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忽悠
    袁罡满脸震惊,随即闭目掐指一算。片刻后,睁开双眼,眼露欣喜之色。“好一个慈善,这慈善将成为我大唐的守护星啊!”孙思邈更是激动的不行。“友,可否告知于我,谁是这慈善的负责之人?”李毅面色怪异,强忍着笑意。“这慈善的总负责人就是我大唐最伟大的皇后娘娘,而慈善基金会的会长嘛!就是大唐的长乐公主!”孙思邈一听,老脸刷的一红,大脑瞬间当机!“友....你...你真是....唉!”袁罡也苦笑一声。“师弟,师兄错怪你了,现在师兄绝对相信你能在陛下面前得上话了!”二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麻蛋的,了半,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到最后居然还是要给长乐和长孙皇后治病,这不是相当于给你一条光明大道,然后再告诉你,臭不要脸的,此路是我开,想过就得拿钱来。不过随即李毅脸色一正。“孙道长,我绝对没有戏耍你们的意思,这慈善之事非皇后娘娘和长乐公主负责不可,这是之前就已经定好的,绝对不是侄故意为难您,而且,侄也向您保证,无论您给不给二人治病,这建医学院和医院的钱基金会出了。当初向陛下提出慈善一事时就过,慈善绝不是为了某一个人或某一家服务的,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私事掺杂在其中,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实事求是,务实求真!所以,孙道长可以放心,我方才的绝对没有要挟你的意思!”袁罡嘴张得大大的。“师弟!慈善之事竟是你提出的?奇才,怪才,妖才啊!不知师弟是否介意让师兄我给你看个面相?”“我倒没意见,只是师兄,别怪师弟没提醒你,当初师父也给我看过,只是他不光什么都没看出来,还受了点伤,你确定要看?”袁罡脸涨得通红,尴尬的一笑。“咳咳,那个,师弟,你就当师兄我没过!”而一旁的孙思邈却一脸钦佩。“李友,是实话,要是没你刚才那番话,老道我还真不一定去给皇后和公主看病,但你这么一,老道这不去还不行了,不看在你这个大唐杰出人才的份上,就他们是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为了大唐的慈善事业,老道就不能让他们有半点损伤!”李毅高兴地脸笑得跟朵菊花似的。“道长,您真的答应了?”孙思邈呵呵一笑。“没错,我答应了!”“oh,yes!”李毅呲着大板牙,在那嘿嘿的傻乐!“友,先别乐了,咱们什么时候去看病!”李毅收了门牙,仔细一想。“恩!这事先不急,长乐得的是气疾,这病不是短时间能治好的,所以,不差这两,现在慈善还没开业,商盟也没成立,而且还有一个大乱没解决,时机不对。”“这样,道长,这两你先查查资料,长乐得的是气疾之症,属于肺病的一种,您先给想想如何医治,然后再对那部医术做一个系统的整理,等子处理完杂事,就接您一起进宫!”“气疾?恩!还真得准备准备,这样也好,那老到就在这玄都宫等你的消息!”“行!就这么定!”李毅完就想向袁罡道别,他还有别的事呢!没想到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李淳风却跑上前一把拽住了他!“师叔,您先等等!”“干嘛?你有事?你师叔我可是分分钟百万上下的人,有事快!”李淳风一愣,随即露出一个谄媚的微笑。“师叔,您可否赐教您得算术之道是如何修炼的,可否教教师侄!”李淳风作为太史令,不管在推理演算方面是一绝,在算数方面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但还是被李毅方才估算数据的速度给镇住了!李毅本想一口回绝,他哪有这闲工夫来教李淳风学数学。但随即想起一件事,钱庄、商盟和慈善基金会一旦成立,这算术之道是必须要交的,否则如何管理这么庞大的组织,得消耗多少人力物力,既然李淳风愿意学,何不教他一个人,然后让他去教别人,这不就一劳永逸了吗?多省事,而且李淳风人聪明,还有基础,指定一教就会。嘎嘎,爷真是个才。李毅想通一切,露出一个大灰狼的笑容。“淳风啊!本来呢?你师叔我是很忙的,没时间教你,但谁让你是我师侄呢?这样,你只要答应我,等我把你教会后,你在帮我教几个人,让这方法可以传承下去,你意下如何!”李淳风也许是心善,也许是出于对知识的尊重,更也许是真的想学算术之道,竟然没有看出李毅的阴谋,还一脸崇拜的看着李毅。“师叔真是高风亮节,有了这等本领居然还愿意传于下,这等心胸淳风不如也,师叔放心,淳风一定鼎力相助师叔,帮师叔处理好此事!”李毅嘴角直抽抽,强忍着笑。“恩!心意到了就好!从明开始,你每下午去李府找我,我传你算术之道!”李毅完,就像袁罡道别了,临走前,他还没忘把蓝维给带上,他相信,有了这个胖子,他的生活一定将是充满了无穷的欢乐!“胖子,你为什么不话?”归家的路上,李毅问着一直默默走路的蓝维。“呼哧,呼哧..,你太过分了,你骑马,我走路,居然要我陪你话聊,呼哧,我还哪有力气啊!”李毅趟在绝尘背上,嘴里叼着草根。悠闲的道:“我胖子,你你都这么胖了,居然还这么懒,你你除了吃饭是不是就剩下喘气了!”蓝维疯狂的迈着两条粗腿,嘴里呼哧呼哧的直喘,看着坐在马上悠闲地李毅,竟停了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李毅刷的一下从马上跳了下来。“胖子,快起来,我看看地是不是塌陷了,咔擦的,你这是屁股吗,怎么着地的声音比他娘的意大利炮还响!”蓝维擦了把汗,好奇地看着李毅。“意大利炮?那是什么?”李毅叼着草根,呲着板牙,嘿嘿一乐。“想知道,叫声师爷来听听!”蓝维脸别的黑紫,把头一扭。“我不!”“嘿嘿,早晚的事,早一晚一没啥区别,你还是从了我吧!”“我不!”“这样,知道你从今以后叫我师爷,今晚上就让你吃肉,管够!”蓝维露出意动之色,想了想鸡腿,又看了看李毅欠扁的嘴脸,果断擦了擦口水。“我不!”“咔擦,这样,只要你叫我师爷,从今以后就不叫你胖子,如何?”蓝维猛地转过了头。“成交!”“好!爽快!男子汉大丈夫,话算数!先叫一声师爷来听听!”蓝维脸憋的通红,用蚊子般的音量挤出两个字眼。“...师...爷...”“什么?听不见!”蓝胖子大喊了一声:“师爷!”随即把头一扭。李毅嘿嘿一乐。“哎!好徒孙,起来吧!蓝胖子!”“你耍赖,你明明不叫我胖子了!”“我是不叫你胖子,但没不叫你蓝胖子啊!”“你无耻!”“呵呵,人不要脸,下无敌,无耻之辈,所向披靡!这是师爷给你上的第一课!起来吧!咱们要早点回去!”蓝胖子想了想,手一拄地,颤颤悠悠的站起来,慢慢的跟着李毅往回走!“师爷,今晚有肉吃吗?”“要什么肉,你刚才不没答应吗?”“我后来不答应了吗?”“后来答应的条件是不管你叫胖子,跟肉有什么关系!”“你...你真无耻,师爷!”“什么师爷,就叫师爷!”“哼!许你无耻,就不许我无赖?这是跟你学的!”“好子,学的倒是挺快,有前途!”“多谢师爷夸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