔兄,孔师的身体可好?”“哈哈,李兄不我都忘了,李兄的口才可真不一般啊!你放心,爷爷的身体并无大碍!”李毅尴尬一笑。“那个,当初是弟鲁莽了,还望孔兄见谅!”孔雪松大度的摆了摆手。“哎!当时的事我也知道一些,不怪你,况且我爷爷回来以后,可是一直在夸你,我们又怎么敢怪你!”“呵呵,那是孔师大度,不和弟计较!”“呵呵,哎呦!你看我,一聊起来就忘了时间,真是失礼了,李兄快随我进来,爷爷还等着你呢!”“那好!劳烦孔兄带路了!”“李兄客气了!”孔雪松将李毅带到了孔颖达的书房前。“爷爷就在里面,李兄自己进去就行了!”“孔兄不进去?”孔雪松笑着摇了摇头后就和李毅拜别了!李毅看着眼前这个不算太结实的木门,却不知如何敲下去。“臭子,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还在外面站着做什么?”李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推门而入。进门后,李毅先是给孔颖达恭敬地行了一礼。“孔师,李毅给您请安了!”孔颖达坐在书桌后面,斜着眼睛看了李毅一眼。“你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恩?还带了东西?吧!找我有什么事!”孔颖达一点没给李毅面子,直白的话刺激的李毅直想钻老鼠洞。“那个,孔师!子的确是来看你的!”孔颖达冷哼一声。“哦?是吗?那行,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额!孔师,不用这样吧!好吧,子承认,子却时是有事相求!”孔颖达将手中的书放下,瞥了李毅一眼,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吧!”“是这样的,孔师也知道,金鼎商盟已经于昨秘密成立了,但是那帮子纨绔是什么德行您也知道,想让他们言谈举止达到儒商的标准,子想来想去,非孔师调教不可!所以子想请孔师教他们如何成为一个学者!”“恩?你想让我叫他们儒学,就他们那个德行还能学儒学?”“孔师且放心,您可以尽情的调教他们,她们若是不听,您可以随时将他们剔除儒商的群体中!”孔颖达这才抬起头。“你确定?”“子确定!”孔颖达想了想,又看了看李毅手中提着的东西。“给我拿什么来了?”李毅一听,赶紧将茶叶放在孔颖达的书桌上。“孔师,这是子自己炒的茶叶,都是上好的新茶!”孔颖达顿时来了兴趣。“新式茶?老夫倒是有所耳闻,就是没喝过,你子有心了!行了,这事我应了,明你就让他们过来吧!以后我每下午教他们两个时辰!”李毅面色一喜。“好勒!”“恩!你前些交给我的作业我看了,《陋室铭》。文章倒是好文章,就是感觉出自你子之手有些遗憾啊!你子虽然空有才华,但是这性子却有些跳脱!要不你明也一起吧!”“哎呦!孔师,子可没这时间,而且子现在就是一商人,跳脱点也好,对了,孔师,您可别把他们调教成了书呆子,子还指望着他们给子干活呢!”“臭子,老夫自有分寸,还用你提醒?还有没有事?没事出去吧!”李毅摸了摸鼻子,这老头,脾气还真不。恭敬地向孔颖达行了一礼,李毅转身退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