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小胖子
    程咬金见扇子被抢,一阵气急,抬腿就要追,却看见长孙皇后带着一票美女走了过来,程咬金立马消停了,众大臣也各归各位,长孙皇后毕竟是皇后,这面儿谁都得给!而李毅也正是看到长孙皇后来他才敢下手的!“观音婢,你怎么来了?”李二见长孙皇后到来也很是欢喜。长孙皇后向李二行了一礼后,坐在了李二身边。“回陛下,臣妾听有人要仗着身份欺负辈,臣妾是来看热闹的!”长孙皇后完有意无意的看了程咬金一眼,给程咬金臊的只想把头插进裤裆里,来个眼不见心不烦!李二亦是尴尬一笑,他刚才也看热闹来着,刚想开口缓解一下气氛,长乐却突然气息急促,眼睛泛白,嘴张的老大,大口喘着气,像是呼吸困难。长乐身边的侍女一见如此,立马就知道了缘由。“不好了,公主气疾复发了!”李毅从长乐病发时就发现了不对劲,没等宫女喊完话他就已经跑了过来,将长乐放倒,让她成半卧式躺在他的胳膊上,然后帮她按摩背部的肌肉,助他呼吸。众大臣一见长乐晕倒,顿时大惊,大呼叫的围了上来,有叫太医的,有大声求救的,更有甚者在这时候还指责违礼的,李二和长孙皇后也急忙围了上来,他们倒不是怪李毅,都这时候了,他们最关心的就是长乐的安危。“李毅你放肆,你竟然乘人之危,有违君子之道!”“李文庸,你枉为读书人!”一撮大臣纷纷指责李毅,李靖和房玄龄等人到没有话,因为他们相信李毅的人品。李毅现在满是后悔,长乐有气疾之症他是知道的,前世他关注长孙皇后的时候就知道她是得气疾而死,而自然也就知道长乐也遗传了这个病,只是来大唐的时间太长,他把这事给忘了,如果早点想起,长乐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危险状况。李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回想自己知道的急救知识,只是被大臣们吵得心烦意乱。“都给我闭嘴!”李毅抬起头大喝一声,众人一看顿时一惊,因为李毅的眼睛竟然满是血丝。李毅呼了口气,强自镇定。“陛下,马上让这些人离开,长乐周围百步内不能站人,还有所有人噤声,不许发出声响。”李二知道李毅懂医术,现在太医没在身边,只能相信李毅。李二喝退了大臣们,自己也拉着长孙皇后推到了一边。等众人离开后,长乐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而安静的环境渐渐让她的心平缓下来。“长乐,别急,慢慢来,万事有我呢!别担心,别慌,来跟我学,呼~~,吸~~.....”随着李毅的开导,长乐已经渐渐缓和下来,这次病发应该是受了些寒冷导致,不算太严重。李二见长乐缓和下来,才重重的呼了口气。“毅子,长乐怎么样了!”李毅看了看长乐,给她把了把脉,才将其扶起,回道:“放心吧!陛下,长乐公主已无大碍,稍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那就好,那就好!”长乐呼吸正常之后,才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自己躺在了男人的怀里,太不可思议了!不过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长乐脸色娇羞的走到了长孙皇后身边!而众大臣呢?则脸色各异,现在谁也不敢指责李毅了,先不李毅把长乐救好了,他们没有理由指责,就算他们有理由指责,他们也不愿出这个头,因为李毅的字和文章以及他的医术,都对在场之人有重大作用,谁也不想因为这点事而得罪李毅。恰在这时,李恪指挥一众纨绔抬着烤肉走了上来,正好缓和了刚才尴尬的气氛。李二连忙指挥众人开吃,烤肉一吃,酒一喝,所有人都沉浸在事物的美味中了,全然忘记了刚才的事情。李毅见此也长舒了口气,刚才他也是一阵冷汗啊!敢对大唐高级国家级领导人大声呼喝,全大唐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不过李毅也不得不承认,刚才的那一声大喝喊得......爽!爽归爽,李毅在吃饭的过程中还是向各位大臣们赔礼了,因为他是辈,无关对错,只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而他这一举动也赢了大家的好感,包括李二和长孙皇后。.......下午四点左右,李二才带着一帮大臣返回了长安城,而李毅则自己回了江府,继续他对鬼们的训练!第二,李毅骑着绝尘,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崇业坊的玄都观,他今来此是要拜访他的师兄——袁罡老神棍。旭日初升,太阳发散出柔和的光芒,李毅站在玄都观门前,欣赏着这座华丽的道观。宫殿式的牌坊般的山门,两旁耸立着装饰华丽、嵌有云龙大幅浮雕的八字照壁,壁下立着一对高大的石狮和仿古式的铁香妒。牌坊崇高雄伟,金碧辉煌,庑殿式顶,正脊上饰琉璃雕花漏空瓦格,中竖红黄色宝瓶,两端有张口翘尾龙形鸱尾,四檐装琉璃瓦当,檐角上翘。坊壁正中,竖书“玄都观”三个大字,金光闪闪,鲜丽夺目。旁边饰有八洞神仙和“紫气东来”彩塑。突然,一个憨憨的声音将李毅惊醒。“你是何人,来玄都观做什么?”李毅一看来人,顿时有些忍俊不禁。只见来人是一个道童,一个十二三岁的胖子,他,的只是年龄而已,至于身材就不能用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巨胖子,一米四五左右的身高,却有着近两百斤的体重,圆圆的身体将道袍撑得鼓鼓的,李毅不得不为“”胖子身上的道袍而感到悲哀,摊上这么个主人,算它倒霉吧!不得不,“胖子”对他身上的道袍太残忍了。“难道现在的道观伙食都是这么好吗?”李毅轻声嘀咕一句,便下马走上前去。“你好,我就李毅,来此是为了拜访袁罡道长的!”胖子憨憨的挠了挠头。“你是来找祖师爷的?那你有拜帖吗?”李毅伸手入怀,将他师父给他的信递给了道童。“劳烦道童将这封信教给袁道长,他自知我的来意!”道童接过信,憨憨的了一句。“您请稍等。”便拖着他两百多斤的身体“轱辘”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